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我銅學


火熱都市异能 傳奇藥農 ptt-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暗中跟隨被發現(求訂閱、求收藏)分享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谁,谁跟着我们?”
莫君容扭头四下观望,却没看到任何一个人影。
“洪师弟,真的有人跟着我们?”
洪壤点头确认:“有!
我刚才用了一下望气之术,有个神境在偷偷摸摸跟着。
具体是谁,又是什么境界,望气之术看到。”
莫君容脸色瞬间难看,目光移向那名天命宫弟子。
三人之中,只有他没用幻境珠隐藏身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那尾巴肯定是冲你来的!
你个蠢货,不做任何伪装大大咧咧来报信,绝对被乾云宗盯上!”
那天命宫弟子张嘴想要说话,却被莫君容制止。
“闭嘴,你现在张嘴说话,那个盯梢的尾巴便会知道你身边还有人。
继续往前走,自然一点,就当作独行!”
说完这些,莫君容摸着下颚思索片刻。
提议道:“我们身上还有幻境珠,如果把你的身形也隐去,或许能将尾巴引出来。”
洪壤觉得这主意不错:“莫师兄说得对,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
再往前,就靠近问天峰范围,那尾随的神境很容易猜到我们目标是问天阁。
先把那人引出来,看看实力如何。
如果弱就除掉,如果强就把他骗走。
不能影响我们的计划!”
说着,洪壤从袖子里取出一颗全新的幻境珠,注入气劲启动法器。
珠子吹出一股轻柔气流,扫过周围一丈范围内的事物。
紧接着它便模仿这些事物,变幻出虚假幻想,将那名天命宫弟子罩住。
被幻境珠的幻象罩住,从外界观察。
幻象生成的石砖地面,阳光和树影,还有翠绿风景,非常自然的与环境相融。
管从辉在三十丈之外远远跟随,转过一条旁侧岔路,低头往刚才那条山道俯瞰。
该死,人呢?
他双眼瞳孔骤缩,全身肌肉瞬间紧绷起来。
怎么回事,刚才还在走,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管从辉扒开树木枝叶,探出头张望,可左看右看依然没瞧见人影。
难道是自己偷偷跟踪被发现了?
不会吧,自己跟踪水平有这么差吗。
好歹隔了三十多丈距离,而且不是同一条山路,没道理会被发现啊。
犹豫片刻,管从辉开始运功提升力量。
一连串气劲光芒闪过,四肢上显现出两条明晃晃的光带,化神境二阶。
将力量提升至化神境二阶这个层级,管从辉便闭目虚望,利用对天地之力的触觉感知山道上的情况。
他运功的动静,立即被莫君容三人发觉。
“这家伙要感知天地之力了,我们避一避!”
三人轻巧点踩地面,侧身滑进山道边的灌木林中。
幻境珠的幻术效果依然存在,让他们与周围景物相融。
管从辉感知了一下山道上的天地之力。
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法术痕迹,似乎整条山道都空着。
这就怪了,自己一直盯着那男人,刚才视线转移的空隙,还不到一息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离开山道?
管从辉扫视山道边上的灌木林,灌木林没有任何和人经过的痕迹。
地面杂草根根耸立,如果有人踩踏,因该会倒伏才对。
难不成真走了,就像郑秋施展那种突然消失的法术?
管从辉一脸郁闷,搓着手从小路绕过来,来回转圈低头观察地砖。
山道上铺着青石砖,因为山风吹拂的关系,青石砖表面有少许沙土尘粒。
人走过不会留下脚印,但会留下沙土尘粒被抹动的痕迹。
经过细心观察,管从辉发现刚才走来的路上,确实有尘土被抹动的痕迹。
他蹲下身,手指抚过地面。
突然,他整个人猛地站起。
浑身肌肉紧绷,体内力量快速流转,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线索。
地面上尘土被抹动的痕迹非常有规律,不是一道,而是三道。
这三道痕迹并列在一起,明显是同时行走,绝不是其他路过此地的修炼者。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傳奇藥農 愛下-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暗中跟隨被發現(求訂閱、求收藏)
也就是说,刚才那古怪男人,并不是一个人在赶路。
他身边还有另两个人,另两个自己自始自终都没看到的人。
该死,居然还有高手!
管从辉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自己偷偷跟随了这么久,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那隐藏的两个人,修为肯定比自己高出许多,或许是神宿境也说不定。
太危险了,自己不能继续留在这儿,得赶快离开。
山道旁的灌木林里,莫君容三人同样在观察突然出现的乾云宗弟子。
洪壤看了两眼,询问道:“修为这么高的弟子,在乾云宗可不多见。
你们谁认识他?”
