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wliu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長生不老 txt-續章114 晚了一天的爆發大章相伴-7osnq

我真的長生不老
小說推薦我真的長生不老
刘长安提起小陶罐,里边装着二十个皮蛋,准备给安暖和柳教授尝尝鲜,就和普通的男朋友一样,想到女朋友的时候,最好也考虑到女朋友的妈妈,争取些好感。
尽管刘长安很确定,自己稳稳当当地过了关,但也没有必要因此前倨后恭,他对柳教授一直很好,陪伴她谈天说地,在网上当一个知心好友,帮她排遣中年妇女的空虚寂寞,满足她的网络社交需求,帮她治疗过失眠,赠送营养品诸如此类的。
如果自己只考虑到安暖,难免让柳月望产生女儿长大,即将离开自己的孤独感,而准女婿在家庭生活的交际往来和琐碎闲事都有考虑到,会让她觉得家庭不会被分离,那么她对于女儿长大了,恋爱了,出嫁了诸如此类的事情,就会少许多心理纠结。
这就是刘长安考虑,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刘长安神色平静地暗赞自己机智。
小陶罐用红色塑料袋子编制的网兜兜住,带着乡土手工产品的气息,这种风格也很受中年妇女的偏好。
刚刚走下楼,刘长安拿出手机,看到竹君棠发给了自己的好几条信息。
“为什么突然骂我咩!”
“口(╬д╬)羊!”
“皮痒了,想被电了吧?”
“滋—闪电—滋—闪电—电烤糟老头子,隔壁周咚咚都馋哭了咩!”
刘长安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回复她,不由得抬头望了一眼岳麓山顶那零碎的灯光,然后往河西走了过去。
此时的郡沙,依然弥漫着南方冬春之际的寒意,即便是饱暖闲逸的人们,也很少会出来到处溜达。
即便是繁华的商业区,外围的行人也相比其他季节少了许多,火锅店倒正是生意兴隆的时候,红汤的火锅底,热气腾腾的水汽,长长的筷子,鲜嫩的食材,热情的面孔,构成了火锅店让人向往的印象。
看了看手里提着的皮蛋,连锁火锅店里几乎没有涮皮蛋这道菜,但是实际上皮蛋切片以后涮着吃,也别有风味,大家自己涮火锅的时候不妨试试。
最好不要在聚会的时候,带着一碟切好的皮蛋,利用聚会场所的火锅来涮,以免大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你。
很多菜,以及吃法,在没有被普及的时候,都被当成黑暗料理。
可没有那些制作黑暗料理的人,现在哪有这么多美食种类?看到别人新鲜的吃法,动辄惊呼“黑暗料理”,这种人未免无趣而呆板了一些。
臭豆腐,皮蛋,豆豉,以及许多腐臭发酵食品,当初哪个不是被当成黑暗料理来着?人活着,就要敢于尝试任何看上去不会毒死自己的食物,这是一种神农一般的精神,必须得继承下来。
刘长安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用比平常稍快一点的步伐,走到了河西,路过抓水猴子的厂房时,走上去瞄了几眼,成排的大树隔绝了些许喧嚣,对面的城市天际线都显得安静了许多,仿佛摄影成片。
只要没有那些毒虫和异兽,这地方是真的很不错,倒是当成红汤辣公鸡粉的旗舰店。
沿河那边一定要挂上一大排红灯笼,整个店面都挂上红辣椒,让不能吃辣的人望而却步,让能吃辣的人望之生津。
刘长安便想起了大宋朝时九州风雷剑门一些酒肆的模样,也想起了那时候的人在“吃”这件事上的讲究,现代人根本无法想象。
像竹君棠这样的豪门大小姐,独自用餐时的一顿饭,需要一整个厨房团队伺候,从餐前小食到正餐样式,餐后甜点等等多达数十种类,就让普通人觉得过于奢侈,但在宋代同等级的权贵富商家中,又算得了什么?
