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無雙庶子

1ajzt人氣小說 無雙庶子 漫客1-完本感言!!!看書-lnq00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无双庶子这本书大概是写了一年零七个月,一共是两百六十八万字,字数并不是特别多,但是也不算特别少了。
洪荒之石道 山中野仙
这本书的成绩,对比上一本书来说好了太多,对于我这个新人作者来说还算不错了,当然,因为中期剧情有点小崩,再加上后面从三更变成了两更,后期订阅并不太好,这都是我个人原因,不怪任何人。(剧情崩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把李慎给弄死了!!)
从五六月份开始,我就感觉这本书已经到了末期,但是因为没有大纲,我就只能往下推演,具体什么时候能写完,自己也摸不清楚,回过头来捋一捋的时候,想明白了其实有两个可以完本的节点。
第一个节点就是李信打进京城的时候,那个时候其实就可以完本,留下一个开放式的结局,这样处理会比现在这个结局好很多。
因为按照我原先的想法,最好是让李信的儿子改姬姓称帝,这样两边都会有一个台阶下,后来表现出了这个苗头之后,收到了很多读者的意见(主要是喷我),我就产生了动摇,在群里征集了读者的意见以及编辑的意见之后,我也觉得这么处理不太合适,才有了现在这个结局。
太初戰神 溫酒煮花生
然后再来说一说李信这个人物的性格问题。
在之前的章节末尾其实提过,李信算是我本人性格的一个缩影(当然我比较怂,不会像他那样跟人打架)。
籃球之夢幻腳步 鐵無涯
嗯,我写书没有大纲,通常是定下来一个大的主线之后,然后顺着往下推演,写书的时候,就会去想如果我是这个人物,我会如何去说,如何去做,别的人物因为都不是现代人,所以各自性格相对独立,但是写到主角的时候,我就会去想一个现代人碰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去做。
我并不了解大多现代人是怎么想的,于是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代入进去,比如说如果我是李信,我跟先帝关系还不错,这个皇室也不是特别坏,那么我打进了京城里,肯定是不太好意思把人家一家人统统杀光光的。
中國開放戰略與中美關系
如果我是李信,我去打鲜卑人,哪怕我知道他们罪恶滔天,但是当真看到三四岁五六岁的孩童被绑在自己面前,我肯定也是下不了手的。
但是鲜卑人因为剧情安排,必须要死,所以我安排让沐英去杀,而不是主角去杀。
之所以提起很多关于主角性格的问题,是因为这本书主角的性格被很多人诟病,被诟病的点主要是说主角“圣母婊”“烂好人”等等,这些评论我都有很虚心的看过,也接受了一部分建议。
主角该狠的时候当然要狠,烂好人当不了主角,但是以作者愚见,即便是起点主角,也不能毫无底线的去狠,更不能毫无理由的去狠,也不能为营造杀伐果断的性格,为了狠去狠。
总要有个理由。
就拿李信来说,如果李淳被绑在他面前,他肯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一刀捅死了,但是不相干的妇人孩童绑在他面前,他便有些不太好意思动手。
当然了,读者是作者的衣食父母,读者的意见自然是要吸取接收的,下本书的主角性格,就会提前设定好,不会再按照作者的性格代入进去了,毕竟我这个弱鸡,穿越到哪里去可能两三天就会死翘翘。
这本书总体来看,勉强算是有头有尾,整体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很多细节部分没有处理好,或者说处理的很粗糙,比如说前期南蜀刺杀天子就写的很不好,比如说李慎的结局也处理的很垃圾,很多地方回头来看,都不甚满意。
重整末世
不过网文就是这样,落笔无悔,不可能像实体文学那样去一遍又一遍的修订,作为商业文学,也不太可能每天几百个字甚至一两百个字的去精雕细琢,因此能够全须全尾,整体有个样子,我已经知足了。
上面的这些问题,等到下本新书的时候,我都会考虑进去,尽量避开这些缺点,尽量写出一本相对于这本书来说,更完整缺点更少的作品。
嗯,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写完完本感言,我就要去睡觉了,不过这里还是要感谢一些人。
感谢一路从头追到尾的读者们,感谢哪怕看到一些粗劣之处仍旧看到这里的读者们,感谢各位正版订阅的衣食父母!!
在这个看盗版不用花费任何成本的年代,能够花钱看拙作的诸君,都是守正君子,诸君的订阅,也是对作者君最大的支持!
天皇巨星是怎樣煉成的
这里还要特别感谢一个大兄弟,ID叫做“找找bug”!!!
这个兄弟真的让我特别感谢,作者是17年开始写书的,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大兄弟就在不遗余力的帮我挑错别字,我每天早上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翻他的评论,然后去改错别字!
整整三年了啊!!
真是太感谢了!(有可能的话请大兄弟加一下群,我给你发个红包啥的,表示一下我的心意!)
嗯,完本感言就写到这里吧。
新书我应该会在一个礼拜之内发(如果顺利过稿的话),到时候如果大家能支持一下的话,作者君当铭感五内!
好了,各位兄弟朋友,各位衣食父母。
和前女友分手後的日子
我们有缘下本书再见!

tq1ud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無雙庶子笔趣-第二百三十一章 未來的皇后看書-9vw1p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三请三辞已毕,事及今日,再推诿就会显得虚伪了。
一身玄黑色衣裳的李信,双手背在身后,看向跪啊一地的文武大臣,沉默许久之后,才缓缓开口。
情到深處是救贖
“事及今日,李某人再要推脱,未免有些小儿女之态,不过今日朝廷易姓,我有三条章陈,与诸位约法。”
赵嘉等人皆恭敬俯首。
“臣等,恭听陛下旨意。”
李信面色平静,开口道:“太后,陛下,吾皆北面事之,汝辈不得惊犯,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廷府库、士庶之家,不得侵掠。”

这番话,主要是说给西南一系的人听,但也是说给旧朝廷的官员听。
西南军入主京城近两年,一直有严格禁令,不得扰掠京城,但是那时候是姬姓朝廷,如果以后变成了李姓朝廷,这些西南一系的武将官员,会不会肆意妄为,谁也说不清楚。
当然了,把这些规矩提前说出来,也是要安旧朝廷官员的心,意思是哪怕新朝将立,他们也不会有太多伤损。
说到这里,李信声音低沉:“如有悖逆者,以大罪论诛!”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讓你窩心
獵受追 焉知冷
赵嘉与沐英李朔等西南官员,纷纷跪伏在地,叩首道:“臣等,自当遵奉陛下圣意,约束属下,不敢违背。”
李信微微点头,扭头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延康天子,沉声道:“今日之后,姬氏为新朝郑王,世袭罔替,吾有宗庙,尔无绝世,如何?”
