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sei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攻約梁山-722節破賊5熱推-m143x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肌肉男猛汉们并不擅跑,猛士营的将士身体自重就很大,加上一身太重甲,不可象瘦子那样轻灵快捷,但仅仅箭距内几十米的距离,大步狂奔下也眨眼就冲到了贼寇阵前……
贼寇弓箭手被面前的密集同伙挡着,弓箭攻击失效。
前两排的刀盾及长枪贼寇则是全都大吃一惊:这伙梁山人竟然箭射不入?杀不死?……这太可怕了。一边惊骇恐惧乱想一边在贼目急眼纷纷疯狂喝喊催促下把坚着盾或挺长枪慌乱迎战……
当先冲近的火万城已放臂微抬头,瞅着凶狠乱扎向他的七八只长枪,他眼中暴闪厉芒,双手抡动巨刀,霹雳般大吼一声横刀狂猛一扫。
扎向他的长枪在锋利巨刀下咔嚓断了大半,没断的也全荡开了,甚至被他强横的力量震脱了手,飞了,飞向密集贼群引起一阵骚乱惨叫,显然有贼倒霉被飞来的横祸伤到了。与火万城交手的枪贼则齐齐震得向后栽歪,火万城抢上一步反手凶猛又一刀横扫,六七个盾贼顿时脖子切开,鲜血猛喷倒下。火万城越发凶猛,狰狞罩面甲中目光噬血如魔,不避狂喷的鲜血反而迎着继续大步抢进,又一刀暴扫,在盾兵后正栽歪着还没站稳的那些枪兵转瞬成了第二批喷血倒下的…..
至此,火万城已突入贼阵,巨刀狂舞,对左右前三面连着就是狂猛三刀,长长的刀锋所及的这三面的弓箭手、长枪手和刀盾手没怎么反应就悲催斩到了,哗,在火成城周围倒下大半圈。
附近的贼寇只感觉这个他们全都需要仰视的已闯进来的凶甲巨人是个地狱魔神,这是来喝人血收人命来了,无论胆大胆小的都吓得不禁面色大变,纷纷仓皇后退,有的则惊呼:魔鬼呀——
魔鬼不只一只。
后面的猛士营将士紧跟着就凶猛杀到了。
火万城的副将,一个同样两米的巨汉和火万城一样几刀破开了贼阵发着骇人的咆哮杀入阵中。身后的将士从正副统领强横生撕开的两个缺口凶悍冲进去,大刀纷纷狂舞,几眨眼间就砍倒了周围一大片,真正是杀人如斩草,无人可挡。
至此,封堵住这处街口的贼寇防线已经残破了,何况还有其它力士将士勇猛迎着长枪林也照样斩开了成片的缺口猛杀了进去。
盾箭枪三重最有效防御挡不住冲击,剩下的贼寇能做什么?
他们就算凶悍没吓崩了还有胆子攻击,也幸运的能把刀枪狠狠攻击到敌人身上,却也几乎伤不到力士分毫,只有被似乎浑身刀枪不入真是魔鬼的猛士大汉们以强大的力量、锋利的刀锋、凶猛的进攻,还有队友间娴熟严密的配合给一片片轻易杀伤砍倒……贼寇们九成以上没有甲遮身啊,就一身盛夏的汗臭单衣,甚至仅仅是赤膊半敞怀的短褂子,哪经得住这种人形坦克的凶猛打击。
猛士营迅猛突进,连片起伏的大刀就是披甲战马群挡在前也得被劈碎…….赵岳之所以在梁山专门创立这个兵种,其实一个目的就是重现唐代重甲力士挥舞斩马刀阻击铁甲重骑兵的壮观。
宋代也有斩马刀。
但不知是因为朝代在前进,钢铁技术却失传了,反不如几百年前的唐代,导致所造的斩马刀质量不行,无法象唐代那样发挥战场定海神针一样的作用,还是因为造价太高昂了,组建斩马重甲营耗费太大,朝廷无力承担这巨大花费或是觉得不划算舍不得如此花费,亦或是宋人远不如唐人那样勇猛好战勇于牺牲或强壮,国家挑不出足够的强壮有力又能不畏生死的猛士……到底是什么原因,谁知道呢?反正,曾经在唐代威震天下的这种阻击骑兵、破坚阵…..专门攻坚破难的强大步军兵种是不存在的。
赵岳是最顶级的材料专家。
以他身在宋代对宋国的钢铁技术的全面了解和认定,知道宋国的钢铁技术确实不大行,造的刀甲什么的要么质软要么质脆,强度不行。这与中国铁矿品质差提炼难有关,但,赵岳清楚不行的真正根子在哪里。
说到底是轻贱工匠,而且舍不得在技术上投入而已。
有技术研发上的那么多钱,有奖励工匠创新那钱,花在宽袍大袖,高冠缚带,锦衣华服,.建华楼美宅,养成群美婢,买人参燕窝……补品健身,玉面修身…..赞助青楼花魁大赛、办美色与士子欢宴,吃喝玩乐亨诗词酒色风流……携美游山玩水…….或是装自家腰包里,它难道不更香吗?