刘长安记得当时的清河郡王张俊,一次宴席上菜的单子,就是厚厚的一本,而且实行的是分食制,大家不是在一个桌子上用筷子夹同一道菜,而是各吃各的菜。
主桌上就是两百多道菜,数十道都是各种大菜名菜,果子蜜饯糕饼也是多达数十道。
宴席的准备和负责招待,事前筹划都是专业人士,宴席上请的名妓基本是全城各大青楼的头牌,多达数十人人,其他歌女舞女,家中侍女也是多不胜数。
吃不吃得完根本不是考虑的事情,排场要支棱起来,玩的要开心,女人要多。
还好当今的时代尽管时有奢靡之事暴出来,但国家军力并非宋时的军力。
“那要多准备几个菜,排场支棱起来。除了红汤辣公鸡粉,周妈妈牌大肉包,周咚咚牌大鸡腿,周妈妈牌猪蹄子,猪油煎蛋……还得让周书玲发明几个吃的,反正她喜欢发明。”忆古思今,对比之后刘长安踌躇满志地决定。
在这里短暂停顿,刘长安继续往前走,进入了大学城附近的街区,靠着河岸一带是河西的老城,近些年拆的七七八八,但依然保留了一些带着旧时光感觉的巷道,刘长安走过去,便看到一个女子斜斜地靠着楼道门边看着他。
刘长安记得,郡沙只有一些更偏远的地方,例如靠近汽车南站的红星大市场,那里才有一些站街女来着。
“帅哥,上楼玩玩吗。”那女子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食指和大拇指构成了一个圈,要是刘长安把手指头放进那个圈里,她就会握紧他的手指头,拉着他上楼,热情的招待。
多么温暖的一幕啊,就像许多年前大家都认同“远亲不如近邻”那个年代,邻里隔壁亲近如一家人的感觉。
重生末世之魔幻降臨
可惜现在绝大多数人和邻居门对门一辈子,也不知道邻居姓啥名谁,除非对方家里闹出了人尽皆知的八卦绯闻,大妇上门,小三闹事,婆媳不和,老公公扒灰诸如此类的。
“谢谢,不了。”刘长安礼貌地回绝了对方的邀请,嘴角微翘地看了看她,如果她是从事楼鸡这个行业,皮肤未免太好,身体健康而充满活力的感觉太强烈了。
楼鸡当然是刘长安临时发明的词,这个“鸡”原本是个“凤”字,但自己家里有个上官澹澹,那是真的“凤”,所以刘长安便只愿意称呼别人为楼鸡了。
尽管上官澹澹总是让刘长安各种难以对付,但那属于家庭内部矛盾,对外他理所当然地百分之一万偏向上官澹澹,没的说。
網遊之軒轅一劍 羽卒之家
这女人多半是干仙人跳的,想害他,刘长安人生阅历丰富,并不会像见到尤物就走不动道的小年轻那样上当。
很快来到橘园小区,走上台阶,在安暖家门口敲了敲门,安暖家的门没开,对面凌教授家的门倒是打开了,韩芝芝把头伸出来张望了一眼。
看到是刘长安,她便走了出来,轻轻掩上自家门,手按着墙壁打量刘长安,“明天元宵节,来丈母娘家送元宵坨子?”
“你居然知道元宵坨子?”刘长安有些意外。
现在南方元宵节吃的汤圆,以前叫浮云子,后来叫元宵,以前大家没有条件那么奢侈地购买商家做好的汤圆,很多人都是自己把米磨碎成粉,加水后捏成粉团,里边包裹着红汤,蒸煮熟以后变成元宵坨子。
这种坨子往往身形巨大,有些作风粗犷的家庭中做的元宵坨子,大概有周咚咚的拳头那么大,看上去和现在一粒一粒葡萄大小的汤圆,根本是两种东西。
“这有啥稀奇的,我可是经常上山下乡的人,见多了农村风貌。”韩芝芝吹嘘道。
“可我这也不是元宵坨子,谁用陶罐装那个?”刘长安提了提陶罐,“我自己精挑细选的鸭蛋,做成了皮蛋,陶罐边沿加水密封,过二十来天就可以吃了,多半味道鲜美翠嫩,碱味几不可闻。”
刘长安用的这种陶罐,周边有一圈水槽,水槽离顶部罐口有一定距离,盖子像倒扣的碗,边沿贴合在水槽底部,加水以后便完全隔绝了内外的空气流动,起到密封的作用。
这是伟大的劳动人民在生活中智慧的体现,刘长安做的辣酱,豆豉,皮蛋,都在这样的陶罐里密封着……尽管它的密封效果其实不如现代的各种食物储存装备。
妖女傾城:王爺別惹火 精靈小小人
可是在刘长安看来,辣酱,豆豉,泡菜,酱菜这些东西,如果不是从这种陶罐里拿出来,就少了点味道。
“给我两个。”韩芝芝朝着刘长安伸手。
“都说了过二十来天来才能吃。现在给你,你拿着孵蛋吗?”刘长安看了一眼韩芝芝的身材。
以前认识一个女孩子,她为了让自己的身材看上去比较丰满,就想了个法子,用的就是鸭蛋。
那时候文胸也没有那么普及,大多数女孩子穿的都是小背心之类的,她就在自己的小背心胸前的位置做了两个兜兜,一个兜兜里放一个鸭蛋。