延康天子点了点头,上前走了两步,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天子冠冕,拜倒在李信面前,恭声道:“臣姬盈,拜见陛下。”
李信伸手把他扶了起来,微微摇头:“姬氏曾是天子,可以见我不拜。”
李大都督面色肃然。
都市絕色榜
“我今当着文武百官与姬氏盟,姬氏一日不反,便永为新朝郑王。”
历来前朝宗室,一般下场都颇为凄惨,不过像李信这种要受禅让的,相对来说就要和平一些,一般会善待前朝末帝,不过按照规矩来说,向延康天子这种末代帝王,即便可以安然过完一生,但是子息通常不旺,最多也就是两三代血脉而已。
这或许是巧合,或许是有人故意为之。
相思令 王子嬅
一切,都要看李大都督称帝之后,到底会如何想,如何做。
说到这里,李信转头看向跪了一地的文武百官,面色严肃。
“三日之后,我将在未央宫祭天受禅,诸卿立即颁发文书,昭告天下。”
赵嘉等人,统统面露喜色,低头叩首道:“臣等,遵命!”
李信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上了自己的马车,声音低沉。
“回城罢。”
延康天子犹豫了片刻,对着李信说道:“姑父,乘朕……乘我的车否?”
他出城的时候,坐的是天子辇驾,李信这会儿已经走到自己马车旁边,闻言停住脚步,回头对延康天子笑着说道:“眼下陛下还是天子,且等三日之后再说罢。”
说完,李信上了靖安侯府的马车,当先回城去了。
跟在李信身后的赵嘉沐英等人,很是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聚集在了一起。
赵相面色严肃,对着两位掌兵的大将军说道:“二位,这三天京城内外绝对不能出任何差漏,诏书张贴出去之后,一定会有人生乱,劳烦龙武卫与神武卫,派人日夜巡逻,如果有人造次,可以就地正法。”
沐英拍了拍胸脯,咧嘴笑道:“赵相放心,有我们在,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老子就不信了,到这个当口,还有人敢跳出来作死!”
性格相对内向一些的李朔,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如今京城是在我神武卫的控制之中,不会有什么问题,关口是一定要保护好延康天子的安全,诏书贴出去之后,可能会有有心人想要刺死这位旧朝的天子,然后栽赃给大都督头上。”
李朔顿了顿之后,默然道:“也要提防着延康天子自戕。”
赵嘉点了点头。
“李大将军说的不错,宫里的宫人要全部轮换一遍,延康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奉之人,也要换成我们的人,防止他……想不开。”
西南出身的三位巨头,聚集在一起,开始商量着三天的安保工作,以及三日之后的章程。
…………
另一边的李信,已经坐着马车回到了靖安侯府里。
他下了马车之后,先是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番筋骨,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迈步朝着自家的后院走去。
后院里,一身淡青色秋裳的九公主,正在院子里带着两个孩子,一个是李信的幼子李世,另一个是元昭天子的子嗣姬承。
絕寵狂妃:邪帝,太腹黑
TFboys壓倒霸道男神 君陌依
对于后者,九公主极为上心,基本每天都带在身边,生怕一不留神就被别人给谋害了。
李信咳嗽了一声,示意自己进来了,他搬了把椅子,坐在了九公主对面,先是看了看两个在摇篮里熟睡的孩子,然后对着九公主笑了笑:“孩子睡了?”
几个月下来,夫妻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九公主点了点头,开口道:“刚睡下没有多久。”
李信坐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有些讷讷的说道:“方才在城外,又有人劝进……”
这几个月来已经有两次劝进,九公主自然也是知道的,她听到了李信的话之后,抬起头看向李信,开口道:“你应承下来了是不是?”
李信默默点头,笑道:“夫人真是冰雪聪明。”
“不是我聪明。”
九公主语气平静:“三请三辞的把戏,史书里写的多了,猜也猜的出来。”
爆萌小跟班:帝少的神秘新寵 糖魚丸子
她虽然语气尽量平静,但是声音里还是隐隐带了一些颤抖。
“你要做皇帝,我这种前朝宗室不适合做你的皇后,你还是另娶一个西南之女,作为皇后罢。”
九公主自小生活在皇室,熟读史书,对于这种皇室更迭的剧本,自然再熟悉不过,这个时代的皇室还是颇为注意血统的,她是前朝公主,生下来的儿子就有前朝皇室的血,对于新朝来说,不干净。
李二之子李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永远也无缘帝位。
李信摇了摇头,把椅子搬到九公主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九公主挣了一下,发现没有挣脱,便闭上眼睛不再动弹。
这位三日之后的皇帝陛下,语气坚定。
“当初如无你们母女,我不会走上如今这条路,如今这条路走到了终点,岂能忘却本心?”
李信握着自己夫人的手,轻声道:“夫人是我原配,我是靖安侯,你就是靖安侯夫人,我做了皇帝,你自然就是皇后。”
“此天经地义,任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udi3w都市言情 無雙庶子-第二百二十九章 陛下慢走熱推-mwo2y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九月初七,沐英的队伍距离京城只有五十里左右了,最迟明天,就可以到达京城。
这天一大早,李信就坐着自家的马车出了门,直奔皇城走去。
大晋朝廷的规矩,是三日一次小朝会,十日一次大朝会,比较有意思的是,真正在大朝会上提出来的事情,多半在提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结果,而三日一次只有少部分大臣参与的小朝会,往往能够决定大事。
娛樂圈之閃婚 幽篁紫藍
不过这种情况,是在天子掌权时候才会出现,如今延康天子年幼,朝政大事俱出于尚书台,因此三日一次的小朝会也就不存在了,只有每十天一次的大朝会,依旧如期举行。
不过延康天子这半年时间,似乎龙体欠佳,近几个月来已经多次称病缺席大朝会,好在这位少年天子并不管任何差事,因此缺了他,也不慎要紧。
時空開發指南 旅行的土撥鼠
初七并不是大朝会的时间,因此李信直接从永安门进了皇城,一路上毫无阻碍的来到了未央宫。
在未央宫宫门口,李信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这座恢宏的宫殿。
在整个太康朝的十年之中,李信曾经不知道多少次出入未央宫,甚至于这座天子寝殿,还是他与太康天子两个人一起商量着,由长乐宫迁到了未央宫。
太康天子病逝之后,李信便很少再出入未央宫,到了延康朝,他虽然占据了京城,但是却很少到皇城里来,除了打进皇宫那天他进了未央宫之外,便再也没有来过了。
李信在未央宫门前出神了片刻,回过神来才发现,一身红衣的大太监萧怀,已经毕恭毕敬的站在自己身边,面色恭谨:“大都督此来,是要面圣么?”