絕品修真邪少 三風清
最後一個道士Ⅱ(道門往事)
士大夫文人们向来就好这个。
政治风气优厚宽松的宋时士大夫更放浪好这一口….终是文武都热衷这个……往家里捞的和奢靡腐败的钱都远远不够官员们花的,宋国虽富,却哪有余钱奖励什么工匠搞什么科技传承与创新?
宋王朝在发达的文明富裕的背后是极度的虚荣懦弱放浪虚弱丑陋腐烂不堪,却敢轻狂自大。
统治者包括大商人在内,极度富裕轻松自在快活享受过了,倒霉的仍是负责用血泪和生命创造财富的一代代百姓。在极度并唯一推崇的儒家道德社会中,百姓果然也是只负责生产与牺牲,不负责享受的群体。百姓就没有资格享受,人形牲口尔,连谈一谈奢望一下都不配甚至有罪…….
宋王朝之虚伪与罪孽,注定是个专为异族蛮子积攒财富的耻亡国度。
………………..
阵列前部的贼寇在猛士营的雷霆打击下,最没什么防御力的弓箭贼是倒下最多的,没几个能有机会挤过后面的密集贼寇阵逃走。贼寇的弓箭阻击力量遭到近乎灭绝怕瓦解,其它贼寇惨叫惊恐疯狂后逃,一时把后面的阵势也搅乱了,但在这的贼寇终归是最凶残强悍的主力。他们万万舍不得集中在这的一处处如山财富就这么失去,所以即便惊惧梁山军的这只魔鬼部队,却还能在贼将贼目的疯狂喝令指挥下奋勇进行反抗,而不是也吓倒了跟着前面的冲击崩溃败逃。
说到底是欺负这只部队虽强却人数太少,感觉自己人多有足够优势能拼得过,侥幸心理。
马元看到密密麻麻的贼寇挺着密密麻麻的长枪在乱糟糟却如雷般凶恶嘶吼中猛扑猛士营将士,他立马就知道贼寇还在依仗什么、想干什么。
他没有挥军增援猛士营,而是调早准备好的弓箭队上前密集放箭。
上校的臨時新娘
人多有用?想以人多耍凶狠取胜?我看看你是命硬命多还是我的箭硬箭多……
梁山弓箭手相对镇定并娴熟地轮番连续张弓抛射。
箭雨越过猛士营将士正战斗的地带,落入更后面的贼群中。
在众贼头指挥带动下如发了癫狂一样正凶恶堵上去做扑击的众长枪贼顿时一片惨叫惊呼……密密麻麻晃动的瘆人人头黑影顿时稀疏了不少,在随即又一阵嗡的声音中,狰狞晃动的人头更少了…..箭雨覆盖下的幸存枪兵贼寇浑身毫无遮挡物也无处可避,只要被重力加速的箭碰到了往往就是非死即重伤,很多人是脑袋顶、脖子、后心中箭,就算能撑着逃走却哪还可能有命可活。
梁山军的箭雨却连绵不绝,并且一步步向前延伸,把更后面的密集贼众笼罩在内…….
