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hql都市言情 神魔書 血紅-第三百零五章 脫罪之法閲讀-yu5d9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十一月一日,中午时分。
一名相貌姣好,身穿黑色女仆长裙的少女,敲响了乔的房门。
两刻钟前,几个禁卫给乔送来了一小推车的大部头书籍——帝国现行的法典,梅德兰大陆各国现行的法律,梅德兰大陆公法,以及梅德兰大陆通史,帝国通史,梅德兰各国大事记等等。
这些书籍,在血木棉堡的图书馆里就有,禁卫们送书上门的时候,特意的提点乔,如果他不愿意使用这些其他人翻阅过的旧书,血木棉堡可以去帝都书店里,给他采购一套全新的。
当然,为了这些全新的书籍,乔要付出一定的服务费。
乔收下了这些书籍,将其放在了二楼的图书室书架上,女仆敲门的时候,乔正陷入了选择障碍症,不知道从哪一本书籍开始着手阅读。
女仆带来了一大早对面邻居,那个中年金发俊男的邀请——一如他一大早所说的那样,他筹备了一场欢迎茶会,郑重其事的邀请乔出席。
于是,乔换上了一套昨天带来的制服,跟着女仆来到了中年男子的小楼。
中年男子显然做了很精心的准备。
长条餐桌上铺了洁白的桌布,细瓷餐具、茶具,纯银的烛台、糖罐,精美的点心等等一应俱全。而且以乔的眼光品鉴,餐桌上的上百样点心应该都是高档酒店的大厨手艺,造型精美,色泽艳丽,空气中流淌着奶和蜜醇厚的甜香味。
中年男子身穿盛装,站在小楼门口,热情洋溢的欢迎乔的到来。
在乔之前,小楼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个身穿正装,头发胡须打理得油光水滑,举止大度、气质雍容的男子。他们的年纪从三十多岁到七十多岁,乔走进小楼的时候,他们无不满脸是笑的鼓掌欢迎乔的到来。
在场的那位年纪最大,身穿一套老式的贵族服饰,身上系着三条绶带,挂着二十几枚高等功勋奖章的老人第一个走了出来,无比热情的双手拥抱乔,有点艰难的踮起脚尖,和乔行了贴面礼。
“欢迎,欢迎……欢迎血木棉堡的新鲜血液。啊,小家伙,很快你就能明白,血木棉堡的温馨和愉快。这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天堂,你只需要尽情享受你接下来的人生,不会有任何的烦恼。”
“在这里,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是家人……小家伙,你很快就能知道,家人在这里的意义……啊,小家伙,你叫什么?嗯,你可以叫我……老麦!嚯嚯,我是老麦,一个曾经风光,但是现在一心一意养老的糟老头子!”
老人大声笑着,拉着乔的手,向他介绍小楼的主人,中年金发男子,老人称他为‘驴子侯爵’。老人带着一丝促狭之意,向乔解释说,中年金发男,他的生活习性,就和一头春天的驴子一样。
閨房馴妻 樓盈盈
而其他的十几个客人,他们是‘航海家’、‘枪炮师’、‘厨王’、‘小丑’……
乔想起了昨天夜里,海德的那番话——在血木棉堡,不需要登记什么资料,也没人关心你在外面叫什么,做了什么。在血木棉堡,这里的囚徒多以绰号相互称呼,以此来保守自己最后的一点秘密。
“我是,‘泰坦’。很高兴认识诸位、非常感谢驴子侯爵的盛情。”乔抖了抖双手,手腕上的泰坦之拳所化的护腕很有分量,沉甸甸的。
于是,乔入乡随俗的,给自己现场取了一个‘泰坦’的绰号。
老麦、驴子侯爵等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乔七尺多高的庞大身躯,他们纷纷点头,认可了乔的这个绰号。
欢迎茶会,就这样在一片热情中开始了。
名門嫡秀:九重蓮 清風逐月
大家在一楼大厅的一圈儿沙发上坐下,从今天的天气入手,接着相互问候各自的身体健康状况,随后话题就漫无边际的发散了开来。
女仆们忙着端茶送水,为客人奉上美味的点心。
所有人都舒舒服服的坐在这里闲聊,一切事情都不需要他们亲自动手。
乔发现,这些人虽然是被囚禁在血木棉堡,但是他们的消息灵通,极其的灵通。无论是德伦帝国的官方新闻,或者帝国贵族圈的风流韵事,又或者梅德兰大陆的大事要闻,以及各国高层的八卦绯闻等等……
但凡帝都上流社会的大人物们应该知道的消息,他们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比如说,那年纪最大的,七十多岁的老麦,他三言两语的,就将八月份图伦港仲秋血案的前因后果,剖析得清清楚楚。
“维格拉尔和罗斯,毫无疑问,他们作为帝国皇室的利刀,是合格的。”
“而图伦港的威图家族,作为维格拉尔和罗斯精心培养的一条猎犬,他们的表现,也很是精彩。”
“高地王国的小母狼,那个冲动的女人,以及几个想要浑水摸鱼的小野心家,他们在图伦港的所作所为,最终让帝国皇室占了便宜。”
極品醫仙風舞天下著
“一直以来,帝国都没有太好的机会,彻底的掌控图伦港。”
“可是这一次,棒极了,真是棒极了……维格拉尔和罗斯干得漂亮,那个威图家族干得漂亮,图伦港彻底被帝国征服,无论是从实权上,还是从法理上,图伦港彻底被帝国征服。”
“啊,流金淌银之地……帝国能从中得到多少利益!”
