標籤: 許大本事


精品都市异能 青春流火 愛下-第556章 再度攪局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再观魏少辉,此刻正一脸沉思,他似乎并不排斥这个方案,原因是摊子铺的太开,现在太缺钱了。
而且临时递补,似乎并不侵犯老股东权益,更为关键的是,无论谁被递补,表决权份额是不变的,尤其是中小股东,很难在实质上撼动大股东的话语权。
退一步说,就算他们与递补者互相勾结,也掀不起风浪,因为定向发行的优先权股东就那么两三家,都是圈里人,换句话说,不但新进来的人数很有限,而且有一家还是他魏少辉的铁哥们,依然无法对大股东形成威胁。
似乎有风险,但风险在可控范围内。
“若是在坐各位董事对这一方案的理解上没有歧义,那么现在表决,同意的请举手。”方家奇敦促表决,似乎不愿意给参会者留下更多的考虑时间,说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魏少辉。
“等等,老子理解上有问题。”一个很粗鲁的声音打断了方家奇,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用看就都头疼起来,魏少辉身边会叫的汪汪嘛。
奇怪的是魏少辉本人非但没什么暗示,反而很愕然,以为许晖不知道又受了什么刺激。
“这里是董事会,不是菜市场骂街,我虽然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但说话总要有些起码的礼貌吧?”方家奇怒火冲天,但端着架子,只好勉力控制情绪。
雪舞飞扬:妖孽宫主来应劫
“好,好,你说礼貌便礼貌,口头禅惯了,我就想跟你说,按我的理解,这个方案大有问题。”
“哦?许总不妨说说有什么问题。”眼见魏少辉并未有任何表态,方家奇再退一步。
“漏洞,全是漏洞,举个不恰当例子哈,若是你挂了,不能参加股东大会,那个后进来的真能代表你当家?”
“你特么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口就咒我?有没有点教养?”方家奇啪的一拍桌子,他再有忍耐劲儿也受不了了。
“没咒你呀,打个比方而已。算算,开不起玩笑,我再找别人,假如我们魏总挂了,被你们胡乱塞进来个白痴替他当家,岂不是要亏大发啦?”
许晖胡搅蛮缠的一席话,忽然惊的魏少辉一个机灵,真是当局者迷,他只顾着考虑对手和这帮墙头草一般的中小股东,完全忘掉了自己,这才是大风险。
话糙理不糙,许晖甚至没有完全理解所谓优先选择权,但一下子从人性角度击中要害,魏少辉想想就一身冷汗,他从方家奇的话外音中听到了另外一层意思,那个人在向他发出强烈警告,甚至利用这个议案指使方家奇逼宫。
许晖可想不到那么多,很市井的粗鄙言语不但激怒了方家奇,也再度激怒王卫,在魏少辉思维开小差的时候,许晖已经开始跟两个老头对骂了,董事会再次乱套。
最终,许晖以泼皮般的粗鲁,成功的把方家奇方老给送进了医院,回过神儿来的魏少辉跳脚怒骂,恨不得动手抽他丫的,其实也是在保护许晖而不得以做出的姿态。
好在方老头并无大碍,住了两天院也就好了,但事情很难再有缓和回旋余地,许晖也不可能再继续留在董事会,这一次魏少辉保不住他。
其实这次骂架中,许晖并没有问候方老的任何家眷,就是单纯的将方家奇比作了《九品芝麻官》里的死太监李公公,这样便不会带上什么女眷了。
许晖大概能猜到这次瞎胡闹的后果,基本脱离了那个该死的董事会,甚至彻底脱离了辉煌公司,从头撸到底,滚回丁家村,至此,潇潇洒洒,自由自在。
在当时的会场中,许晖其实也没想闹到这般地步,就是厌恶方老头那种态度和神情,就像厌恶易洪一般,总想亲手掐死他。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溜溜的感觉,本来没有,在来的路上才沾染上的。
事后的逻辑似乎也是在按照许晖的想法发展,没过几天,他就收到了一张通知和一张董事会声明,他被除名了。
许晖长出一口气,把这两张破纸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脱离桎楛后的轻松让他很有放纵一番的冲动,于是离开办公室,去了商业巷。