李信默默点头,开口道:“驱散未央宫所有的宫人,一柱香之内,未央宫不能再有任何一个宫女宦官,我与天子有些私事要谈。”
李信面色平静:“如果这座宫殿里私藏了任何一个宫人,内侍监上下,一个活人也不会有。”
当下作为一个权臣,李信吸取了历史上诸多权臣的经验,比如说不能一个人去宫里见皇帝,以防被皇帝身边的小太监们一起捅死。
萧怀神色恭敬:“奴婢遵命。”
片刻之后,萧怀已经把未央宫里的所有宫人,统统带了出来,李信大手一挥,跟在他身后一起进宫的几十个亲卫,立刻把守住未央宫的宫门,李大都督背负双手,迈步走进了这座未央宫。
很快,李信就在未央宫的寝殿里,见到了穿着一身淡青色常服的延康天子。
延康天子这会儿正在读书,见到李信走进来之后,他并没有慌张,只是静静的放下书卷,抬头看了李信一眼:“姑父今日是来杀朕?”
李信微微摇头,自己在寝殿里寻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天子对面,语气平静:“许多年前我就跟你说过,你只要自己不作死,我便会给你一条生路。”
“我这个人说话算话。”
延康天子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微微颤抖的睫毛还是出卖了他惶恐不安的内心。
他咽了口唾沫,大着胆子看向李信。
“那姑父今日是来……?”
李信坐在椅子上,对着眼前的天子笑了笑:“你用不着这么紧张,你叫我一声姑父,我们就是亲戚,我不会害你。”
“我今天进宫来见你,就是有些事情要与你事先交待清楚,以免到时候闹出矛盾,大家脸面上都不太好看。”
李信面带微笑:“听说陛下最近几个月,很少上朝了。”
延康天子毕竟还是个少年人,面对李信的压力,他刚开始还能拿着一股劲,但是现在泄了劲,整个人几乎是瘫坐在龙榻上,微微咬牙。
被玩壞的全面戰爭 秦國書生
“朕…又没有办法打理朝政,上不上朝又有什么区别?”
“你心里不舒服了。”
李信抚掌微笑:“还记得你被元昭天子软禁在山阴的那几年,心里想的就只有活命而已,哪怕是后来我把你带到京城来,你也是与我说想要活命。”
“可是现在,你做了两年皇帝,慢慢有些舍不得这个位置,所以现在你心里有些不舒服了,是不是?”
延康天子脸色发白,但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美女的超級護衛
“大兄都死了,姑父你……会放过我么?”
“你兄长如果能听我的话,现在应该还是九五至尊。”
荒唐浮生 青離殤
歷史與經驗:中國共產黨與當代中國發展
李信缓缓吐出一口气,开口道:“罢了,不与你这孩子说这些陈年旧事,说了你也为此能听得明白,今日我进宫来,是有些事情与你交待。”
说着,李大都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负双手:“明日,龙武卫大将军沐英,将会从北边得胜归来,到时候满朝文武应该都会去迎接沐大将军,陛下去也好,不去也好,都没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李信低眉道:“不过,沐大将军从北疆回京之后,我强行压了两年的大势,便再也压不住了。”
“陛下在山阴的时候,应该读过史书,即便在山阴没有读过,在京城的这两年,应该也读过不少。”
“古往今来,未有打下都城两年时间,却对朝廷秋毫无犯之人。”
“毕竟天子之位唾手可得,除非是傻子,不然没有人能够忍住不坐上去。”
说到这里,李信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呵呵一笑:“我算是这第一个傻子。”
“如今,这股滚滚大势,我已经压制不住了。”
李信抬头看向延康天子,开口问道:“陛下能理解否?”
少年天子愣愣的坐在龙榻上,沉默许久之后,才木然点头:“朕……明白了。”
他很是艰难的抬头看向李信,声音晦涩:“姑父,能留我与我娘一条生路么?”
李信面带微笑:“古来禅让,未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弑杀旧帝,陛下放心,只要陛下愿意配合,事后陛下将会成为新朝的王爵,永受新朝供奉。”
“陛下之母,也会与陛下住在一起,没有人会害你们母子。”
延康天子虽然算不上早慧,但是却是一个很惜命的人,听到了李信这番话之后,他只犹豫了瞬间,便点头答应。
“既如此,姑父有什么事情,朕……一定配合。”
延康天子点头答应,那么事情就要好办的多了,李信重新坐了下来,开口道:“明日一早,龙武卫大将军沐英,将会带兵从北疆凯旋,到时候请陛下带领文武百官出城迎接。”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会给陛下安排妥当。”
延康天子一边听着李信的话,一边默默点头,示意自己记下来了。
两个人说了大约半个时辰的话之后,李信才起身告辞,延康天子亲自相送,把李信送到了未央宫门口。
李信停步,对着天子行礼道:“陛下不用相送,臣这就告退了。”
皇後 棠多令
幽冥鬼眼 菇城紫草
延康天子抬头看了看李信,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也对着李信拱手行礼。
“陛下……慢走。”
李信闻言,先是为之愕然,然后微微摇头,转身走了。

ov25s精品都市言情 《無雙庶子》-第二百二十七章 李爲刀俎推薦-9cnz0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沐英带兵回京之时,西南一系的军功将会到达顶峰,到时候李信等人在京城也会把所有的事情统统准备齐全,那时候,自然就到了天下易姓的时候。
这个时间点,不是李信定的,而是时局如此,水到渠成。
沐英回京之后,西南一系的人将会参与到“劝进”的队伍当中,李信不得不正视自己手下的这些诉求。
天子之位,至高无上,要说李信对于这个位置一点没有欲望,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少年封侯,不是没有品尝过权力的甘美,自然会对天子的位置有过一些念想,不然也不至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是此时此刻如果能随心所欲,李信未必就会主动坐到那个帝位上去。
当然,现在说这些太过矫情,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其中原因错综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
听到了李信给出确切的时间之后,叶璘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有没有需要叶家帮忙之处?”