这样做以后,身材看上去果然好多了,吸引了不少男孩子的目光,她也很得意,但是有一天她和一个男孩子约会的时候,她的怀里突然传来“<{=....(嘎~嘎~嘎~)”的鸭叫声,原来是她胸前兜兜里的两个鸭蛋孵化成了小鸭子。 当时的气氛有些尴尬,但是男孩子在掏鸭子的时候,碰到了女孩子的胸,两个人本就互有好感,一时间气氛多层转变,两人拥抱在了一起,发生了可以描述但没有必要描述的若干事情。 事后,两个人便你侬我侬地把小鸭子养大了作为爱情的见证,一只做成果木烤鸭,一只做成盐水鸭。 韩芝芝的身材,当然没有必要孵鸭蛋,她一直是个有点肉呼呼感觉的女孩子,吴凡当初也是看上了这一点,这种身材的女孩子,一般都不是虎背熊腰的那种胖而无胸。 “刘长安,我发现你说话是不是以噎死人为出发点啊?你才是鸭,你才孵鸭蛋。”韩芝芝骂了刘长安一句,扭着屁股回去了。 “你和谁说话呢?”门里传来凌教授的声音。 韩芝芝已经关上门了,但是刘长安能够听到凌教授走过来开门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了凌教授那张不算太美丽,但有着中年知性女性成熟风情的脸蛋。 凌教授穿着一套保暖内衣,包裹着冬日里积累了脂肪而稍显丰润的身材,她脸上神采奕奕,流露着女人自信的光彩,自从那次特殊经历以后,她的身体健康得到了大幅改善。 中年女人常见的一些小毛病都没有了,更自信,更有魅力,夫妻生活也和谐了许多,她好他也好。 “进来坐坐。”凌教授招了招手,热情洋溢,说实话如果韩芝芝也找了男朋友,跑到她家里来拜年,凌教授绝对没有看到刘长安这么高兴和愿意亲近。 “我要给安暖送皮蛋,我要提着这个进来,却没有送礼的意思,多少有点尴尬,刚才韩芝芝问我要两个,我都没给她。”刘长安礼貌而坦诚,这样可以避免尴尬。 “瞧你说的,送给她家,我不一样能吃到?”凌教授并不介意,“你没有联系安暖吗?安暖陪老柳去参加学校的元宵节活动了。” “哦,那我进来喝口茶,柳教授的茶煮的好,不知道凌教授你手艺怎么样?”刘长安便应邀进门,一边换鞋一边说道,“原来凌教授你背地里还是叫柳教授老柳,她听着肯定不高兴。” “我当她面也这么叫,她有时候没注意,有时候就发嗔。”凌教授笑着说道,进门以后退了几步,看着刘长安进来。 这家里另外一位教授不在家,大概是代表家里去参加学校的元宵节活动了。 “元宵节不是明天吗?” “明天元宵节大家事多,就算元宵晚会,中央和地方都很精彩,学校就算明天晚上举行个元宵活动,谁还有兴趣参加啊?”凌教授解释道。 原来如此,刘长安近些年只看看春节联欢晚会,老面孔,熟悉的面孔,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越来越少,都是些刘长安不认得的新鲜面孔,看着也不觉得有什么艺术水平,舞美倒是越发花里胡哨了,亮点也不少,但就是没啥意思。 早些年在绿皮火车上遇到的那个湘西南部唱歌的小姑娘,也没见她登台了。 其实以前的春节联欢晚会,挺多人刘长安都认识,这里的认识不止是刘长安认识他们,他们也认识曾经的刘长安。 这就是大佬啊。 现在大佬提着二十个皮蛋去女朋友家,还跑空了,只好到女朋友的闺蜜家里坐坐。 “刘钢直,你来了啊。”韩芝芝刚刚回房间脱掉了外套,走到客厅里坐在电暖桌旁边,看到了刘长安。 “瞎起什么外号呢?没礼貌。”凌教授端出了果盘和点心给刘长安吃,一边训斥韩芝芝。 刘长安还是第一次到韩芝芝家里来做客,家装格局色调略显严肃,可能和男主人的个性品味有关,但沙发上几个巨大的毛绒玩具把活泼点缀出来,靠窗的位置摆放着瑜伽垫和一些舞蹈器材,压腿杆,韧带拉伸器之类的。 略有阅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男主人端正严肃,女主人有着自我追求和身材管理,女儿活泼而心性天真的家庭。 美满的感觉。 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凭着蛛丝马迹就下定论还是太武断了。 “安暖和柳教授都去了,你和凌教授怎么没去?”刘长安也不计较韩芝芝给他起外号,韩芝芝见到他就瞎叫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妈最近人气飙升,但是和柳教授还是没法比,学校的这种老中青联谊活动,柳教授要是不去,一堆人会觉得元宵节活动没有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境,索然无味。”