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z0p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六百三十四章 會錯意的四人-bhf5v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长安皇城,白皑皑的积雪沿着城墙延伸,积攒积雪的宫宇穹顶,还有鹅毛般的雪花飘落。
巡逻而过的宫中士卒走过清扫的台阶,冻的满脸通红,缩着脖子的宦官守着书房门外,哈着一口白气,忍着微微发抖的身子。
紧闭的门扇之中,笔直拉伸的红毯呈放铜炉,烧红了炭火有着暖意,大殿之中,沙沙的笔尖抚过纸张的声响里,暖黄的灯火照着神情专注的侧脸。
惡奴 傲骨鐵心
杨广批阅过一封奏折,放去一旁,有近侍过来轻唤了声:“陛下,时辰不早了,该歇息了。”
“嗯。”
燃烧的烛火间,皇帝似乎心情很好,难得应了一声,随手又拿过一封奏折翻阅,笑了一下:“再等会儿,今日之事不批阅完,留到明日又是一大摞,忙也不忙不过来,对了,最近宫外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西征吐谷浑杀死慕容伏允后,杨广如今在朝中威势比之以往更盛,令出宫门,无不执行,确信自己走对一步,心里自然满意,至于之前宫中出现妖孽一事,有国师在,根本不用担心。
这段时间,这位年轻的皇帝举手投足间,帝王之气越发威盛了。
话音落下,龙案一侧侍候的宦官躬着身迈着小碎步飞快站到桌角,做为皇帝的心腹人,自然明白那句宫外消息指的什么,尖细的嗓音回道:“陛下,奴婢遣去的密探回报,越国公最近很少出府。”
那边,批阅的笔尖写下字迹的一撇停了下来,烛火里,皇帝抬了抬头:“哦?”旋即,浓眉皱起,向后靠了靠,眯起眼睛。
“深居简出……莫不是想跟朕来一出,托病不出,暂避锋芒之计?”
戏谑的话声里,桌角宦官眼皮跳了跳,一旦被皇帝猜忌,将会是什么下场,宫里的阴暗,过来人岂会不明白。
此时,上面的皇帝不管说什么,这宦官只是低着头,不敢应一声。
过得一阵,皇帝重新伏案书写,沙沙的轻微声响里,杨广看着不知什么内容的奏折,一边批阅,一边张开双唇挤出声音。
這件衣服死人穿過 帝言
“既然越国公病了,给他送点药去。”
那边的宦官微微颤了一下,连忙躬下身:“奴婢遵旨。”
不久,天微微发亮,两队骑卒跟着一辆马车出了皇宫,沿着一片白雪皑皑的长街,去往西面的百官府舍大街。
滄決劍尊
郡主大人千歲
青冥的天色里,不少官员家中仆人已在街上扫着自家门前积雪,当中最为显赫的国公府邸之中,早起的家仆、护院忙碌起来,偌大的宅院,有着门客居住的偏院。
府中仆人送去早点,寒风随着门扇打开挤了进去,房里有着四个书生轻言细语,穿戴御寒的衣物,或打着哈欠走出卧房,也有站在窗棂前偶有灵感,即兴吟诗一首,送饭的仆人离开,分散四处的书生纷纷坐去桌边,拿过馒头就着稀粥填饱肚子,边吃边说起话。
“三位兄长,你们说咱四个是不是又投错人了,越国公当朝名将,为何西征都不被陛下带去?”
“……少言,此乃越国公府邸,当心被赶出门去…..咱们在京城可没宅子可住。”
“大兄,你就是太谨慎了,你看看咱们四个,满身才华,相貌也是上上之姿,不看说文武双全,可那也是经历颇丰啊,什么东西没见过?你们说是吧?”
霸王別姬(李碧華) 李碧華
“就是就是,当年南朝时,咱们打开过一个城门呢!”
…….
几句抱怨的话语之后,四人出了偏院,齐齐伸了一个懒腰,感受到雪天的凉意,缩紧脖子,双袖笼着手,期期艾艾的走去前院,梳理一些文书的活计。
隊長刁蠻妻:老婆說了算 陳紫洛
穿过月牙门,长廊四下无人时,窃窃私语的又说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越国公始终是皇亲国戚,又是名满天下之人,咱们四个投在他门下,早晚也是会出人头地的。”
“兄长这话也是在理,真叫人难以取舍啊。”
拐去前院屋檐一角,还未过去正厅那边,陡然看到前方庭院,一队人马挎着刀剑从府门那边过来,为首那人黑袍红领,头上戴的帽子,四人是认识的。
“咦,好像是一个宦官。”
狂邪道
“……快看他手里,好像捧的是圣旨啊,说不得越国公又要高升了,咱们四个岂不是水涨船高?!”
“不对不对,这些士兵怎么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满眼杀气?”
眼尖的张倜连忙拉住王风,连带另外两个书生一起退去拐角藏起来,只探出四颗脑袋,上下重叠张望过去。
“肯定不是好事。”
“嗯,我有种感觉,越国公可能要失势了,那些山野奇闻,江湖侠义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忠臣被皇帝猜忌,就是这般场景啊。”
“那怎么办?”
“自然是走了!”
四人当中,王风叫住他们,皱起眉头,目光露出少有的严肃:“我等文人,岂能没了骨气,像墙头草那般四处乱摇,越国公待我们不薄,怎能弃他而去!!”
剩下马流、张倜、赵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随后望去兄长:
庶不奉陪 仙楓紅葉
“王兄,说的没错,你说该如何行事?!”
王风看着帮人快至前院,眯了眯眼睛,两腮都鼓了起来,咬着牙关挤出一声:“我等读书人,寒窗苦读为的什么……”
陡然出了藏身的拐角,朝那边过来的宫中宦官、士卒冲了过去,脸上瞬间挤出谄笑,双手一拱,躬身就拜。
“公公是找寻越国公的吧,在下王风,为你带路,这府中我熟悉的很!”
那边三个书生听到这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跟着出来,脸上立刻笑的露出牙齿,躬下身:“我们都来带路!”
为首的宦官表情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堆起笑容,看着四人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翘起兰花指。
“那四位才俊,就给咱家带路吧,偌大的国公府邸,省得咱家迷路。”
四人互相看看,跟着笑起来,连忙走去前面两侧,轰走护院还有赶来的管事,朝那宦官做了一个请字,兴奋的领着他们穿过前院,径直去往中庭,这个时辰,他们知晓越国公应该在那边吃早饭,看会儿书籍。
“对了,这位公公,你们寻越国公何事啊?”
那宦官斜眼瞥了瞥跟在一侧的侍卫手中锦盒:“陛下见越国公久不出府,特地让咱家带了些宫里补品,上好的汤药过来探望。”
等等!探望?
四人表情凝住,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啊,顿时齐齐吞了口口水,厚实的衣袍内,多了许多汗水。
夢靈 箏靈
马流、张倜、赵傥齐齐看向王风,眼神似乎传达某种意思。
‘王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后者瞥去一个眼神。
我在九叔世界當殭屍 極西行者
‘为兄他娘的怎得知晓,现在怪我啰?’
四人又齐齐咽下一口唾沫,双腿都打起摆子,走的哆哆嗦嗦比谁都慢。
这他娘叫什么事儿啊!!
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中庭,心里悲戚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