“叶家已经帮了我许多了。”
李信微笑道:“叶茂在北边苦守了大半年,帮了我大忙了,不然我在京城无法顾及北疆,江北会出大乱子。”
“守土安民,是叶家分内之事。”
说到这里,叶璘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当初江北之祸,一半在鲜卑,另一半在……云州城,如今鲜卑已经覆灭,长安你……要如何处置云州?”
我把愛情煲成湯 寶妻
云州种家,对于李信来说,的确是一个非常难以处置的问题。
首先,种家经营了几十年的云州军,外界早已经把云州军称之为种家军,想要从他们手中拿过云州军兵权,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然而种家人又的的确确得罪了李信,李信不可能让北疆继续维持旧状,由种叶两家守卫。
如今,叶茂即将在北边设立安北都护府,鲜卑人大败,云州军的战略地位骤减,因此叶璘才会有此一问。
“种家,是北边的隐患。”
李信脸上的笑意收敛,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种武及时带兵回了云州,继续守卫云州城,此时就算付出一些代价,我也要出兵云州,去跟种家人好好算一算旧账,但是种家已然臣服,做事虽然过分可又没有过线,一时半会之间,我也不太好处理他们。”
李大都督苦笑道:“此时对云州用兵,外人要说我过河拆桥,虽然种家至始至终也没有给我当过什么桥。”
火爆兵王 掠痕
叶璘点了点头,缓缓道:“这个时候,的确不好对云州用兵,但是硬的不行可以来软的,长安若是信得过我,这件事可以交给兵部来办。”
叶尚书面色严肃:“只要种家人不造反,五年之内云州军将会被朝廷架空。”
李信先是愣了愣,然后一拍大腿:“我也做过好几年的兵部尚书,居然把兵部给忘了!”
諸天世界系統
兵部里有四个职司,其中最重要的职司叫做武选司,又叫做兵部司,主要负责武将的人事工作,武将的人员调动,升迁贬谪,都要经过兵部武选司。
叶璘的意思很明显,通过兵部向云州军派驻将官,如果种家不接受,那么就是违逆朝廷,公然造反,如果种家接受,那么用不了几年时间,云州军就不再是种家军了。
种家的老家主种玄通,这会儿并不在云州城,而是在京城里,虽然这位种老将军主持了京城的防御工作,但是因为千里之外还有一支十万人的种家军,李信并没有为难他,只把他软禁在了京城的种家家里。
云州军现在是种家的长子种武在带,种武的性格不如其父刚烈,多半会接受兵部的软刀子。
李大都督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那就这么办,兵部先给云州派一个四五品的将军过去,看一看种家是个什么反应,师兄你也私下给种武去一封信,与他说明情况。”
官界 怎麽了東東
“我只摘兵权,不杀人。”
李信沉声道:“种家把云州军的兵权交出来,种家会有一个世袭的侯爵爵位,以后也会是京城之中的将门,只是不能像从前那样,自领一军了。”
叶璘微微低头,开口道:“等明天,兵部就会去办。”
叶四少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此是改天换地的大事,长安你……心思缜密,但是也要考虑周全一些,一旦出了什么乱子,遗祸不小。”
改朝换代,必然会让一些既得利益者生出不满,李信花了两年多时间,才平衡了这些既得利益者与西南一系的关系,但是有一些既得利益者是平衡不了的。
爹地來了,媽咪快跑!
比如说姬姓之人,比如说皇亲国戚,再比如说姬氏皇族的后族。
这些人的利益,只有皇帝姓姬才能保证,因此一旦改朝换代,这些人绝对不会安生。
李信微笑道:“师兄放心,该做准备的我已经准备好了,即便有一些疏漏,只要京城里不乱起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地方上出一些乱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平息。”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着叶璘的衣袖,微笑道:“这些日子我在家中一直颇为烦闷,师兄来的正好,我让家里弄一些小菜,你我兄弟喝几杯?”
叶璘此时已经是年近半百之人,但是依然有当初叶四少的洒脱之气,他脸上露出笑容。
“敢不从命。”
………………
就在师兄弟两个人喝酒的时候,京城里并不如何太平。
未央宫里的一处偏殿之中,形容有些憔悴的谢太后,正拉着自己的幼子说话,这位太康天子的皇后,已经不复从前略显丰腴的模样,连番变故,让她瘦下来不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跟着衰落下来。
“盈儿。”
“今天有人往宫里传信了。”
谢太后拉着自己幼子的手,语气幽幽。
“他们说,京城各城门兵马司,已经全部换了人,西南军的人接掌了京城。”
她看了看年仅十三岁的儿子,眼中垂下泪来。
“李贼应该很快就会谋篡,你大哥已经去了,你……”
她再也控制不住,泪流不止:“你才十三岁。”
此时偏殿里只有母子两个人,延康天子沉默了许久之后,拉着母亲的手说道:“阿娘,李……信说会给儿子一条生路。”
禍國 十四闕
“他还与你父亲说过,要一辈子永为晋臣呢!”
谢太后用手帕擦了擦眼泪,咬牙道:“怪只怪你父皇英年早逝,不然他哪里能这般欺辱我们孤儿寡母!”
延康天子沉默不语。
李信虽然承诺过他,但是现在他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在这场变故之中活下来,见到母亲这般伤心,少年天子心中也有些感伤,他上前抱住自己的母亲,眼中也留下泪水。
“阿娘,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咱们反抗不得。”
“我们且等着李长安来杀就是。”

zhi6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無雙庶子-第二百二十六章 沐英回京之時-vbs1v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如今的京城,明面上虽然风平浪静,但是实际上大家的精神时刻都处在紧绷状态,西南一系的人开始动作起来之后,朝堂里的官员立刻有所察觉。
血淚痕——時空戀
各人反应不同。
有些人开始想法设法的从靖安侯府打探消息,也有些人开始给西南一系的官员送钱送物,想要从他们手中得到一些确切的消息,方便自己做出下一步的判断。
在这个当口,情报才是最关键的东西,如果情报能先人一步,那么在接下来有可能产生的变革之中,就能游刃有余,更可以屹立不倒。
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办法从靖安侯府得到任何消息,去询问西南一系的官员,那些人也是一问三不知,只说是收到了上司的命令云云。
而沉寂了数月的殿中侍御史周游艺等人,也开始重新活动起来,在这些人的密谋之下,第二次劝进很快就到。
与此同时,沐英在北疆大破鲜卑王帐,朝廷即将在北疆建立安北都护府的消息,也在京城之中传开,这个消息很是振奋人心,一时间京城里无论是朝廷的官员还是普通的老百姓,都是欢呼雀跃。
原因很简单。
当初强横的北周距离现在并不遥远,许多岁数大的老人家,至今跟后人提起北周骑兵,仍然是心有余悸,虽然北周已经覆灭了五十年,但是鲜卑人并没有覆灭,甚至还在北疆慢慢做大,很多晋人都在担心什么时候,鲜卑人再一次打进关内,重建北周。
当然了,最近几年时间里,鲜卑人的确先后几次打进的关内,最严重的是宇文昭那一次,如果不是李信亲自北上,鲜卑人很有可能就真的再建北周了。
而如今,鲜卑王帐的覆灭就代表着……北边的鲜卑人,差不多算是灭族了!