莫君容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乾云宗弟子的脸有种熟悉感觉。
但人家脸上好像抹了东西,想要辨认很困难。
“认不出来,他脸上应该做过伪装。”
剩下那名天命宫弟子,顿时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
“莫师兄、洪师兄,我们要不要动手?”
洪壤也不敢决定,扭头询问莫君容:“莫师兄,你认为如何,我们都听你的。”
莫君容抬手并掌,往下用力一挥:“此人跟了我们这么久,弄死他,免得夜长梦多!”
谁知他这句话刚说完,那名乾云宗弟子就架光腾空,快速向远处飞窜逃离。
莫君容的手僵在半空中,瞪大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啥情况,这家伙怎么跑了?
难道自己三人的幻境珠出了问题,幻术失效被他看到了?
“莫师兄,他跑了!”
“废话,这我知道,不用你说。”
那名乾云宗弟子是神境修炼者,随时都可以转换飞行方式,利用天地之力爆发式增加飞行速度。
而且他对乾云宗地形十分熟悉,一眨眼就没了影子。
莫君容将闷气憋回肚子,挥手招呼道:“赶快去问天阁!
那乾云宗弟子如果猜出我们的目的,肯定会去报信,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
仗着有幻境珠掩盖身形,三人也顾不得飞行的声音,架起流光就往问天峰山腰位置冲。
一条偏僻小路尽头,管从辉架着流光慌忙落下,侧身钻进旁边的柴房里。
踢开柴堆,他钻入其中躲避,大气也不敢出。
一炷香时间,两炷香时间,可怕的敌人并没有出现。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傳奇藥農》-第一千九十九章 弟子變成活傀儡熱推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闻剑宗和落霜阁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位至尊是跑出来了,弟子也逃出不少,但长老几乎全搭了进去。
闻剑宗那个脾气暴躁,实力却很强,曾今还当过莫君容师傅的刃斩风长老,这次却没逃出来。
至于墨影谷,这次他们算是因祸得福。
墨影谷原先分裂出去了不少人,成立墨影宗,连年拼斗争夺谁才是墨影正统。
在这种内耗中,墨影谷的实力连年下滑,不断出现长老或弟子战死的消息。
但经过这次大战,墨影谷和墨影宗都接触到更强大的敌人。
在这样的强敌面前,他们终于放下成见不再争斗,相互商议合并之事。
面对难得的和解机会,暗血至尊影鸦主动退让,表示墨影宗的人不用直接合并过来。
两家都是墨影谷的一分子,干脆以明暗区分,一边称为暗谷另一边则称为明谷。
在进入传送阵逃离时,大宗派还算有秩序,尽可能让自家人一起逃回来。
但那些规模比较小的宗派,这次可就遭殃了。
他们逃回来的成员零零散散,有的只回来了一人,也有的一个都没回来。
在清点成员的时候,羽霖离发现一名落霜阁弟子,状态非常奇怪。
这名女弟子双眼充斥着血光,肢体动作有些僵硬,体内似乎没有了气劲。
她走上前喊那名女弟子回到落霜阁队伍中,同时仔细打量,手掌不经意地搭上弟子肩膀。
这一搭,让羽霖离吓了一跳!
气劲探入查看,女弟子体内却没有任何落霜阁的寒气,甚至连大部分内脏都不见了。
羽霖离一把撕开弟子裹在腹部的绸布,发现上腹位置有个比人头还大的窟窿,透过窟窿能看到里面空荡荡的胸腔和腹腔。
没等羽霖离高喊质问,弟子就被一个男人搂住肩膀拉回身边。
“见过凛霜至尊!鄙人万兽殿大师兄,姓陈,现在是万兽殿殿主。”
羽霖离看看这位年轻的陈殿主,又看看自家被掏空内脏的弟子,眼睛微微眯起。
“我家弟子变成这样,都是你干的吧。
说,这是什么功法,如此邪恶狠毒,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殿主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介绍道:“凛霜至尊,这位是我妻子,虽然尚未成婚,但成婚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此次大战她身受重伤,为了救命,我只能将她制成血肉活傀儡。
这件事她自己也同意,所以还望凛霜至尊体谅。”
边上女弟子也拱手行礼,说道:“阁主,弟子已丧失修炼落霜阁功法的能力。
作为活傀儡,以后要常伴夫君左右,无法再回宗门。
望阁主成全,容我离开落霜阁!”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傳奇藥農》-第一千九十九章 弟子變成活傀儡展示
羽霖离自然看出弟子被制成活傀儡这件事有问题,但眼下不是追究的好时机,以后再说吧。
因此她没有开口表示同意,也没有反对,深深看了两人一眼便快步离开。
又过了片刻,绝情随心庄阵法区域又闪过白光,从中浮现出葛无情的身影。
葛无情手上还拎着个人,那人昏迷不醒,软趴趴地耷拉着四肢。
“我回来了!”
