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w6z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愛下-第四百八十五章 獸潮,蓄勢待發!讀書-kafqn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幸好,孟超出手快了半秒。
三名悍匪,全都来不及激活晶石炸弹。
而在他们掏出新的晶石炸弹之前,孟超已经像是一团旋风般,劈头盖脑笼罩过去,将三名悍匪轰成肉泥。
这时候,“食人鲨”周冲亦击倒了十几名悍匪。
天境巅峰强者的生命磁场完全张开,相当于一座唯我独尊的领域,置身其中之人,境界差距太大,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他的出手比孟超更加凶残,被他轰飞出去的悍匪,往往四分五裂,残肢断臂上都带着触目惊心的伤口,巨大的锯齿状撕裂伤,好似被真正的鲨鱼袭击——“食人鲨”的赫赫凶名,便由此而来。
很快,房间内外的悍匪,都被两人剥夺了战斗力乃至生命。
只剩下外号“刀哥”的陈豪。
此人在天花板崩塌的一瞬间,就当机立断,往窗口跑去,想要跳窗而逃。
可惜他缺失了一手一脚,虽然安装了灵械义肢,却被“食人鲨”周冲释放的灵磁力场干扰,关节内发出“咔咔”的声音,齿轮卡在一起,运转不灵,反而变成累赘。
等他一瘸一拐跑向窗口,刚刚爬上去时,孟超已经结束战斗。
就在他一跃而出的刹那,孟超猛地甩出链刃,正好缠住了他完好无损的那条大腿,寒气森森的刀刃,抵住了他的大腿根部,一把将他扯了回来,重重掼在地上。
周冲跑过来,正想提醒孟超,搜一下这家伙身上有没有狗急跳墙的武器,或者隐秘的通讯器。
孟超却比周冲想象中老练许多,双手化作两团灰雾,在“刀哥”身上飞快摸索,摸出一柄淬毒的匕首,两枚指甲大小,用来破坏枷锁或者门锁的微型炸弹,一支腐蚀性极强的酸液,以及一部暗藏在缺失的后槽牙位置,可以用牙齿磕碰来传递信息的通讯器。
自然,还有三枚神变胶囊。
不过,“刀哥”和那些傻乎乎的悍匪不同,非常爱惜自己的小命,是不会随意服用这种透支生命的禁药的。
见身上所有的救命法宝都被一件件搜出来,“刀哥”面如死灰,瘫软在地。
周冲环视四周,见所有悍匪都像是死狗般蜷缩在地,稍稍松了一口气。
事已至此,也只能向指挥中心,汇报这里的情况。
“对方的警惕超出我们的预计,幸好孟超及时提醒,我们当机立断,抓住了外号‘刀哥’的陈豪。”
周冲道,“给我们一些时间,一定能逼问出幕后主使者的情报。”
“可以,但一定要快。”
聂成龙道,“现在局势又发生了新的变化,除了刚才说的,有三个居住人口破万的大型小区,陆续发现了丧尸病毒和血纹花孢子肆虐的迹象,城东,城西,城北,包括碎星湖区在内的几个大型开发区,还有刚刚砸下大量资源,建设起来的晶石采矿场和冶炼厂周围,都出现了兽潮爆发的征兆。
“现在还不明确,究竟是几级兽潮爆发,有没有地狱凶兽甚至末日凶兽,在普通怪兽后面坐镇。
商後
“但这么要命的节骨眼上,三个不同方向同时爆发兽潮,显然不可能是巧合。
“这几座晶石采矿场和冶炼厂,都是龙城本年度和下一年度的重点工程项目,亦是我们彻底推平怪兽巢穴的大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是绝不可以被兽潮淹没的。
“所以,除了赤龙军提升到最高戒备之外,又有大批高端战力,乃至神境的巅峰武力,离开主城区,前往各处晶石采矿场和冶炼厂驻防了。
“倘若这时候,巢城内的局势无法控制,令战火在我们的腹心之地点燃的话,就非常麻烦了!”