重生地產大亨 千郡
虽然那么多鲜卑人不可能一下子死个一干二净,剩下的乞圭部以及浮屠部两部,仍然会衍生出一些部族出来,但是以这两个部族的规模大小,是远远不可能与即将建立的安北都护府抗衡的。
素手劫 臥龍生
都护府啊!
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名词,从前晋人只在史书里看到过,相对武力并不怎么强横的大晋,在承德朝的时候只能做到勉强守住边疆,根本无力对外建立都护府。
只有史书上那些极其强盛的王朝,才有资格在北边建立都护府!
消息传出去之后,大晋其他地方百姓的反应无法知悉,但是京城里的老百姓,个个趾高气昂,在大街上再碰到异族,都会昂首挺胸,不屑的瞥上几眼。
狂武戰尊
当然,这些老百姓自然看不到,如今的京城里,各城门的兵马司,以及所有要害位置的人手,都已经被悄然替换。
只有一些有心人发现于京兆府安排在各坊维持秩序的坊丁,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换了陌生脸孔。
这些坊丁,只是京兆府的编外人员,算是“雇佣工”,帮着京兆府维持各坊秩序,并不算是朝廷的人,最多也就能算是居委会之类的社区工作者,但是即便如此,京城之中大多坊的坊丁,还是被稍稍换了人。
这种情况导致了朝廷里大多数官员,变得极其敏感,在这种时刻,他们除了每日到衙门上班之外,只要日落落班,立刻回到自己家中,不敢再去参加任何娱乐活动,就算是朋友邀约喝酒,也都摇头拒绝。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从李信下令神武卫接管京城之后,秦淮河畔的生意最少锐减三成以上。
尚书台的右相赵嘉,每日从尚书台休班之后,便会去一趟靖安侯府,最少要在靖安侯府里待一个时辰才会出来。
而神武卫的大将军李朔,这段时间也会每日往靖安侯府里跑,时间一长,不止是西南一系的官员,就是京城里那些普通的官员,也琢磨出了一些味道。
跟着周游艺劝进的队伍,规模越来越大。
延康二年七月底。
天气仍然燥热,不过随着秋天的到来,慢慢出现了一丝凉意,在秋老虎的肆虐之下,给京城带来了一缕缕微风。
未央宫门口,刚上完大朝会的兵部尚书大人,瞥了一眼各回自己衙门的文武大臣们,微微皱眉。
他对着身边的两个侍郎开口道:“本官今日有些事情,便不回兵部了,衙门里有什么事情,你们二位暂且处理,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到我府上寻我。”
并不四个职司,分别归属两个侍郎分管,尚书这个差事只是掌总而已,不用处理日常事务,两个侍郎立刻低头:“下官遵命。”
爆寵甜妻:總裁,壞死了!
叶璘交待了一番兵部的差事之后,从永安门出了皇城,直奔永乐坊里的靖安侯府,他是侯府的老熟人,又是李信的师兄,连通报都不用通报,就被侯府的下人引进了府中。
他见到李信的时候,李信正在后院里抱着自己不到一岁的幼子,见到叶璘来了,李信才把孩子放到身边的蕙娘手中,起身对着叶璘拱手行礼,笑着说道:“师兄怎么来了?”
叶璘瞥了一眼李信身边的婴儿,有些意味难明的叹了口气:“如今朝廷上下人人如履薄冰,不少人还来走我的门路探一探口风,大家都在琢磨靖安侯府下一步的动作,结果长安你倒好,一不上朝二不问事,却在家里抱孩子……”
李信起身,拉着叶璘在后院的荫凉之下坐了下来,笑着说道:“京城里发生再多事情,也不影响我抱孩子不是,再说了,京城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如今朝堂格局已定,从西南跟我过来的人,该做官的早已经做了官,都已经融入了朝廷的体系之中,即便生变,朝廷的人员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
李信面色平静,坦言道:“无非是城头变幻大王旗,最多也就是再有几个人的爵位变一变而已。”
“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把京城的局势稳住,自然不会让它再乱起来。”
听到了李信这句话,叶璘心中大概就有数了,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声音晦涩:“既然你已经定下来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
李信见他的表情,知道他这个“晋人”的心情有些复杂,当即缓缓的说道:“非是我定下来了,是西南一系的人定下来了,到今天小弟只能当仁不让,把这个担子扛起来,否则西南军乱了,只会死更多人。”
“这事,师兄应该可以想得明白。”
“我明白。”
他抬头看着李信,开口问道:“日子大约……是什么时候?”
这一次,李信没有再避讳什么,当即开口道。
“沐英回京之时。”

7qs0p精华玄幻小說 無雙庶子-第二百二十五章 邁出最後一步-7xbdh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李信在这座庵堂里待了一整个下午,他带过来的半壶祝融酒,全部被他一个人喝下了肚,还好半壶酒也就是一斤而已,再加上喝的比较慢,李信并没有醉酒,只是脸上微微带了一些红晕。
临别之前,崔九娘看着脚步有些虚浮的李信,蹙眉道:“要不然侯爷在我这里歇一歇,等酒醒了再走?”