葛无情嚷声高喊,提醒绝情随心庄的弟子们,然后开始寻找闻剑宗的人。
“刃桦,刃桦你人呢?”
刃桦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沿着声音方向主动找到葛无情:“我还以为你没能逃出来,找我什么事?”
葛无情将手里拎着的人往前一丢,甩到刃桦跟前。
“你们闻剑宗的天才弟子洪啸欢,我给带出来了,怎么样,感谢呢?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把他敲晕了而已,没有受伤。”
刃桦看着洪啸欢那张熟悉的脸,心里是又惊又喜,闻剑宗最出色的未来苗子,总算是活着回来了。
他抱拳向葛无情深深鞠躬,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
虽然无言,但肢体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葛无情看着刃桦鞠躬行礼,满脸微笑显得十分受用。
随后他说道:“刃桦老头,这次诛魔正气联军损失惨重,希望所有人都能重视起来。
大家先回各自宗派休整一下,然后找个地法好好筹划进攻方式,不要让那些人白白牺牲。”
刃桦的脸色显得很沉痛,点头认可葛无情的建议:“此次损失确实巨大,是应该好好准备,再做克敌打算。
这次葛庄主布置传送阵,救下万名修者,劳苦功高无人能及。
葛庄主暂且休息,其他几家大宗派那边我会去通知。
至于开会商议的地点,还是在我闻剑宗的诛魔殿吧,那里有现成的云袖大陆沙盘。”
葛无情点头认可,眼睛微微眯起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好,那就麻烦杀念至尊了。
开会商议的日期定得近一些,那些怪物肆虐会不断向外扩张,攻占更多地盘,要抓紧时间。
到时候我会请来更强的帮手,保证联军战斗力大增。”
刃桦不清楚葛无情口中的强力帮手是谁,但还是选择了相信葛无情,抱拳一礼便转身离开。
接下来,刃桦吩咐仅剩的闻剑宗弟子,将消息传达给在场的各宗各派。
告诉他们战局紧张,请各宗派赶快回去调整,同时派负责人赶赴闻剑宗的诛魔殿开会,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当然负责人最好是各家宗派之主,能在宗派里说得上话,可以决定自家弟子的出战人选。
这次会议暂定六天后,乾云宗同样会免费提供快速天舟。
六天足够各宗派回去调整,并赶来诛魔殿参会了。
经过此次失利,各宗派修炼者也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兴致,纷纷架起流光飞往驿站,一个个神色匆匆。
绝情随心庄后院,葛无情躲开嘈杂的人群,坐在金鱼池子边享用糕点。
片刻后,葛安快步走进来汇报:“义父,大多数宗派都已离开镇子,聚集在驿站附近等待天舟。
留在镇子里修整的宗派还有二十七家,总共八十六人,我们庄内送过去了一批基础药材,就当送个人情。”
葛无情拍掉手上的糖粉,将瓷盘子往前一推:“做的不错,比以前成熟了很多,有点庄主样子了。
来,吃点这蜜香糕,味道很不错。”


ousrm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傳奇藥農-第一千二十三章 託付至寶留後路分享-54i3p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直到现在,马清还不知道这颗流星的真正面目,包括所有广心宗的人,大家都不知道。
云袖大陆经常会有陨星落下,大多数都落进了无人山林,但总有倒霉的宗派或村镇被砸到。
此刻马清依然以为是广心宗运气不好,并未将事情往怪发动反攻的方向想。
很快,广心宗的守山大阵开启,一层朦朦胧胧的银白色屏障,从每一座山峰顶端向外铺展。
鳞山上方的屏障,十八汉罗峰上方的屏障,它们相互连接为一体,组成了规模更大的多层屏障。
这层屏障看似又轻又薄,好像冬天冻结的水泡,似乎一碰就会碎。
但实际上这是空气性质的天地之力、水流性质的天地之力、以及金属性质的天地之力相互糅合的结果。
并且在屏障生成时,通过阵法加入了广心宗特有的精神力量,因此该守山大阵对幻术或迷雾也有很强的防御效果。
这个阵法在鳞山的雷音殿内有石碑记载,被称为永固心壁,号称永远无法被攻破。
