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dnq精品都市言情 我是演技派 起點-第六百三十三章 我會崩潰的-bgtxf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四月初,夜。
“老爷,阿新那里你准备怎么答复?”
施楠生泡了一杯参茶端给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块画板勾勾画画的徐老怪。
那些鬼事兒
这人老了,需要保养。
徐老怪放在手里的东西,接过参茶抿了一口,沉默片刻,抬头问道:“你觉得呢?”
施楠生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道:“剧本不错,而且我也问过陈果富,这个本子他确实参与过,而且一开始很想执导。只是因为阿新不愿意接受华艺兄弟的投资,才不得不忍痛割爱。他倒是挺认同那位高群叔导演的,觉得是个不错的导演人选。”
“阿新为什么要拒绝华艺的投资呢?”徐客感觉很新鲜的问道。
他做了几十年的电影,哪怕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一部电影的投资很多时候往往都是多元化的,分摊风险,资源共享。除非是那种自信能够稳赚不赔的项目,才敢有人吃独食。
“原来我以为可能是因为博纳和华艺的竞争关系,但听陈果富的意思,好像是阿新对这部电影有足够的信心,不想更多的入局分一杯羹。”
“噢,难道阿新这么有信心?”徐老怪顿时惊讶道。
“你可千万别小看他,如今他在内地电影圈是出了名的眼光好,你别忘了两年前的《石头》,还有去年的《双驴记》。”施楠生提醒道。
“……”
徐老怪顿时无言以对,想想当初自己拍的那部投资一亿多的《七剑》在内地市场仅仅只有八千多万的票房,而人家一部投资甚至都没有《七剑》十分之一的《石头》却拿下了将将要破亿的票房。真真是让他情以何堪啊!
而且他拍了这么多的电影,就是在华语圈打转,从未在国际上证明过自己。别看他一直以商业片导演自居,但要知道每个导演的心中都藏着一颗文艺心。并不是说他不在乎,而是够不到而已。
施楠生看了他一眼,夫妻这么多年,她对徐客太了解,虽然外界都说的老了,过时了,但是施楠生心里很清楚,这个一直以来让她深爱、让她崇拜的男人,从来没有失去过雄心,如今只不过是蛰伏而已,总有一天会东山再起,重新证明自己的。
“还有件事情,上次陈果富还跟我说他的那个《狄仁杰》的剧本弄的差不多了,准备明年启动。”施楠生又道。
“他这个《狄仁杰》终于弄好了?”徐客愣了一下,继而笑道。
陈果富的这个《狄仁杰》,他知道,早在十年前就开始搞了,一开始还想请他执导。但是搞搞停停,中间又经历了哥伦比亚公司中国分部的关门,然后陈果富本人又加入华艺,前几年基本上都是在幕后帮冯晓刚操作项目,这个《狄仁杰》又停顿了下来。
網遊之箭破蒼穹 灬曉風殘月灬
施楠生却看着他认真道:“他还是请你执导这部戏,但是有个前提是你要给他一个说服老板的理由。这是个大制作的项目,成本可能要超过一个亿。”
徐客不由再次沉默了。
好几年,他就和陈果富谈论过这个项目,说实话他也很喜欢狄仁杰这个题材。但是当时的他正处于事业的高潮,而且一心想翻拍特效大片《蜀山传》。原本说好等完成了《蜀山传》,再拍《狄仁杰》。
结果《蜀山传》扑街,于是当时陈果富所供职的哥伦比亚公司显然对徐老怪这种所谓特效大片失去了信心,暂时搁置了这个项目,转而投资了何评的《天地英雄》。
而徐客蛰伏两年之后重新出山,雄心万丈的准备复制自己曾经成功的《中国往事》系列,准备打造一个梁羽生的武侠世界系列。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哥伦比亚公司中国分部因《天地英雄》的巨额亏损,值得关门了事。而徐客的所谓《七剑》三部曲,头一部就扑街。
如今又过了几年,陈果富居然还念念不忘《狄仁杰》,而且还是投资上亿的大制作,难免让徐客这颗不安分的心,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他也很快就被听明白了施楠生的潜台词。
“你的意思是让我接下《风声》这部戏?”