李信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此时已经是傍晚,他摇了摇头,开口道:“不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把手头的事情忙完了,再来探望姐姐。”
愛情比例
崔九娘把他送到了门口,有些感慨的说道:“等你把手头的事情忙完了,可能身份与现在,便大不一样了。”
李信闻言怔了怔,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九娘挥了挥手:“崔姐姐注意身体,得空了我再来看你。”
说到这里,李信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回头对着崔九娘笑着说道:“有件事差点忘了告诉姐姐,小小那丫头多半是有了身孕,估计再有大半年,我就要当舅舅了。”
“姐姐有时间,可以去她家里看一看她,顺便也出去走一走,不要整日憋在庵堂里。”
钟小小与赵放成婚,也已经有两三年了,只不过两个人是在李信进京之后,才算是住在了一起,现在赵放在羽林卫任事,也算是有了一份自己的事业,自然不方便一直住在靖安侯府里,因此李信给他们夫妻俩在永乐坊里置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宅子,当做赵家的府邸。
成婚两年多,钟小小的肚子总算有了动静,前几天李信才知道这件喜事。
九娘倚着门畔,轻声道:“好,我明日便去她家里看一看。”
李信早年在京城里打拼的时候,常常没有办法照顾钟小小,经常把她寄放在崔九娘身边,这丫头可以说是九娘带大的,两个人感情非常深。
一身紫衣的李信,对着九娘遥遥挥手,潇洒离开。
等李信走远之后,跟在崔九娘身边的一个小丫头,看着李信远去的背影,有些好奇的问道:“崔姨,这人是谁啊,我还是第一次见您能跟一个男人说这么久的话呢。”
崔九娘一辈子都没有嫁人,但是她并没有因此心理扭曲,反而很是希望身边的人有个好归宿,因此跟着她的丫鬟往往跟个两三年,便被她嫁了出去,现在身边的这个丫鬟,也不知道是第几个了。
九娘回头瞥了一眼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语气有些复杂。
“你这一辈子最值得记住的日子,大抵就是今天。”
九娘语气平静:“再没有第二个这样的人物,肯纡尊降贵,来登门拜访我们这个小小的庵堂了。”
………………
李信上了正在巷子口等待的黑色马车,在马车上闭目养神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回到了靖安侯府,他刚刚下马车,侯府的下人就连忙走了过来,对着李信低头道:“侯爷,赵仆射与神武卫大将军,已经在府上等您有两个时辰了……”
萬千春暉畫得你 一江煙雨
李信口中吐出一股酒气,声音低沉:“我知道了。”
赵嘉与李朔两个人登门拜访,并不如何稀奇,因为沐英传回来的消息一送到他们手里,他们就一定会来见李信。
李信一早就知道他们会来,不过那时候他心中有点乱,因此干脆出去喝了顿酒散散心,把这两位西南军巨头晾在了一边。
他回了府之后,先是洗了把脸,然后长出了几口气,迈步走向自家的正堂。
靖安侯府正堂里,赵嘉与李朔两个人已经等候许久,确切的说,李信让陈十六把沐英的消息送到他们手上之后,他们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登门拜访了。
此刻,两个人已经在侯府等了两个时辰,差不多等了整整一个下午。
见到李信走进来,两个人连忙起身,对着李信行礼。
“恭喜大都督!”
两人异口同声。
浮生沐煙雨
李信自顾自的坐在了主位上,抬眼看了看这两个人,然后哑然一笑:“二位在这里商量好了说辞?”
赵嘉呵呵一笑:“那大都督可冤枉下官了,下官在大都督府上等候,本来是想与李将军说几句话的,但是李将军一直沉默不语,一言不发,我们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搭上。”
经过上一次姬家刺杀李信的事件之后,李朔便开始与沐英和赵嘉渐渐疏远,到现在除非必要的沟通,否则他不会与这两个人多说哪怕一个字。
望夫崖 瓊瑤
这是赵嘉的性格使然,也是他的处世之道。
他准备做李信的“孤臣”了。
李信坐在主位上,喝了两口茶水散了散酒气,然后才指了指两侧的座椅,开口道:“都坐下来说话,用不着这样拘束。”
两个人这才一齐坐下。
赵嘉坐下来之后,对着李信笑道:“沐大将军这一次突袭千里,直接把鲜卑王帐给灭了!从此之后我大晋北疆,最少有二十年太平。”
我的二次元女友
他抚掌笑道:“叶老公爷当年都没能做成此事,如今在大都督的带领下,咱们竟然做成了。”
这位尚书右仆射目光灼灼:“此乃天命也!”
李信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赵嘉,然后笑着说道:“幼安兄的意思我明白,不过叶师当年的局势与现在大不一样,不能混为一谈。”
赵嘉咳嗽了一声,呵呵笑道:“大都督先前说过,北疆功成之后,将会把京城里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
他说着话,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然后直接跪在了李信面前,面色严肃。
“大都督,如今诸事齐备,天时地利人和俱有,请大都督顺应天命。”
李朔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过他没有像赵嘉那样心急,而是站在原地,目光看着李信,等待着李信的下一步指示。
李信叹了口气,起身把赵嘉搀扶了起来,开口道:“幼安兄放心,我应承过的事情,不会食言。”
“从明天开始,京城各城门的兵马司换防,京兆府衙门,巡检司,金吾卫,以及水防衙门,但凡是有兵丁的衙门,全部由西南一系的人接手。”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看向赵嘉道:“自明日开始,先前幼安兄制住的那些投机的文官,也可以继续做事了,不过要记住一点,不要太过露骨,不然显得我等吃相难看。”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先在京城之中造势。”
李大都督扭头看向李朔,继续说道:“自明日起,你带着神武卫进驻京城,接掌京城各城门防卫。”
萬事如易
“皇城那边我会派三禁卫控制。”
李大都督声音低沉。
“既然要做,就不要出什么差漏。”
“沐英回京之前,该做好的准备尽量做好。”

vpbg4優秀都市小說 《無雙庶子》-第二百二十三章 人頭與捷報展示-5sves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宇文焘此人,着实让李信大为恼火了一段时间。
作为一个势力的首领,出尔反尔并不值得诟病,为了集体利益,不管做出什么事情都可以理解,也无可厚非,宇文焘当了赫兰部族长之,不记李信的恩德也就罢了,反而还勾结鲜卑其他部落,袭扰大晋边疆,以至于陈国公叶茂,险些在北疆战死!
当时刚刚拿下京城没有多久的李信,还在稳定局势的阶段,根本没有办法分出余力去应对作乱的鲜卑部,不得不让叶茂苦战了半年,最后才终于让贺菘带领四个折冲府北上。
双方立场不同,如果这么做能够对赫兰部有什么好处,那李信也不会如此气愤,问题是赫兰部当时已经与大晋朝廷结盟,族中也不缺吃食,他们完全没有必要扰边,更没有必要去侵扰蓟州一带。
他们就是单纯的因为大晋北边防卫空虚,想要进来看能不能捞一些好处!