当永固心壁升起后,流星坠落时产生的巨大轰鸣声,已经那让人难以承受的下压气势,都被大阵阻隔在外。
站在广心宗内,只能看到流星那璀璨的红光,已经山峰般的巨大体积。
环顾四方,无论是鳞山还是十八汉罗峰,除了长老以外,还有不少辈分较高境界较高的弟子在。
他们帮助长老增强阵法防御力,为保护广心宗基业,尽一份自己的绵薄力量。
空中一道流光快速掠来,直接落到雷音殿前,是一名气耀境的年轻弟子。
弟子简单地抱拳一礼,立即问道:“宗主,鳞山和十八汉罗峰的守山大阵全部已经开启。
诸位师兄师姐,还有长老们,现在正抓紧时间开启建筑的防御阵法。
可是……可是四长老说流星太大了,就算阵法全开也护不住山峰,要我们赶紧撤。”
在弟子满怀期待的眼神中,马清点了点头:“四长老说得对,流星体积如此巨大,各种防御阵法只能尽量减小损失,但无法真正避免损失。
你们是广心宗弟子,也是广心宗的未来,就算现在境界低,但以后总有修为变高的一天。”
想到这里,马清突然伸手抓向雷音殿内,只听一声呼啦啦风响,卷出一块二十丈见方的巨型绸布。
紧接着他落至地面,将直径两丈的黄金台子用绸布包裹严实,然后推到弟子面前。
“这是我们广心宗的至宝,苦海众生台,你应该听说过。”
弟子满脸惊讶,能修炼到气耀境绝不是笨蛋,随便一猜就能想到宗主把苦海众生台推给自己是要做什么。
马清继续说道:“我会和长老们留在此地,尽全力减轻流星撞击的损害。
你带着苦海众生台赶紧往外飞,有多远飞多远,不要让至宝损坏。”
果然是这样,宗主把苦海众生台交给自己,就是希望自己能把至宝保护好。
弟子不敢像望心至尊那样站上苦海众生台,按照宗内规矩,只有宗主能使用这个台子。
他抓紧绸布打的绳结,将苦海众生台翻了个面,背到了自己背上。
台子直径两丈,对人来说太大了。看起来就像一只瘦弱的鸡,顶了一张能围坐六人的圆桌面。
不过对气耀境修炼者来说,这点重量还算不得什么,只是有限不方便而已。
弟子弯着腰,声音从众生台下传出:“宗主,只有您和长老们留在宗内行吗,我们如果留下来,多多少少还能帮一点忙。”
马清挥手拒绝:“我以宗主身份命令所有弟子离开,一个都不许留下。
嗯……若是流星坠落后,我与诸位长老遭遇不测,没能在碰撞中幸存。
你就带着这块苦海众生台,去找白成兴。
他手上有我的信物,让他重新召集我宗弟子,重建广心宗。
有长老向我汇报,前些日子白成兴离开宗门,乘坐天舟去了别的地方。
你可以提前去驿站打听消息,做好万全准备。”
“宗主,这……”
马清抬头望了眼天空,燃烧的火球越来越近了,再过十几息就会撞击地面。
他厉声催促:“赶紧走,莫要磨蹭,保住苦海众生台要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是!”
弟子知道继续婆婆妈妈只会坏事,甩出铁杖架光而起,驼着大台子快速飞离鳞山。
于此同时,望心至尊纵身飞上雷音殿顶端,手掌拍出撞响雷音大钟。
当、当、当,大钟声波向外扩散。
他双手掐出一个手印,往自己额头轻点三下,然后按到铜钟表面。
银色精神力量注入钟声当中,随着音波传遍各座山峰,所有听到雷音大钟声响的修者,都感知到了钟声当中的明确精神波动。
怪 廚
“我是宗主望心至尊!
所有广心宗弟子停止布置阵法,彻底宗门区域,尽可能远离!
动作快,能飞多远飞多远,不许以任何理由逗留!
无量穿越之一眼定情 哆哆丄小姐
长老全部来鳞山集合,集中力量抵挡撞击,抓紧时间!”
在一声声带有精神波动的钟声催促下,各座山峰升起一道道流光,向四面八方飞远。
同时有一百来道流光往鳞山顶汇聚而来,那是广心宗一百多位长老。
长老们齐聚于雷音殿前的广场,宗主马清从殿顶落下,抬头又看了眼天空。
“希望诸位不会怪我命令弟子们撤走!”
“宗主做得对,弟子是广心宗的未来,必须让他们安然无恙。”
“没错,我们这些老骨头年龄也不小了,能多保住一份宗门基业就是最大的价值。”
“宗主,接下来怎么办,您直说吧,我们都理解!”
漫漫路思远 蝶舞烟霞
见长老们纷纷表态支持,马清脸上流露欣慰之色,抱拳向大家行礼。
“我们快进入雷音殿,集合大家力量,再布置一个小型永固心壁,能不能撑过去就看天意吧。”
话音刚落,头顶就传来震耳欲聋的敲击声。
流星穿透空气所带来的气流冲击,已经撞到了守山大阵顶端,大阵开始像敲过的鼓面一样剧烈晃动起来。
宗主与长老们赶紧冲进雷音殿,尽可能快地布置阵法,每个人都恨不得多生两条手臂。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