西海酒吧的生意还是不行,入夜上客的时间,几乎没什么客人,许晖的到来让几个百无聊赖的大小伙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生机。
“今天就是来喝酒的。”
经许晖这么一说,哥几个才发现的确是很久没聚过了,于是立刻张罗,打电话招呼人,出门买酒菜,各忙各的,商量就在西海里面开整,门口贴张‘今日盘点打烊’的告示就成。
不到半个小时,十几口子人就陆续涌进西海,从距离最近的良子,到远在西郊的贺彬和刘老黑,统统赶到。
人多就热闹,都是亲近的兄弟,坐不开就分两桌,吹牛打屁,嘻嘻哈哈,曾经那种无拘无束、放浪形骸的氛围很容易烘托,而且根本刹不住,一直喝到夜里十二点多才散去。
许晖没回丁家村,给姜小超发了个消息后就留在西海,跟付建平寡聊,酒后格外话多,但头脑也似乎更为清醒。
俩人谈了很多,从建鑫现在的现状,到未来的发展,又从商业巷聊到西郊,还有眼下的西海等等。
谈过之后,心里很多不踏实的地方才有了着落,许晖决定重新装潢西海酒吧,等这一阵缺钱的困境一过去 ,就开始搞。
连番遭受破折后,西海很难再从低谷状态爬起来,关键缺乏精气神,而且整个酒吧从装修风格到气氛渲染也严重过时了,要想跟上时代,必须重新设计,重新装潢,肯定要花大血本。
西海酒吧对整个建鑫来说是很有象征意义的地方,许晖需要西海重新焕发光彩,以提振所有兄弟的信心,再加上年底,老大黑牛就从里面出来了,他可不想让黑牛看到建鑫要死不活的样子。
付建平很高兴,但也不相信,重新设计和装潢,要花多少钱?大伙现在能拿工资就不错了,权当是许晖喝多了。


1eh8n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青春流火-第552章 第一次攪局熱推-ryl6s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在魏少辉的威逼利诱下,许晖勉勉强强买了两套西装,穿的油光鲜亮,终于坐在了辉煌地产公司董事会椭圆形的大班桌上。
在此之前,许晖已经在辉煌上了三天班了,地点就在热闹繁华的解放路,新盖起来的一栋高层写字楼,三十层高,全外墙玻璃,气派豪华,也成了解放路上的新地标。
辉煌房地产公司就在这栋写字楼的二十八层,整整一层。
写字楼的楼下步行两百米就是达强的鎏金岁月,现在也装修升级了,改名叫鎏金大世界,看上去非常敞亮光鲜。
重回解放路,许晖有点不适应,放眼望去四处起高楼,很有点大都市的味道了,但也有很多少年时代的记忆再也难以寻觅。
今天第一次参加董事会,许晖决定只听不说,装死。
与会的十一名董事,分别代表九个大股东,其中第一大股东坤鹏实业有限公司名下有两名董事,许晖算是一个,另外一个是魏少辉身边的绝对亲信,也是坤鹏实业的总经理,叫李守好,规规矩矩的一个名字。
魏少辉很少参加这样的会议,碰上推不下去或者扯皮的事儿,他忍不住就会掀桌子骂人,气大伤肝,还尽得罪人,所以,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他干脆就打发姓李的来,许晖则必须来,不来怎么搅局。
今天讨论的议题,除了第一个,关于地块一期拆迁工作的推进决议,以及成立督导工作组的决议,许晖能听懂,也听柴助理反复说过,所以跟着李总举手。
后面几项议题,许晖连听都没听,光顾着看手机了,虽然参会时手机调成了静音,但付建平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昨晚大伙把‘大焖子’给办了,把这孙子整的很惨。
今天,贺彬又领人去了永乐街,配合肥东接收地盘,帮薛老板擦屁股,凡是跟着‘大焖子’混的有点脸面的小弟全都要表态,改弦易辙,认肥东做大哥。
至此,永乐街上的混混堆里依然只有一个大哥,便是肥东,再也没有‘大焖子’这个名号了。
但对‘大焖子’本人也没有赶尽杀绝,他的那家破洗头房,还有什么桌球室,都没动他的,留个吃饭的行当已经仁至义尽。
这个事情搞得其实挺复杂,还花了不少钱,按照贺彬和付建平的想法,整一票人过去,趁其不备,挨个揍一顿,再把他们的破店给砸了完事儿,所谓以牙还牙,不就这样么?