正是因为宇文焘的目光短浅,才让李信在那几个月里有一些左支右绌,颇为狼狈。
面对李信的质问,宇文焘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又实在没有办法解释,最后这位年轻的族长只能低下头,声音有些颤抖。
“李……李大将军。”
他语气之中满是哀求。
“饶我性命……”
不是所有鲜卑人都有宇文昭那种格局见识,事实上宇文焘这个人,极其浅薄无知,眼界城府更是几乎没有,当初他全然是凭借一些粗莽之气,用李信交给他的天雷,炸死了自己的叔父宇文揭,才成功坐上了赫兰部族长的位置。
论本事,他不仅远逊宇文昭,甚至比其他的叔父宇文揭,都差上许多。
此时,赫兰部基本已经不复存在,赫兰部的男性死伤大半,剩下的也被其他部族分了去,族中的妇孺就哼不用多说了,早已经成为了其他部族的资源,当初那个极盛一时的赫兰部,已经烟消云散。
網遊之超級裁決
而宇文焘这个赫兰部的族长,自然也被打落尘埃,又成了当初那个养马的狼狈少年,甚至还要略有不如。
如今,这位宇文族长心里想的并不是什么国仇家恨,而是想着如何活命……
这是人之常情,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淡然自若,视死如归,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在面对死亡这种大恐怖的时候,表现并不会比宇文焘好到哪里去。
李信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宇文焘,冷笑道:“你到现在还想活命?我实话告诉你,从你带领鲜卑部扰边的时候,我在京城念叨了你好几个月,你以为我让贺菘把你从千里之外带回京城里来是为了什么?”
李信手中的青雉剑,寒光闪闪。
“就是为了亲手杀你!”
宇文焘被吓得浑身发抖,他抬头看着李信,颤声道:“大……大将军,我只是一时糊涂,我没有想过要入侵南晋,我只是让他们在边境抢了些东西……”
这就是宇文焘与宇文昭最大的不同。
宇文昭终其一生的目的,就是为了打进关内,恢复当年北周的国土,重新在江北大地立国,而同样是鲜卑族长的宇文焘,眼中就只有边境的那一点蝇头小利而已。
虽然前者对于朝廷来说危害更大,但是毕竟也是一个有志向的人,对比起来说,宇文焘这种目光短浅的小人,更容易让人憎恶。
他抬头看着李信,声音颤抖:“大都督,您……占了关外的土地,也不好打理,你们晋人……住不习惯那里,里边没有了赫兰部没有了鲜卑人,将来那里还会有其他种族在那里。”
“即便大晋朝廷在北边设都护府,也只是监督,不可能管辖那么一大片地方。”
神秘戀人:首席的周末情人 晨露嫣然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信,谦卑到了极点。
“我……我愿意帮着大将军,稳定北疆,大将军只要给我一个小官做,我就可以替大将军去北疆管理那些牧民,让他们不敢生事。”
“假使你从那个马场出去之后,仍然认得我这个恩人,好生履约,你现在对我开口说出这番话,我多半会欣然答应,但是现在,你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李信手中的长剑缓缓抬起来。
宇文焘满脸都是汗水,他对着李信不住哀求。
“大将军。我还有一个妹子在京城,我……我把她许给大将军,大将军留我一条性命罢……”
他因为过度恐惧,这会儿不仅说话有些磕巴,整个人都在隔着颤抖。
科技之門
宇文焘的妹妹宇文静,当时在见识了李信的火器之后,便想着来大晋看一看,事后她成功的到了大晋国都,然后就留在了京城生活。
到现在,已经过去差不多两年时间了。
我的妹妹天下第一
末世之妖花燦爛
李信冷笑不止:“鲜卑人的脸皮之厚,我今日算是见识了,且不说你妹子在京城已经许了人,就算她没有许人,也不是你宇文族长说送就送的货物。”
话说到这里,李信也懒得再跟这种人废话,他手中青雉剑平平一挥,锋利的剑锋毫无阻碍的划过了宇文焘的脖颈,一颗头颅从脖子上滚落。
杀了人之后,李信心中怒气平息了不少,他擦干净剑锋上的血迹,还剑入鞘,扭头走出帐篷。
帐篷外面,贺菘正在等着,闻到了李信身上沾染的血腥气之后,他笑着问道:“大都督就这么把这人给杀了?”
“我想杀他许久了。”
李信面色平静,对贺菘露出一个笑容:“里面就劳烦贺将军收拾一下,再有就是,贺将军北上立功不小,明日我会奏报朝廷,与贺将军还有禁军右营请功。”
贺菘对着李信抱拳道:“大都督,末将不要什么功劳,只有一件事情恳求大都督。”
李信本来正在往前走,闻言停了下来,扭头看着贺菘,开口道:“贺将军请说。”
“末将……不想在禁军任事了。”
贺菘低声道:“末将这般年纪,得封侯爵已经心满意足,况且此时末将的年纪也已经大了,很难再替朝廷出力,就想着让出禁军的差事,给后生们一些机会。”
李信诧异的看了贺菘一眼,然后皱眉道:“贺将军跟了我这么多年,应当知道我的性子,李信不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之人,禁军的差事贺将军愿意做就继续坐下去,没有人会去动你。”
李信在太康朝执掌禁军右营的时候,贺菘就一直是他的部下,两个人已经共事许久。
贺菘深深低头:“确实是年纪大了,请大都督开恩。”
李信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罢了,禁军的差事暂且给贺将军留着,贺将军你先在家里歇一歇,歇半年也好,一年也罢,等歇够了贺将军再回禁军任事不迟。”
“如果到时候贺将军仍然要离任,我也不会强留了。”
贺菘长舒了一口气。
“末将,多谢大都督恩德!”
李信叹了口气,负手离开了献俘的大营。
这座大营里,他想杀的只有宇文焘一个人,剩下的这些赫兰部高层,他没有兴趣理会,也懒得理会。
李信在大营外面翻身上马,一百多个亲卫紧紧的护在他四周随行,很快,一行人就回到了京城里,在永乐坊门口住马。
李信刚刚下马,就看到陈十六一路小跑过来,然后递给了李信一份军报。
陈十六大口喘着气,咽了口口水之后,彭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大……大都督,沐大将军的军报!”