讀心術 西門吹牛逼
话虽然不是疑问句,但是意思是肯定的。
施楠生只是朝他抿嘴笑着耸耸肩。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陈果富就是在帮贺新当说客。给他一个说服老板的理由,光凭现在徐客正在拍的这部《女人不坏》,显然是不现实的。徐客还需要一部能够拿得出手的作品来证明自己。而目前看来《风声》就是最好的选择。
都市天龍
徐老怪是个干脆的人,稍稍沉吟片刻便点头道:“好,你跟阿新谈一谈。”
既然是证明自己,那么就不可能是监制,而是他要作为导演的身份来参与《风声》这部戏。
至于是不是联合执导,这个问题不大。一方面陈果富对这位高导演是认可的,另一方面徐客目前还无法抽身,至少要等完成手头这部《女人不坏》才行。
……
夜,家。
四月初,暖气早就停了,但晚上还是有点凉,程好穿着一身粉色带斯诺比图案的天鹅绒睡衣蜷缩在三人沙发的角落里,脸上敷着面膜惨白兮兮的。
贺新穿着同款的蓝色睡衣,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电视机没开,客厅里显得很安静,两人各自手里捧着剧本,偶尔发出翻动纸页的沙沙声。
学习氛围很浓,就连串串也乖巧的趴在狗窝里。
“啊!受不了!”
程好突然惊叫一声,把剧本扔到一边,整个人打了个寒战猛地坐起来,一副浑身不自在的样子。
突如其来,不光把贺新吓了一跳,就连串串也吓了一个激灵,从狗窝里跳起来,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迷惑且警惕地看着女主人,摇了摇尾巴,往前走了两步,可能感受到从女主人身上散发出的冰冷之气,顿时停下脚步,一个拐弯,小跑到男主人的脚边,蹭蹭男主人的小腿,呜咽着。
贺新赶紧摸了摸狗头,安慰了一下,同时望着女朋友诧异道:“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程好撇着嘴,想到刚刚看到的情节,又忍不住打了寒颤,道:“噫!每次看到这个绳刑,我这脊梁骨发凉,浑身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
“呃……”
这个贺新还真的没法说。如果说原版的《风声》中哪个画面让他印象最深刻,当然是几个大汉架着周讯骑跨在一根布满毛刺的粗麻绳上反复拉扯,染红的白裙子、血淋淋的麻绳,还有周讯那撕裂的惨叫的那个画面。
就算贺新是男人,但是每每想到麻绳摩擦的那个娇嫩的部位,也不由让他毛骨悚然,甚至下意识的夹紧双腿。
但是站在施刑者的角度,如何让受刑人最恐惧、最痛苦,直至不能忍受,才是他们的目的。
師弟太會刷好感度啦 一只南心歌
当初决定让女朋友来顾小梦这个角色,贺新最为难的就是这个情节,用自己的女朋友代替原本印象中的周讯,说不定将来还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影响今后夫妻的生活的质量。
但同时这个镜头不但对于演员来说是非常出彩的,而且对于电影本身更增加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和爆发力。
总之,心里难免有些矛盾。
“那你能演吗?”贺新犹豫着道。
他还真担心女朋友演不了。
“不知道!”程好摇摇头。
她现在甚至都不敢想象,只要脑子里一出现剧本中描述的那个画面,她就忍不住会发抖。
“这个实在太残忍了,如果我是顾小梦,我一定会崩溃的!”
说着,她还一脸余悸道:“英雄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
贺新暗暗叹了一口气,只得安慰道:“慢慢来吧,反正还早。”
程好此时彻底没了在看剧本的心情,又想起来问道:“哎,对了,上次你说请徐客导演,那边有回音了没有?”
仙武大明星 上江君
虽说徐老怪之前接连搞砸了两部大制作,但是在演员心目中他依旧是传说中的大导演,依旧特别希望能跟曾经创造出无数经典银幕形象的大导演合作。
“还没有。”贺新郁闷的摇头。
自从上次跟徐老怪和施楠生谈过之后,这一转眼差不多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那边至今还没有任何回音。
“真是麻烦!”
程好烦躁的双腿在沙发上蹬了两下,不甘心的问道:“那你说,徐客导演有可能答应吗?”
“现在还不好说。”
虽说当初他和徐客、施楠生谈的都挺好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里也难免有些打鼓。他一直忍着没有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免得给对方留下上杆子的印象。
计划等到《女人不坏》杀青后,如果那边再没有回音,他就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考虑和陈可欣或者陈家上谋求合作了。
贺新现在不想聊这个话题,免得心烦,岔开话题道:“你们公司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哼,还能怎么样?分家是必要了!花姐都已经在SOHO现代城那边租了新公司,正在装修呢。老吴今天还找我了……”
程好的话说到一半,贺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当他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时,顿时眼睛一亮,忙不迭的接通电话:“楠生姐,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