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mba精彩玄幻小說 白首妖師討論-第二百八十四章 先亂人間相伴-w6ows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随着九仙宗原来的真传大弟子陆霄离开,这新冒出来的小辈们,却也不仅仅是出众而已,而且甚为个性,与孟知雪和鹤真章不同,梦晴儿在名列真传之后做的事情,倒是在清江城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但方寸听了之后,却有些啧啧称奇,也不知该说是好还是不好……
成为了真传,清江六子备受关注,梦晴儿便也没少参加诸般仙宴以及事后的诸般事务,时时于人前显眼,也结识了许多六宗及诸世家的同辈修士,于是,这位知书达理,文静可爱的小仙子,很快便引起了清江无数年青炼气士的关注,成了整个清江小辈炼气士的新宠。
毕竟,跟她比起来,原来的云欢宗真传大弟子袁灵真太过低调,终日在山中修行,一年也见不到一面,只是传说中有些美貌而已,而与她同龄且一年拜入了宗门的孟知雪,又太高傲,且时常给人一种亲近不得的冷意,其他宗门吧,出众的又往往是男弟子居多……
次元世界入侵全球
于是,梦晴儿的声名与人气,在清江男炼气士的小圈子里,越涨越快。
众星捧月之下,自然也少不了暗流涌动,这家的真传对她一见倾心,那家的弟子奉为天人,更有一些是与梦仙子聊了几句话,便感觉这位纯真可爱的小仙子简直就是世上惟一懂自己的人,也不知私下里,这些争风吃醋的小辈炼气士们,进行了几番争执,又有几次决斗。
终于,某一日,暮剑宗的某位真传弟子,借着酒意壮胆,连夜御剑两千里,去柳湖城给梦晴儿买来了她心心念念的玉斋号点心,并借着表露心意时,梦晴儿垂然若泣,扭捏羞涩,道:“于师兄是个好人呢,可是晴儿现在还小,心向大道,我……我是不打算找道侣的!”
“在我心里,你……你一直都是,最体贴温柔的于师兄……”
“你忽然……忽然向我说这样的话,真是吓到我……吓到人家了……呢!”
“……”
異世從心 倆山
那位暮剑宗真传听了之后,大为感动,深深自责自己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心灵,他于百花之间对剑立誓,定要一世守护这位温柔可爱的小师妹,再也不说这等让小师妹难堪的话……
当夜,梦晴儿在湖边笑出了声,破境凝光!
于是,她声名更响,已经有了清江第一美人儿之称了……
……
……
“果然,只要找到了路子,每个人都有天骄之质!”
方寸知晓了这些同窗们的消息之后,都不由感慨得摇头叹息。
重生成樹
当然了,他其实也清楚,这话倒非全对。
明了心间所想,道心坚定,当然对自身修行有益,可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真的如此突飞猛进,自己的这些同窗,能够表现如此出色,其实也与他们自身的天资有关,毕竟,这些同窗在清江诸宗之间,看起来有些平平,但实际上,却都是从柳湖城万千人中脱颖而出的啊……
他们本就不凡,又得了自己的引导,再加上他们也确实相信自己,才会有这等表现。
当然,这也与自己传给他们的三魔七神印脱不了干系。
“话说回来,这三魔七神印,其实与我兄长的本意,有些偏颇……”
方寸心里也生出过这等念头:“也不知将来会不会有人将我奉为魔道祖师……”
自家的兄长,先传《无相宝身经》,又在凝光境的门槛,藏了关于道心修行的领悟,方寸正是通过道心所留,再加上自己所思所见,从诸位同窗以及身边人的修行,还有天道功德谱之中得来的领悟,才推敲出了这专用来修炼道心的三魔七神印,先传给了这些同窗。
照理讲,此印本是修心之法,堂堂正正,道蕴玄深。
二嫁皇後 木多多
可是方寸如今所传,却只是帮着这些同窗们明了心间所想……
此法给了孟知雪,那便是帮她坚定了信念,看起来很像是正经的修心之法,但到了鹤真章与梦晴儿,甚至是雨青离手中,便多少都有些跑偏,某种程度上,简直如同魔道之术。
棄婦的美好時代
方寸心里,都忍不住想起了前世的某些有关正魔二道的争辩。
魔道功法,进益奇快,远超正道功法,可是到了后来,却会魔障丛生,走火入魔。
正道玄门,进境缓慢,但却根基扎实,更有可能登堂入室。
如今自己传的这三魔七神印,其实就有点魔道功法里进境奇快的意思……
甚至说,如今他们还只是刚开始。
更惊人的,还在后面!
此法若是落在了旁人眼中,在没有自己监督引导的情况下修行,很有可能会在这个世界,造就出一批类似于梅超风一样的邪道高手,到了那时候,方寸身上的罪过,怕是就大了。
棄妃攻略
当然,大归大,感慨归感慨,事还是要做的。
兄长既要将火种带到人间,自己当然要为他实现这个愿望。
第一步,先乱了这人间!
第二步,准备火种!
第三步,高台看戏!
……
……
“常人修行,凝光至金丹,不过是温养神意,炼通心神而已!”
“而我那位天才兄长,他是直接立宏愿,结金丹!”