老麦不断的摇头:“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大一块肥肉,我们是吃不到了……”
叹了一口气,老麦端起茶杯,慢悠悠的抿了一口热茶:“维格拉尔那家伙,应该很快就会回到帝都……帝国监察部第三监察副总长,兼海德拉堡大区监察部监察长。棒极了,在现在的帝国皇室血脉中,他算是最出色的一位。”
乔愕然瞪大眼睛!
血木棉堡的这些家伙,他们就连这样的消息都能提前收到风声么?
小楼的主人,浑身透着一股子憔悴劲的驴子侯爵轻轻摇头:“这可是个冷面屠夫……他在南方特区十七年,南方特区三大行省,加上图伦港,被他干掉的贵族家族就有一百零三个……他侦破了六次大的窝案,牵连在内,被处死、监禁、流放的各级官员,总数超过六千人……”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驴子侯爵摆了摆手:“如果他调回帝都,我的一些老朋友,可是要小心了。不过,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在血木棉堡,我很安全!”
大厅内,一群人爆发出哄堂大笑。
乔耸耸肩膀,有点好奇的看着这些笑得歇斯底里的家伙——维格拉尔有这么可怕么?他干掉了一百零三个贵族家族?干掉了六千多个地方官员?
哦,哦!
真没觉得维格拉尔有这么可怕……虽然,他在图伦港的名声的确是非常的,‘凶残’!
欢迎茶会在继续。
老麦、驴子侯爵等人,他们随意的交谈让乔听得是震动莫名,这些家伙……他们的见识阅历,尤其是他们的知识底蕴,极其的可怕。
足足有一个多小时,乔甚至无法掺和他们的‘闲聊’……因为他们随口说出的一些见解、一些分析,乔根本听不懂。尤其是老麦,他的话引经据典,时常大段引用各种典故、各种法典、各种名人哲言等等……
抱歉的是,这些典故、法典、哲言……乔过去没学过,没听过,完全不知道!
乔想起了他的小楼图书室里,刚刚送去的那些法典书籍。
瞳孔里闪烁着绯红色的幽光,有点恼羞成怒的乔本能的进入了‘绯红’状态,他毅然决然的,采用了最单刀直入,最果断有效的方法。
乔拿起茶杯旁的小汤勺,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茶盏。
正在高谈阔论的老麦等人同时安静下来,一个个带着微笑看向了之前一个多小时一句话都插不上的乔——他们的笑容很古怪,就好像一群修炼成精的老狐狸,围观一只初出茅庐的小狼狗……
“我有一个问题。”
乔站起身来,看着在场的十几位‘前辈’:“本来,我向血木棉堡申请了一批法典书籍,想要自己从中找答案……但是,诸位之前的言论,让我惊叹莫名。”
“那么,我能向诸位请教一个问题么?”
不等老麦他们开口,乔干脆的说道:“有人栽赃嫁祸,将一笔市值超过二十亿金马克的盗窃案栽在了我的头上……我要如何做,才能离开这里,恢复自由。”
老麦端着茶杯,饶有兴致的看着乔。
其他人也都没吭声,一个个笑吟吟的看着乔。
过了好一会儿,老麦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毛糙的小家伙……有趣的小家伙……既然是你主动提出来了……我们也就不浪费时间了……啊,耳语森林俱乐部盗窃案……啊,威纶倚老卖老、老不要脸的家伙。”
老麦喝了一口热茶,他沉吟了一阵,然后点了点头:“乔·容·威图!”
乔的脸一黑。
这群家伙,早就知道了他的真名实姓?
难怪这老麦,一开场就开始讨论图伦港仲秋血案的话题,还直接引出了维格拉尔会调回帝都的消息。
“乔,你和我们不同,我们……帝国不可能让我们离开血木棉堡。”老麦慢悠悠的说道:“但是你……干,不过是一件盗窃案?哪怕是市值超过二十亿金马克的盗窃案,你也没资格被关进血木棉堡!”
放下手中茶杯,老麦缓声道:“我们愿意帮助我们的朋友!”
乔眯着眼看着老麦,然后逐个扫过在场的驴子侯爵等人。
“朋友?”
这些家伙,在之前的一通闲聊中,已经展示了他们的实力。一群被囚禁在血木棉堡的家伙,却依旧锦衣玉食,依旧消息灵通。
星際致富日常
毫无疑问,他们依旧有着强大的能量。
佩爾·絲蒂法
“我们,可以是朋友。”乔舔了舔嘴唇,两颗眼珠整个变成了绯红色:“我们,可以是朋友……当然,必须对我,还有我的家族无害才行。”
我愛你的漫長歲月 夏小禮
老麦笑了:“抛开一些成本支出太大,风险太高,以我们的交情,还不至于到那一步的法子……两个办法,让你洗刷清白,离开血木棉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