猛士营要面对的敌人迅猛减少,压力一轻,精神也大振,暴发更凶猛,突进得更快了。
这时,马元一声令下,早等得心火热不耐烦的步军或水步军战队将士暴发惊天动地的呐喊,奋勇奔涌向猛士营将士没顾及到贼寇处,刀枪晃动中杀得本就心慌转着眼想逃的贼寇成片倒下。
傲世九天 韓墨
但即便这样,贼寇仍没崩溃逃走,在贼将反应极快的指挥下,无数盾牌出现了,护着刀枪兵再次密实了阵式妄图破掉对手攻势,显示了贼寇的一定战斗韧性和坚持,仍是自恃人多拼得起。
这种坚持,挡不住猛士营的突击,但也意味着必有一场苦战。
贪婪而残暴到几乎丧尽了人性的主力贼寇没那么容易认输。
这倒是让马元着实意外了一下。
在他的印象里,在他的预想中,暴民武装最缺乏的就是战场血战到底的勇气和韧性。民暴,无论闹得多兴盛多大多狂却总也打不了硬仗,总是一遇到可怕对手,一看到死伤惨重就会崩溃。
遇弱群起争相奋勇而上,遇强就争相退避急急绕行逃走,这才是起义民军的常态。
马元搞不懂就这么一群地痞恶棍刁民——最贪图享乐却也最自私怕苦怕死的东西,怎么就能在短短而反的时间就具备了相当的凶顽敢战性。
他也没时间想这些,也不忧虑遭到坚持抵抗。他,或者说是梁山军还有后手。
就在两军胶着混战时,忽然,后部贼军中的贼目尤其是骑马或有什么显眼处的贼军大将不少的身子猛一颤扑通落马或倒下,都是遭到远程袭击冷箭的暗算。
贼军大骇,急看向街道两边,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街边房舍或院墙上也出现了敌人。这是梁山斥侯军。
斥侯军,如非必要,是不会拼命硬战的。他们有特殊任务,讲究的是侦察、突袭,取巧。
梁山斥侯将士没参战街道上的正面硬攻。
他们避开街道之敌,发挥特长,翻墙越屋绕到了敌阵两侧,先以强大的偷袭与小队硬战之能清除防守在院子屋舍的不多精锐敌人,也是防止这些留守的贼寇在败逃急眼下丧心病狂放火焚毁就屯在这一带一个个房舍中的粮食布匹等财富,然后分出人手上墙居高临下暗算贼主要人物。
蛇无头不行。
对贼寇来说,再是凶悍顽强的团伙,若是老大或主要头领大量阵亡了,贼众也就立马散了。
贼寇万没料到梁山人有刀枪不入魔鬼一样强大的部队,竟然还有另一种强大可怕的力量。主持这边大战的主贼将遭到重点暗算已落马没了动静,不知是死是活,其它头目也死伤不少,没了主心骨,加上本就早已惊惧,只是太不甘心在坚持坚持而已,这下是彻底胆寒没指望了,崩溃……
耐色法神
此主路街口的失陷,梁山军杀了进来,直接导致整个这一带防区的被破。其它街口的防御再成功也没了意义,再坚持下去只会变成腹背受敌,必遭到最凶猛的前后夹击,那时逃都没了路。
孙茂德的这位总留守兄弟既气又急,原本还凶强红润的脸色变得灰败不堪。他知道,完啦,辛苦这么久的努力全完啦!
超級美食家
这守不住啦。
以梁山军出人意料的强悍善战,不用多久,他这个指挥中心也会遭到攻击。
气恨惊惧交加,这家伙发狠暴喝下令:告诉弟兄们把东西全点了烧啦。我们这守不住的好处也决不能就这么轻易便宜了赵岳狗贼……
他是打算烧毁屯在这一带的全部粮食布匹……甚至包括占有的却突围带不走的女人,不怕火烧的钱,能带多少带多少,赶紧逃离此地,不然,只怕是得困在这,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惨死这。
梁山人对敌人对恶的惩罚的凶残之名,他也是很清楚的。
他知道,以他的高级贼寇身份和杀了太多人做了太多丧尽人性的事的血腥罪恶,若是落入梁山军之手,那后果指定是不敢想像。传说的那样传统项目,活埋肥地只怕是最轻的最便宜的惩罚。恶贯满盈,罪孽深重,不知会有什么恐怖新奇令人无法想像的折磨手段会在他身上上演…..
这家伙能混成个人物自有特色,下了命令后却是乔装弃众与心腹几个利索先溜了,根本不管放火计划会完成得怎样,更不管还在厮杀的各处部下,自己能脱身逃走就好。果然是贼寇作派,即使已起了开国封侯封王的富贵心和自信,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符合当官贵人,却贼性难改。
他也幸好溜得快,不然还真的被梁山军作最重点对象拿住或当场杀掉。城中贼寇中可是混有梁山特务的,对这个留守贼首的住处及相关保卫等情况都有侦察掌握,特务会带人精准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