韩芝芝看着凌教授嘿嘿笑道。 凌教授也不在意韩芝芝调侃她,只是捏了一下韩芝芝有点婴儿肥的脸颊,韩芝芝说的也确实是客观事实。 “那安暖去干什么,去吃东西吗?”刘长安记得刘建设教授的年代,学校里一些什么活动如果准备了些好吃的,许多校工老师能够参加的话,也会带孩子去,或者悄悄放点在包里带回去,那个年代物资缺乏啊。 安暖应该是没有必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满足馋嘴的需求,柳月望的父母收入一直都是可以的,宠溺着女儿,对安暖也非常不错,常常给安暖发红包。 “如果有什么跳舞环节,可以拉安暖挡别人的邀约啊……中老年男人,大部分身上都有味道,口臭,烟味,酒味,槟榔味。”韩芝芝很了解也很嫌弃地说道,“我爸身上就有股烟味,我妈都和他分房睡,受不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凌教授给了韩芝芝一巴掌,看似随意一掌就把韩芝芝给拍倒在了沙发上。 不愧是用自行车链条抽女儿的人。 “哈哈……”刘长安很高兴,“凌教授这一掌很有如来神掌势不可挡的境界啊,就和柳教授打安暖时一样。” “上次老柳去临安找你们,可带了自行车链条,回来我问她,她居然没抽你。”凌教授有点眉开眼笑地揶揄,“要是我,肯定抽了。” 说完,她又看了一眼韩芝芝,她很清楚,安暖都敢这么干,自己家的这个将来有了男朋友,只怕更过份的都敢做。 韩芝芝缩了缩腿,身体抽了抽,仿佛依然被自行车链条支配着,摸着肩膀坐了起来,这些中年女人真是的,平常扭着腰肢扶风弱柳一样,但要打起人来,那就跟女拳手一样了。 “她不抽我,当然是有原因的,换了你,也未必会抽。”刘长安摇了摇头,就像小狗小猫往往喜欢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奶凶奶凶的,这些女人都是弱鸡,却总喜欢打人。 “什么原因?”凌教授坐了过来,眼睛闪闪发亮地身体前倾,不由自主地靠近刘长安,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 很好闻,仔细闻起来,味道和那些面霜肯定不一样,但是那种带给人舒适和活力的感觉,仿佛闻一闻就浑身舒畅的感觉确实一样的。 凌教授其实也知道,柳月望千里迢迢跑过去,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是因为刘长安掌握着一些让肌肤焕发青春的秘密。 这样的男人,谁下的手去抽他啊?让他抽死自己都行,只要他愿意施展手段让她焕发青春。 看着凌教授老猎手看着小白兔一样的眼神,刘长安就有些后悔不应该进来坐坐的。 “我渴了。”刘长安只好说道,他进来就是喝茶的。 凌教授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去泡茶了,也不打算追问刘长安,反正自己现在皮肤状态也挺好,不急于一时,这事儿还是得指望着老柳,毕竟老柳才是岳母。 “你真是中年妇女之友。”韩芝芝本来想说刘长安是中年妇女的小情人,但是感觉凌教授那一巴掌仿佛能够凭空飞来似的,所以换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不,我是少女之友,我永远喜欢美少女。”刘长安摇了摇头,他这么说是为了避免暧昧和误会,尽管真实的情况是只要长得好看,中年妇女也可以喜欢啊,欣赏啊,赞美啊,做朋友啊。 他很多时候都会有话直说,但是优秀的情商让他知道偶尔要不那么坦诚,即便他说自己只是喜欢和长得好看的中年妇女做朋友,别人也会怀疑他别有所图。 “我也永远喜欢美少女。”韩芝芝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又有点郁闷地在电暖桌下踹了刘长安一下,“我喜欢了安暖那么多年,结果被你横刀夺爱。” 