但许晖不同意,执意让贺彬花了一多礼拜时间砸钱,把附近几个跟‘大焖子’有矛盾的团伙都给纠合在一起,人为的形成了一种压力。
重点花钱都砸在了薛老板和肥东身上,还有罩着薛老板的场面人也有好处,这些人被砸舒服了,收拾‘大焖子’水到渠成。
贺彬直呲牙,前前后后花出去万把块,这特么是找人收账还是往外倒贴钱呀?他实在想不通,这种赔本的买卖,若是按以前的赵歌的脾气,打死都不会干的。
可许晖的想法不同,罪魁祸首是‘大焖子’,收拾他一个人足够,犯不着跟他身边的小弟较劲,这一点是要坚持的,否则事情会变复杂,而且不足以服众。
当然,实在要是有执迷不悟的顽固帮凶,那就一块收拾,但事实上没有。

其次,要收拾对手,就一次性把对手彻底击垮,让其永远都难以抬头,这是许晖的做事原则,若是按以前的方式,他打你一拳,你还他两拳,等人家养好伤,再过来踹你四脚,恶性循环,没完没了,没啥意思。
钱的效果非常管用,不但让这种师出无名的报复变成了师出有名,而且夸张的放大了肥东跟‘大焖子’之间旧有的矛盾,联合薛老板一次性把‘大焖子’彻底摁死,再想在永乐街翻身,门都没有。
但是光有钱也不行,人家会把你当凯子耍,所以也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贺彬当天表现的非常生猛,动手干净利落,狠辣异常,直接把在场的薛老板和肥东给镇住了。
还有,当时闹的最凶的时候,在赌场的院里,‘大焖子’有一个小弟趁乱跑了去叫人,付建平、阮士庆、邹猛等人早有准备,当着很多人的面把跑来接应‘大焖子’的几个小弟给收拾了,动作同样干净利落,没弄出什么大事儿,算是跟里面的贺彬、常永亮遥相呼应。
一套组合操作下来,堪称完美,至少彻底让肥东折服了,人家来报复‘大焖子’不假,借了他的身份名头也不假,但毕竟给了不少实惠,而且还顺带帮着收了地盘,就像天上掉馅饼一般。
关键是人家并不在永乐街混,也不图什么东西,就是来交个朋友,人家在城中的商业巷玩儿的很开,开着好几家公司,有钱、有人、有身份,有这样的朋友有啥不好?
