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zim好看的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愛下-一百六十四.清理旅館看書-elv84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杰米尼·雷德,这位不在三大组织内的驱魔人知道的消息比加维尔·约克多上许多,但也有限。更多时候他是在隐藏自身活下去而不是寻找其他幸存者。
暖情錯愛 月胭脂
“提防那些可以混进人类的怪异,它们大多拥有获取我们记忆的能力……”杰米尼·雷德的语气忽然变得迟缓惊疑,他潜意识地想到,如果某只怪异窃夺了陆离的记忆……
陆离猜到他的想法,但这种猜疑注定难以解释和证明,除非杀死一只怪异。
恰好陆离能做到这点,不过加维尔·约克说得更快,将陆离曾遭遇到那只伪装成福莱家族驱魔人的事说给杰米尼·雷德,并不忘在最后帮陆离洗脱嫌疑:“而且我亲眼看到陆离和他的助手像是切黄油一样轻易地切呃……杀死了两只怪异,它们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名門閨煞 野漁
闻言的杰米尼·雷德微微躬身,带着歉意说:“请原谅我唐突的怀疑。”
“这是对的。”
如果不是可以窥探颠倒城,陆离比他更加多疑,只是不会表露出来。
杰米尼·雷德继续分析现在的情形:沦为怪异乐园的王城里一定还有许多幸存者存在。或是独自隐藏起自己,或是像他们一样汇聚。三大组织那里也许和陆离一样能分辨怪异和人类,那里更安全,也共容易遭受袭击——乐园在这个时间降临针对的是什么所有人都清楚:驱魔人议会。
王城暂时还不允许外出,杰米尼·雷德制定了三种计划:设置安全屋缓慢吸纳幸存者;与联合组织成员汇合;单独行动清理怪异。
不过选择权归于陆离,他也可能选第四个计划——
“稍后我们去调查员基地探索。”陆离说道。“你们留在这里。”
他得先将老猎魔人获得的线索交给他们,尽管他们可能已经知道了。然后探查“乐园”的目的,以及该怎么离开。
它不可能无休止的维持下去。总会在某个时刻消失,或是爆发。
“当然。”杰米尼·雷德下意识答道,听到后半句后怔住:“我们不一起去?”
“可能存在危险,你和约克最好留下。”
杰米尼·雷德想说什么,不过就像陆离说的那样路上遭遇危险的几率很大,他和加维尔·约克不适合跟着。
“那我们能做什么?”杰米尼·雷德需要忙碌让自己不去多想。
“的确有,不过在此之前……”
陆离的黑眸低垂,落向脚下。
地板间的缝隙后面,一只满怀怨毒的眼珠正在窥探它们。
安娜的拳头如雷霆砸落,穿入地板,木屑飞溅中拎起一名中年人。
杰米尼·雷德认出了它,那个在后厨忙碌的旅馆老板。
安娜拔出陆离腰间厨刀,在旅馆老板的四肢上划过,丢掉躯干。而陆离就像用火柴点燃一捆干草般,将通灵枪抛到失去四肢的躯干上。
嗤——
旅馆老板开始气化。
“当时就是这样!”加维尔·约克激动地险些压抑不住音量。“如果我们可以解决掉所有怪异……”
知道更多消息的杰米尼·雷德没那么天真:“你知道王城里混入了多少怪异吗?几乎每一条街上游荡的都是怪异,这座城市里起码有十几万只怪异。”
哪怕数字也足够令人绝望。
陆离垂首,看向楼下好奇抬起头的客人们,和杰米尼·雷德说:“我们离开前会清理旅馆里的怪异,你们伪装成这里的主人,在窗户上涂好乌鸦标记。如果遇到幸存者我会让他们来这里。”
话音落下,安娜将残肢踢到楼下,纵身从破损孔洞跃下。另一边的陆离捡起救赎收回枪套,走出房间从楼梯下楼。
“记得暗号。”
錦衣禽獸 丼颯
加维尔·约克在身后喊道。
陆离和安娜没有立刻离开,起码楼上的雷德和约克看了几分钟猎杀怪异的话剧。清理完大厅的二人又前往楼上,挨个敲响有人居住的客房。
雷德和约克有那么一点觉得“敲响邪神丧钟”称号与陆离的吻合了。
这种随处可见的怪异力量有限,尽管它们拥有各种诡谲的能力,但所能承受的伤害比幽灵高不了太多。
陆离不会因此大意。因为杰米尼·雷德慎重的提醒自己,他曾遭遇恶灵可视之歌的袭击——还好可视之歌只是经过,并没有纠缠他。但也说明了一件事:王城里游荡的不止是怪异,还有恶灵、邪灵这些无法用常识和常规对付的怪异。
意外的是处理旅馆怪异过程中,他们发现一位幸存人类:趴在柜台上打瞌睡的伙计。他险些被安娜当成怪异处置,还是惊恐地尖叫声救了他的命。被陆离带到门外确认身份后,送到雷德约克。
处理完旅馆内的全部怪异,安娜将尸体聚拢在大厅,陆离则在旅馆后院处理垃圾的下水道里和大厅墙壁上一处指头大的破洞里寻找到枯爪的踪影。
醫婚醉人,老公別使壞
枯爪们就像围聚在岸边的鱼儿,在下水道里拥挤着,撕扯陆离投下的尸体。
他没找到熟悉的断指枯爪。
謫仙風雲 昔日西域刀客
投喂给它们三具尸体,陆离和安娜回到大厅。不需要帮忙,拿着肢体在破洞前晃过,墙壁里的枯爪们自发拆开木板,接受投喂。
第三具尸体投喂完,安娜阻拦了陆离继续的举动,提议可以将剩下的两具带走,投喂给街道上的枯爪——
重复喂食给它们不能让好感无限制积累。
于是他们从地下室里找到麻袋,装起剩下两具尸体,和杰米尼·雷德三人告别离开旅馆。
……
街道上,安娜拖动着鼓鼓囊囊的麻袋和陆离并肩。他们每次经过有枯爪存在的小巷或是路旁下水道时都会停下。打开装满肢体的麻袋,像是分发给乞丐们面包的富豪那样施舍食物。
他们看上去比怪异还要怪异,并被一些垂涎的路人认为这是浪费的行为。
安娜不打算背着麻袋到处去走,而且枯爪在城市里随处可见——没走完这条街道,身后的麻袋就空荡的什么都没剩下。
安娜丢掉空麻袋,重新揽起陆离,前往调查员基地的伪装商店:稀奇古怪杂货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