话是玩笑话,但里边的情绪真真假假有一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现在有了男朋友,要说只是纯粹的祝福和高兴,那是不可能的,总有些别扭和不习惯,以前随时约的闺蜜,现在要考虑她时不时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她会不会嫌弃自己当了电灯泡……许多情况下都不一样了。 最让人膈应的是,当初那个吴凡追求自己,一路跟随来到郡沙,作为女孩子还是有些得意的,韩芝芝也有向安暖炫耀下有人这么追求的意思。 结果呢? 当然,韩芝芝无论如何也不会怪安暖,都是刘长安的错,原本大概能表现的普普通通像个人样的吴凡,在刘长安的映衬下,跟个变态似的。 “你家吴凡呢?”刘长安哪壶不开提哪壶。 “什么我家我家的,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韩芝芝郁闷地说道,“吴凡回到中海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有事没事就站在中海的宝隆国金中心楼下,咬牙切齿地看着,嘴里念叨着一些中二的话。而且他还喜欢学你的说话方式和对人对事的态度。” 刘长安担心地问道:“挨打了吧?” “呵……你还知道啊?能不挨打吗?”韩芝芝惊奇地看着刘长安,刘长安那逼气四溢,逼王之王的说话做事风格,浑然天成不着痕迹,韩芝芝一直以为他不知道他这样有问题呢! “我还知道?不过,这和我没有关系。”刘长安摇了摇头,他这么反问,当然不是说他觉得自己的说话做事做人有问题,而是别人不应该学他,“每个人的社交习惯,说话方式,做事的态度,待人接触的表现,都是根据他的生活环境,个人素质,心理和生理状态决定的。强行做出不适合自己的情况的表现,当然会和现实产生冲突。” “嗯嗯,你牛逼你狂妄你潇洒,别人学你就是他傻逼他智障他丢人。”刘长安说的这个理,其实韩芝芝是认同的,但不想附和他,韩芝芝要当个冷眼旁观的闺蜜,给安暖这条舔狗出谋划策,以旁观者清的姿态看待刘长安,以免安暖深陷其中,过于迷恋刘长安而完全失去各方面的判断能力和正常的三观看待问题的角度。 “没有,我低调又谦虚,礼貌又温和。”刘长安摇了摇头,韩芝芝就没有李洪芳会说话,也没有李洪芳的眼光,毕竟韩芝芝还小,没有李洪芳那份阅历和成熟女人的理性和情绪把控能力。 韩芝芝啧啧感慨着,不愧是刘长安。 这时候凌教授煮好了茶,端过来请刘长安喝茶,刘长安品了一品,其实感觉香气上比柳教授的差一点点,但差距也不大。 他放下杯子,看到电暖桌上放着一张卡片,竟然正是刘长安想去调查的那家女子会所的推销卡片,上边写着重新装修,引进新的美容养生理念云云。 “我和老柳以前去过这家做头发,它家收拾头发一直挺好的,美容养生那块感觉有点山寨和小作坊的感觉。现在说是换了老板,引进了大投资,做成了河西美容养生这块的旗舰品牌。”凌教授看到刘长安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张卡片上,便介绍了一下。 “你们最近不要去了。自从上次那事以后,你们的皮肤和健康状态,正处于最平衡的完美时期。还要去做什么美容养生,都会破坏这种平衡,这就是所谓的过犹不及。”刘长安警告道,很显然这家养生会所换了老板,现在的老板也许不是人,也许和不是人的那些东西有关。 凌教授后怕地点了点头,“我们正准备去试试呢,还好今天你过来了。” 凌教授对刘长安是深信不疑,在身体健康管理和养生这方面,刘长安绝对是凌教授心中最权威的存在,他连让人返老返童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别人的那些美容养生在他眼里算什么东西? “妈,咋他一说你就这么当回事呢?”韩芝芝狐疑地看了看凌教授,目光又转到刘长安身上。 韩芝芝下午才听到凌教授说准备去体验一番,还有办卡的打算。 “你知道什么?”凌教授瞪了一眼韩芝芝,韩芝芝知道哪些面霜美容效果很好,但是凌教授和柳月望出的那档子事,并没有告诉韩芝芝。 三極衍異 流星不說話
韩芝芝闷闷地拿出了手机,哎,家里来客人,自己又插不进嘴的时候,就是玩手机啊。
她已经把刘长安过来了的事情告诉了安暖,刘长安这家伙最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他好像根本不介意他会扑个空,似乎如果真来了安暖不在家里他直接回家就行了。