这场报复顺利收官,目的达到,没留什么尾巴,唯一罩着‘大焖子’的人跑路了,警方正在满世界通缉,要么就回不来了,就算回来也是蹲班房的料,哪儿还有什么心思管‘大焖子’。
“贺彬收摊了,问你要不要还雷老虎一个人情?”付建平的消息又来了。
“还一个吧,请人家吃顿饭,反正是老相识,我就不去了。”许晖回复。
“还是城北的混混实诚,就认钱,这回我算是看穿了,钱到位,什么都好办,老子也特么真服了。”
“也不全是,分人吧,如果不把薛老板和姓蔡的搞定,这事儿还真不好弄。”许晖要纠正付建平,钱开路没错,但也要看机遇和脑子,这三样缺一不可。
“卧槽,肥东一定要拜会你,按道上规矩,递帖子。”付建平的消息几乎秒来。
许晖一个头两个大,这都啥年代了,还递帖子?赵歌那个时候也就北川街的人讲究一些,这玩意儿,许晖根本不懂,于是回复道,“都是朋友,不搞以前老一套,有空可以约着吃个饭。”
刚发完这一条,许晖的胳膊肘忽然被连撞了好几下,一扭头是李总,人家正冲他挤眉弄眼,再一看椭圆的大桌子周围,所有与会者都在一本正经的举手,十个人里有八个人在瞪着他。
若是按照之前的情况,许晖肯定会跟着李总一块儿举手,但这回他犯倔了,因为这些瞪着他的目光中充满了讥讽与不屑,啥意思?看不起就看不起呗,至于这样露骨么?
“许总,你对这条方案有什么意见嘛?”负责会议的一位董事问话,许晖既不投赞成票,也不投反对票,就意味着弃权,原本很正常的事儿,可这位董事知道许晖根本没听内容,有意要拿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开涮一下,也好当着李总的面打打魏少辉的脸面。
“你让我有啥意见?”许晖的回答很冲、很楞,也很直接,但更多的是聪明,而且根本没理会李总给他递纸条。
许晖固然不知道刚才讨论的是啥方案,但很清楚对方想拿他开涮,第一次参加董事会,带着搅局的光荣使命,结果什么动作也没有就被人家咔嚓一下,给了个下马威,岂不让魏大少颜面尽失?那怎么可以?
而且这个主持会议的董事姓方,柴助理重点介绍过,是第二大股东华滋控股有限公司的代表,跟魏大少唱对台戏的也主要是他,许晖顿时就改了主意,今天就跟着老东西呛两句。
“这话怎么说?我可不敢替许总拿主意”方董事自持年长很多,半开玩笑的语气听起来也很有涵养,但不经意间又把皮球踢回给许晖,就是不说刚才的内容,看你怎么回答。
“这不就得了么,我没意见。”
“哦。”方董事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忽然话锋一转道,“但我记得上次讨论的时候,魏总是明确反对这个方案的,许总既然代表魏总,这似乎听上去有些矛盾呀。”
这番明着摆出机锋的话让一旁的李总大为着急,也不知道这个少年郎哪儿来的胆子随意说话,尤其是没听刚才的内容就胡乱发表明确的意见,这不是让人家拎起来玩儿吗?
也不知道魏总是咋想的,整出这么个连大学都没念过的半大小伙进入辉煌高层,他自己都不知道,公司上上下下都把舌头根子给嚼烂了,眼看着这些董事们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盯着许晖,等着看笑话,李总就是想帮忙也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话来。
可没想到,接下来许晖语出惊人,差点把李总的下巴给惊的掉在地上。
貓 千草
“代表他的人是他。”许晖毫不客气的伸手一指李总,“我和魏少辉之间拎得清,我是我,他是他。”
此言一出,在坐的所有人都大为意外,瞬时间各种表情都写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迷惑、嘲讽、惊愕和不解等等。
谁都没想到,这个被魏少辉一手捧上来的少年郎竟然是这种态度,跟个白眼狼似的,刚上位就不认魏少辉啦?
倚天 屠 龍記 小說
当然,这只是在脑回路中很短暂的一个反应,李总的反应弧更长一些,但更多的人很快回过味来,知道没那么简单,可别被这少年给忽悠了。
“那么,你既然赞同的,为什么不投赞成票呢?”方董事并不死心,紧追不舍,不相信自己连个半大小伙都制不住。
“你替我拿主意?”许晖随口反呛,一下子把方董事给噎在了当场,瞪圆了眼睛,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