“那我呢?”
感慨于自己那些同窗进境飞快的同时,方寸也在想着自己的修行。
如今他也已经破境凝光,只是和常人不同的是,他修炼的是《无相宝经身》,从这一步走出来开始,他的修行之路,便已经与常人不同,需要自己摸索,推开那一扇扇的门。
“我有功德六十万,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上涨!”
方寸暗忖着:“若是将这所有功德,尽皆转化作法力,我会直抵凝光高阶!”
此前的方寸,赚取功德,都是靠了自己去做一件件的事,做一个个的任务,可是在底子打下来之后,便比以前轻松多了,如今的柳湖城,便已形成了一种稳定的收入,而守山宗一众弟子,也因着他此前定下的规矩,同样也在不停的为他赚取着功德,倒是愈积愈厚。
而清江城这一场大战,除了斩鬼官与治灵井得来的罪孽之外,二十万功德也给了,再加上之前斩犬魔的功德,便有了三十万新的入账,前后相加,如今他的功德,很是丰厚了。
所以方寸也很明白,摆在了自己面前的,从来不是“修行”二字。
而是推开那一扇扇门!
自己想要的火种,就在下一扇门!
……
……
“我筑基破凝光,是因为修炼了一百零八脉,融汇贯通,初步领悟了无相之妙,那么,凝光修金丹的话,路又在哪里呢?兄长似乎没有留下……不对,我家兄长别人说起他来都是老实巴交,温文敦厚,但其实多少也有点蔫坏的意思,破境的线索,说不定早留好了……”
数月以来,方寸一直在琢磨着这个问题。
暂时还没有头绪,但他也并不着急,毕竟他也知道,对于这一方世界来说,自己还很稚嫩,于修行道上的领悟与底蕴,或许连那神目公子陆霄也不如,能够走到如今的境界,是因为自己得到了兄长的遗留,而想推陈出新,推开那代表另一番世界的大门,还欠些火候。
不能着急,越着急越有可能走偏了路子。
他在等着一位老师的到来!
……
……
南凰神王,是在清江之事过去了三个月后,才来到了守山宗的。
这可真让方寸好等,当时清江一战结束时,这位女神王便给自己递了一封信过来,那时他才知道,神王已经来到了清江,可是她居然没有现身,又转身走了,于是自己便也只能继续等着她,如今眼瞅着小青柳养的豹子都已经长大了一圈了,这位神王才终于现了身……
“神王远来辛苦!”
方寸亲手为这位女神王沏了茶,恭敬的放在了她面前。
他很知趣的没有问这位女神王为何过了这么久才来找自己,因为看她面上还有杀气。
“范悟死后,我立刻回了一趟朝歌!”
南凰神王饮了一口茶,然后才看了方寸一眼,徐徐开口。
方寸恰到好处的露出了好奇:“神王去做了什么?”
南凰神王疏懒的回答:“我去朝歌老经院里大闹了一场,告诉他们,那一篇《论国》,本就是你兄长写的,要他们昭告天下,抹去范悟的名字,将此经归入你兄长的名下……”
“这……”
方寸有些无奈,道:“然后呢?”
“然后一群老家伙,疯了一样对我群起而攻之!”
南凰神王淡淡道:“他们非但不肯改,还硬是将范悟的名声,推得更高了,几乎要名留青史,也是因为这件事,平时最喜欢内斗的他们,倒统一了起来维护那已死的范悟,他临终时留下的遗策,倒是得到了极大的声援,想必仙殿的旨意就快落到鼋神国来了……”
“这……”
方寸实在不知道该称赞还是该劝说。
给范悟留个美名,是自己的承诺,这位女神王去闹,自然与自己的目标不符。
可那一道遗策,想要实施,原本没这么简单,他已经做好了等上几年的准备,却是没想到,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南凰神王,竟无意中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大大推进了这个过程……
如此看来,将清江打造成适合播种的土壤这个目的,倒是能更快的达成了。
微一沉吟,便不置可否,只笑着道:“神王跟他们吵了这么久,可吵赢了?”
“吵输了!”
南凰神王面无表情的道:“但我踢翻了那老头子的拐杖,害得他摔了一跤!”
方寸顿时有些无奈,打老头子这个习惯可不好啊……
而南凰神王则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说,只是冷冷淡淡的交待了一声,便随手一拂,将一个嵌金的琉璃匣子放在了案上,眼也不抬的道:“从老经院出来,我便又去了丹鼎山一趟,逼他们炼了一颗丹药拿来给你,那群老家伙白吃俸䘵,活做的慢,所以才等了这么久!”
“丹药?”
方寸闻言倒是微微一怔,隔着琉璃,他能够看到那颗丹药的模样,居然隐约蒸腾着紫气,像是灵光流转一般,时时缠绕在丹上,不停的幻化,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符文形状……
哪怕不用打开匣子,他也知道这丹药极为不凡,只是心下有些诧异。
好端端的,为何要特地去给自己寻丹药来?
而南凰神王则是若无其事,只是看了一眼方寸的满头白发,淡淡道:
“此乃仙阶上品生生造化丹,用来补你根源的!”
“……”
“这……”
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却忽然使得方寸心间一震,滋味竟有些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