fx8o5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無雙庶子 ptt-第二百二十一章 下輩子相伴-xvr7t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沐英跟了李信许多年,他很了解李信的性子,假使是李信在这里带兵,最多也就是把这些鲜卑王帐十四岁以上的成年男子杀了,然后把这个鲜卑部落其余妇孺孩童分散迁移到各地去,从而达到消灭鲜卑王帐的目的。
杀人对于李信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事情,但是杀十来岁的孩童,甚至是更小的孩子,李信多半还是下不了手的。
这算是李信从另一个世界带过来的善念。
顛覆妲己
人有善念并不稀奇,但是不管处在什么地位都能够保持一颗善心的人,便少之又少了。
李信从当初那个衣衫褴褛的卖炭郎,到现在权倾天下的大都督,心中始终有一点善念留存,哪怕这一点善念一度成为他前进路上的障碍,李信也始终没有放弃,这是他极为难得的地方。
以李信如今的地位,他心中的这点善念,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慈悲心。
当然了,沐英能够做出这种灭族的行为,并不是说他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只是他与李信的价值观不同,在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眼里,人命并不是如何值钱,况且这只是一些异族的性命而已。
异族不能算是人。
最起码在沐英心中是这么认为的。
因此他杀的很是果决。
鲜卑王帐六七万人,大约有近四万男性,其中大多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老幼,统统都会死在龙武卫的屠刀之下。
这个场面或许血腥,但是这是一个残酷的时代,你不杀人人就会杀你,杀了这些鲜卑人,北疆至少会有三十年以上的太平,这三十年里,边境会少死很多汉民。
宇文荻这会儿并没有死,而是被绑在了沐英的帐篷之中,他听着外面族人的惨叫之声,拼命想要挣开身上的绳索,目眦尽裂。
沐英就坐在他的对面,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语气也很平静:“不要挣扎了,这是牛皮勒成的生意,就算是叶国公也挣不开,宇文族长就更不要想着挣开了。”
宇文荻充耳不闻,仍旧在拼死挣扎,很快两只手都已经被牛皮绳磨破,手上满是鲜血。
沐英脸色冷酷,丝毫不为之所动,
他把宇文荻宇文扈这些人,统统都抓了起来,准备带到京城请功。
宇文荻拼死挣扎许久,发现全然无法挣开之后,这才回头看向沐英,两只眼睛已经猩红一片。
他嘶吼着说道:“我族与李信结了盟的!”
“他答应不再追究我族的!”
宇文荻如同厉鬼一样,瞪大了眼睛。
“我族已经让出了关外,让你们建立都护府了,你们这些晋人,你们这些晋人!”
“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李长安,李长安,我族子民就算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位鲜卑王帐的天王,声音如同鬼怪一样凄厉,极为骇人。
此时他心中,已经绝望到了极点,也悔恨到了极点。
他最恨的就是,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听父亲的话,选择与南晋朝廷合作,一起灭掉了赫兰部!
假使赫兰部尚在,即便赫兰部吞并掉了王帐,鲜卑仍然还在,王帐的族人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而现在,鲜卑王帐这一支,恐怕要灭族了!
“首先,我不是晋人。”
沐大将军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再者就是,贵部今日之祸,由你们当初进攻蓟门关而起,蓟门关十万镇北军,有七八万人死在你们手里,我今日所杀,尚不够镇北军之数。”
“你们既然杀了这么多镇北军将士,便不应该天真的以为朝廷会放过你们。”
媽咪有孕:討債首席
说到这里,沐英“噢”了一声。
瓜藤纏繞
“对,你们想到了,所以赫兰部灭亡之后,你们这一支王帐立刻开始动身北迁,想要避开朝廷的锋芒,这应该是贵部前一任天王的想法。”
“他想的很是周全,但是既然结下了生死大仇,你们就应该想得到朝廷会来寻你们报复。”
营帐之外,惨叫声不绝于耳。
营帐里,沐大将军稳坐诸位,娓娓道来:“今日你只见营外之惨状,但是十多年来,鲜卑部缕缕扰边,死在你们手里的汉民并不比营外的鲜卑人少,甚至还要多出不少。”
“本将杀鲜卑人,也就是一刀了事,你们这些蛮子杀人的手段,要比我狠得多了。”
特種高手
沐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宇文荻冷冷的说道:“再有就是你族与我家大都督的盟约一事,大都督说,会与你们配合灭掉赫兰部,如今赫兰部何在?”
“大都督说不会再追究你们,如今蓟门关守军按兵不动,何曾追究你们?”
閃婚萌妻,寵上寵
说到这里,沐英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面无表情:“我现在不是朝廷的军队,只是北疆流窜的土匪,这样总不算违约了罢?”
其实不管沐英如何分辨,这件事都是李信坑害了鲜卑王帐,也的的确确是李信违背了先前的约定,不过两国或者两个大势力之间,一切自然是以利益为重,没有人会真正在乎盟约誓言之类的,假使鲜卑部这时候有机会打进京城里,他们做的只会比李信更过分。
宇文荻被绑在一颗柱子上,听到了沐英的一番话之后,呆愣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虽然这时候外面已经没有太多声音,但是他耳边还是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族人的惨叫之声。
这位王帐新任的族长,痛哭流涕。
他抬头看着沐英,哀求道:“这位上国将军,我族已经投降了,他们都跪地投降了啊……”
“他们手里没有武器,威胁不了上国了。”
宇文荻满脸都是泪水,对着沐英苦苦哀求:“将军,最少……放过那些孩子…”
“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那些孩子有的才三五岁,他们根本不记事,也不会记仇……”
宇文荻痛苦到了极点,已经有些魔怔了。
沐英没有搭理他,而是起身朝着营帐外面走去,只留给了宇文荻一个背影。
“今日之果,必有前因,两族交战,既然已经决出了胜负,自然也要分出生死。”
棄女復仇:總裁的桃花債 幽韻笛
自古以来,诸夏子孙内部的斗争,还是相对平和一些的,先秦时期甚至有兴亡继绝的传统,但是对待外族的时候必须要狠,不狠不足以震慑外蕃,不狠不足以杜绝后患。
沐英负手离开了自己的大帐,来到了一处高地上,只见下方的龙武卫将士已经挖出了一个硕大的巨坑,正在把鲜卑人的尸体一具一具丢进这个巨坑里。
即便是沐英,看到这么多尸体,心中也动了一些恻隐之心,他缓缓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
“下辈子……”
“做个诸夏之民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