来找女朋友居然都不提前联系的……而且他这么做也不是为了给安暖惊喜。
安暖收到信息以后,就拉着好不容易摆脱老男人们纠缠的柳教授准备回家了。
其实老男人们的外圈,还有些相对年轻的男人,他们的年龄其实柳教授并不怎么搭调。
可男人就是这么一种生物,连他们的上级都在追逐的尤物,他们自然也兴趣盎然。
现在他们不由得有些遗憾,柳教授看起来准备走了,只是刚才上级和前辈们在和柳教授说话,也轮不到他们插进去表现自己,去吸引柳教授的注意力。
结果现在柳教授就要走了,看来还是要继续努力提升自己啊,就像有些人拼命努力,就是为了自己在夹菜的时候,别人不敢转动餐盘,希望将来自己不用等在别人后面,盘算着柳教授还有没有时间留给自己。
他们只好把目光落在柳教授的背影上,不由得感慨,怎么会有这么风韵和身姿都如同巫山神女一般让人想入非非的女子,真实的存在,而不是在梦里?
看着柳教授的背影,当然也会看到安暖的背影,尽管这个美丽的少女在这里稍稍有点被柳教授遮掩了光芒,但依然极其瞩目,尤其是那种充满青春和活力的感觉,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的少女气息,吸引了许多欣赏的目光……一些颇有远见的叔伯姨婆,没有把关注点放在柳教授身上,倒是试图让安暖了解下他们家的小男孩。
安暖和柳教授坐进车里,柳月望换了鞋子,踩了踩店子,有些不满意地说道:“我现在发现这车子问题真不少,你看这垫子就不行,太硬了,影响我踩油门。”
“垫子太硬影响你踩油门?更何况垫子不好,关车什么事啊!”安暖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柳教授为了换新的扫地机器人有充足的理由,她就把吸尘器给弄坏了,尽管根本没有人去反对或者试图阻止她买扫地机器人。
结果那个扫地机器人,有一次把倒在地上的粥,糊了整个客厅,后来柳教授又只好去买来普通的拖把自己动手处理。
“你想换车就换车吧,我又不会说什么……我也不用你给我存嫁妆,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哦,准确的说是你爹给你买车的钱,不用介意我的看法。”安暖温和地劝道,有时候妈妈的心态就和小朋友一样,装模作样你还得配合着去哄哄她。
“嫁妆还是要准备的,再说你要是毕业了,走入社会了,不要家里提供点资本?”柳月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刘长安有房子……就算刘长安没房子,郡沙房租和房价都不高,不用你操心,我们自己来。”安暖不以为然地说道,倒也不是没有被现实毒打或者过于天真,只是也仔仔细细看过很多毕业情侣分手的原因,发现不存在于自己和刘长安之间。
超級病毒軍團
将来刘长安要是和自己分手……就……就……就哭。
“啧啧,才多大点,什么都考虑了,你说这些的时候,能不能扭捏一点,害羞一点,哼哼唧唧地说啊?这么直接,一点也不矜持。”柳月望心中其实是很满意的,这才是自己含辛茹苦培养出来,三观端正的好女儿,可平常打击安暖习惯了,这时候也还得压压她的势头,不能让她太过于独立自主,就容易不把妈妈放心上,不把妈妈当回事,将来考虑问题,习惯性地忘记妈妈的感觉和看法就完了。
“柳教授,你太讨厌了。我要扭捏一点,你就又要说我装模作样,看着我做作你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安暖对柳月望的套路了如指掌,又看了看手机,“我今年十九,明年二十,二十岁就是法定结婚年龄,所以这是国家提醒我要开始考虑的年龄,考虑这些很合适。”
安暖有些蠢蠢欲动,现在大学生好像是可以在校期间就结婚的?可能刘长安不同意,毕竟湘大可还有许多花儿朝着他剥开花瓣露出蕊,等着他这只小蜜蜂去采,在蕊心的粉里打着滚,沾上满身花蜜。
刘长安可是曾经自比蜜蜂的……嗯,好像他自比的是花,不管了,让安暖记忆出差,那也是他的错。
“说不过你,明天让刘长安陪我去车展,你去不去?”柳月望象征性地问了问安暖。
柳月望知道安暖的心思,总觉得很丢脸,也很郁闷,自己一个洁身自好的单身女子,总被自己女儿怀疑和警惕,要自己离她男朋友远点,这……这太荒唐了?