聂成龙说完,通过神经数据战术链,向资深猎杀者们的视网膜上,传送了几段来自城外新开发区和晶石采矿场的视频。
过去一年,龙城向四周的拓殖风格,是有些激进的。
为了抢占灵气浓郁,地底灵脉凝聚,矿藏丰富的战略要地,很多前进基地都像獠牙般深入荒野,周围被迷雾笼罩,非但射击视界相当不清晰,灵磁干扰还很容易影响超凡者的战斗力。
换成十年前,龙城人绝不敢在这样的地方,砸下天文数字的资源,大兴土木。
但在怒涛山脉之战,以及后续的一系列绞杀战中,人类至强者一口气斩杀十几头末日凶兽,至于地狱凶兽更是不计其数,几十座凶兽之王的巢穴都被连根拔起,大量凶兽不得不成群结队迁徙到怪兽山脉更深处,甚至见到人类战车履带掀起的烟尘,就望风而逃。
龙城人已经有很久,没见识过什么叫真正的兽潮了。
战略反攻如此顺利,自然有不少人生出骄狂之心,甚至说出了“我们人类,生下来就是要被包围的”这样霸气无比的话。
无论超级企业还是无证拓荒队,更是争先恐后到城外抢占地盘,虽然生存委员会和超凡塔都三令五申,要大家注意控制和保护后勤补给线,要按照龙城整体规划行事,不要胡乱扩张。
但在300%的利润面前,连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市民,都敢从狮虎类怪兽头上拔毛,更别说那些野心勃勃,渴望一飞冲天,建功立业甚至青史留名的超凡者了。
大家都在抢地盘,谁老老实实听超凡塔的话,谁就失去了获得海量修炼资源的机会,就会处处受制于人,永远不可能触及到传说中的神境——这是每一个超凡者,以及每一个超凡者组成的势力,都无法忍受的事情。
这样的野心,是一把双刃剑。
好的一面,野心驱使着超凡者们,在短短一年内,令龙城的控制面积扩大了整整三倍。
坏的一面,膨胀三倍后的龙城,终于达到,甚至在不知不觉中超过了阶段性的扩张极限,再度陷入北线攻势时,处处都需要设防,兵力捉襟见肘,主城区四面漏风的窘境,甚至比那时候更加糟糕。
毕竟,彼时的龙城,只有一条通往北方的后勤补给线,以及北边的“碎星湖区,墓碑森林,怒涛山脉”要重点设防。
现在,东西南北,类似碎星湖区规模的新开发区和晶石采矿船,却四面开花,比比皆是。
直到此刻,龙城人才惊觉,自己似乎步子迈得太大,有点儿扯着蛋了。
可惜,为时已晚。
各个前进基地和新开发区周围的迷雾中,都浮现出怪兽鬼魅的身影。
虽然被迷雾遮蔽,看不清怪兽的种类和数量。
但从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来看,数量绝对少不了。
现在,怪兽正在迷雾中调兵遣将,积蓄力量。
一旦兽潮如惊涛骇浪,从迷雾深处狂涌而出,将带给人类延长数倍的防线,最严峻的考验。
当然,受益于大肆扩张带来的海量修炼资源,这一年来龙城强者的数量和平均战斗力都有大幅提升,未必扛不住这一波四面合围的兽潮冲击。
甚至,依托犬牙交错,纵深数里的防线,将怪兽文明的精锐力量消耗殆尽,令怪兽沦为强弩之末,对于人类文明的下一阶段攻略,未必没有好处。
但这就意味着,在龙城外围防线上,将展开持续数日、数周甚至数月,昏天暗地,血肉横飞的堑壕战。
人类文明和怪兽文明都必须赌上一切。
如此关键的时刻,能投放到巢城内的兵力和高端战力,势必会大打折扣。
崎嶇仙路
孟超和周冲都意识到问题的严峻。
更意识到,敌人在龙城外围调集的兽潮,和龙城内投放丧尸病毒、血纹花孢子,以及巢城内的“神变胶囊事件”,三者肯定存在联动关系。
必须尽快查清神变胶囊的真相。
探花道士
控制住巢城内的局势。
无论如何,巢城绝不能乱。
想到这里,“食人鲨”周冲目露凶光,虎着脸走向“刀哥”陈豪。
“周前辈,我来试试?”
帶著女兒混美漫
孟超却面无表情拦在周冲面前。
术业有专攻,周冲或许是最高明的猎杀者。
總裁深度愛 五枂
但他以往的猎杀对象,仅仅是怪兽而已。
如果不是有着特殊的嗜好,猎杀者是不可能拷问或者虐杀怪兽的。
但在孟超的记忆碎片中,身为幽灵旅的一员,前世的自己,却经常需要从各种不同的异界智慧种族口中,打听一些消息。
孟超相信,“刀哥”陈豪的嘴巴,不会比脾气又臭又硬的矮人更紧的。
“咔嚓!”
孟超并没有抛出任何问题。
却直接踩碎了“刀哥”陈豪的脚踝。
陈豪原本就只剩右脚完好无损。
此刻脚掌却十分诡异地九十度弯折,白森森的碎骨都从血肉模糊的伤口戳出来。
他疼得脸色煞白,忍不住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却被孟超一掌拍在胸口,几乎将肺叶轰爆,把惨叫声硬生生吸了回去。
只剩周身毛孔中激射而出的冷汗,以及神经质的抽搐,显示他究竟承受着多么难以忍受的痛楚。
孟超脸上全无半点怜悯。
無關愛情 五采
当然也没有任何怜悯之外的表情。
而是对准“刀哥”陈豪脚踝伤口上方,大约一寸的距离,再次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