想到这里,还没等安暖说话,柳月望就狠狠地掐了一下安暖。
“你好好开车,突然掐我干什么!”安暖吃痛,“我当然要去了,家里买车,我多少要提点意见和建议啊!”
“等我买了新车,这辆车就给你开。”柳月望看到安暖吃痛的表情,便愉悦地笑了起来。
家里自己养的小孩,就是有时候喜欢掐一掐,看她嚎。
安暖马上收拾了表情,惊喜地看着柳月望:“我还以为你会卖掉回血呢!”
“这车才买多久啊,卖掉太亏了。”柳月望摇了摇头。
“那我就不用等公交车,方便多了,可以随时杀向生物学院……白茴那点近水楼台的优势,也几近于无了。而且只要我第一次开着车杀过去,遇到了白茴,她就知道我会突然袭击,没那么放肆地去生物学院打流了。”安暖气势汹汹地得意。
柳月望没有想到这一点,感情这车对安暖来说,就是个追击小三的工具啊。
可是安暖老和自己的高中同学较什么劲呢?刘长安要和那白茴有什么,不早就勾搭上了?
过年同学群里,和黄善聊过几句,黄善都知道高中一直有传言刘长安喜欢白茴什么的,不都是误会吗?
柳月望还看过那个KTV里刘长安表白的视频,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要向白茴表白,结果是安暖。
这个白茴最多也就是有点和安暖比较之心,但她要是现在再去倒追刘长安,丢不丢脸啊?
高中同学白茴也就是个普通女孩,还不是一个学院的,那个竹君棠,可和刘长安是同学,天天见面的,说不定和刘长安呆一块的时间,比你这个正牌女朋友都多得多。
不去警惕竹君棠,死盯着白茴?不就是因为人家胸比她大?柳月望摇了摇头,那这种犯蠢的小女孩真是没办法。
竹君棠在学校里可是一直很高调的,老师本就是个有比较多时间和场合八卦的职业,柳月望也因此听到了很多关于竹君棠的事情,也看到了一些学生传播的竹君棠的照片,多好看多有气质的一个千金大小姐啊。
男人对这种人设的美少女基本没有抵抗力,女人也最喜欢成为这样的小公主,当然也最警惕这样的小公主,出现在自己男朋友面前。
安暖倒好,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底气,居然不把竹君棠放在眼里,死盯着相比较竹君棠,最多算是邻家小妹型的白茴。
柳月望也不想和她说这么多,这丫头死倔死倔的,说什么都没用。
“还说人家打流……人家怎么说也是你高中同学。”柳月望只好随意敲打一下算了,自己家的小孩虽然可以随便打打掐掐,但她真要认准了一些死理,有时候家长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跟你说。”安暖压低了声音,“她很有心计的,她为了盯着我,研究我,开通了个黄钻贵族,这样她来我空间转悠的时候,完全不会留下访问记录!”
“那你怎么知道她来你空间转悠,来盯着你,研究你了?”柳月望不以为然地说道,说完狐疑地看着安暖,知女莫若母,“你这臭丫头,你自己也是这么干的吧?你一直这么防着她,你要没这么做,我都不信你是安暖。”
安暖面红耳赤,随便支支吾吾两声搪塞了下,不继续讲这个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