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lu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四章:阿冥不想離開我-yfoav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看着两人在自己的面前上演母子情深,而南宫博庭说出来的话更像是一把刀刺向皇后。
就连皇后一直笑意盈盈的脸都收了起来,满脸怒容地拍着扶手:“呵呵,是啊,那么现在我这个黑心的人想要你们做出选择。”
“不如你们来告诉我现在要怎么选?为了你们的齐国百姓呢,还是为了你们自己的命?”
洛轻舞拍了拍南宫博庭的肩膀,对他突然勾起了一个微笑。
这微笑让南宫博庭,猛的就是一愣,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要。”
谁知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洛飞叔叔。
然而皇后怎么也没有想到,诺心舞会直接空手就将南宫博庭给变没了。
随后她想明白了,猛地站起身瞪大自己的眼睛。
“你居然是鲛族公主!”
她的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应该说更像见了鬼。
洛轻舞对着皇后勾唇一笑:“呵,没想到你还知道鲛族公主呢?”
一旁的洛情满脸见了鬼的表情,瞪着洛轻舞。
这段时间她一直跟在皇后的身边,自然对于洛轻舞是蛟族的事情也了解了,难怪自己当初一直斗不过这个女人。
原来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人,而现在她居然是鲛族公主洛情,更是嫉妒的不行。
这个贱人怎么能是蛟族公主呢?她怎么能够有这样的神通呢?
分明自己什么都比她优秀,而这个女人什么都拥有凭什么,世界为什么那么不公平?
洛轻舞对着外面的赵无言和南宫冥叫道:“事情已经办好了进来。”
两人矫健一点就来到了洛轻舞的身边,站在她的左右做防备的姿态。
皇后看着这三人满脸都是怒火,原本还想要跟他们继续谈判的,现在只想要这三个人立刻去死。
因为事情已经不在自己的预期之中,一切已经快要脱离掌控了。
洛轻舞对着赵无延和南宫冥开口:“拖延时间,我们将这些人救出去。”
虽然南宫您很不想冒这个危险,但是现在洛轻舞已经决定了,一定改变不了她的想法。
和赵岩对视一眼后,两人瞬间对着皇后出手。
然而还没接触到皇后的时候,一些人骨就已经围了过来,挡住了他们两人的攻击。
两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面对这些迅猛的人蛊也是处处回避。
洛轻舞快速走到那些人边上,将那些昏迷的人都收进空间。
随后又看着那一边正准备逃离的洛情,脚尖一点来到她的身后,抓住了洛清的肩膀。
顺手就扯住边上叶炫然的衣袖,一年移动将两人直接丢进了空间。
里面的洛飞见到来人,快速的将两人控制了起来。
南宫博庭现在身上的铁链已经解开了,和洛飞一起将两人捆好后才问:“洛飞叔叔,这是什么地方?”
洛飞拍着他的肩膀安抚道:“这是你娘亲体内的空间,你先安心待在这里,等你娘亲忙好了就会来找你。”
“要怎么样才能出去,娘亲现在在外面很危险。”
“洛飞叔叔你快让我出去。”
当初的南宫博庭见过洛飞,也只知道他来历,很神秘。
但是由于是娘亲信任的人,所以南宫博庭从来不曾多问。
而洛飞自始至终是看着南宫博庭长大的,也是很疼爱他。
看着他这么着急上火的模样,也有些心疼。
“博霆听叔叔的,在这里安静的等你娘亲,等他们处理好事情就会来找你。”
“你也知道你娘亲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再顾及你要是你出去的话会给他们造成一定的负担。”
“虽然洛飞叔叔知道你有一定的本事,但是面对那些人蛊而且这么多,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对抗。”
“如果皇后再次抓到你的话,你娘亲又会受制于她,所以听叔叔的安静待在这里等待。”
南宫博庭双拳紧握眼睛随处乱看,想要看到外面的场景。
可是这里除了与自己所在的世界不一样却一点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南宫博庭挫败极了,说好的一起面对娘亲又将自己保护起来,她又独自去面对那些东西了。
娘亲又说话不算数,现在肚子里面还怀着小弟弟呢,到时候要伤着了怎么办?
若是娘亲和小弟弟有什么事情,爹爹会不会就不喜欢自己了?
一想到这些南宫不停烦的不行,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在这里安静的等待。
因为诺菲叔叔说了,这里是娘亲体内的空间,那么自己要是太过于急躁,是不是娘亲也会有所感受?
外面的南宫云和赵无言一直被这些人蛊逼得节节败退。
幹坤破曉 可樂豆漿
皇后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就算你将博庭放入了空间,现在你又准备如何逃离我的包围?”
“没有博庭牵制你,那我就抓住你男人好了,想来这个男人比伯庭还要重要吧?”
说完他阴笑几声,拿出笛子吹了起来,边上的人骨纷纷放弃和赵无言对大,直接朝着南宫冥冥围去。
洛轻舞想要靠近,但是都被那些人蛊拦在外围。
看着南宫冥的手臂被人蛊划伤,洛轻舞感觉自己疼得心在滴血。
然而看到洛轻舞在外面这么担心,南宫冥还抽空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微笑。
赵无言也急得不行,拼命的想要往南宫冥那边靠近。
但是南宫冥却对他喊道:“现在抓准机会赶紧带轻舞离开。”
赵无言恨得直咬牙,但是也没有办法,几个中跳来到洛轻舞身边。
想要抓着洛轻舞往外走,然而身后却一个人蛊,悄然的接近。
正要抓向洛轻舞后背的时候,赵无延这边被另外一个人股难住,根本就阻挡不了。
“不要……”赵无言凄厉的叫唤。
而南宫冥看到的时候,脚尖猛的一用力使劲挣脱,不顾那些人骨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伤口。
猛的就扑到了洛轻舞的后背上,原本洛轻舞已经准备闪进空间的。
但是却发现自己身后贴着一个熟悉的怀抱。
听到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就看的南宫冥嘴角溢出鲜血。
伸出手触碰洛轻舞,声音温柔的哄着:“娘子别怕,为夫在。”
洛轻舞眼睛瞪大,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南宫冥身子缓缓倒下的那一刻,猛的伸手搂住他的腰身。
“阿冥你不要离开我,你怎么样了?”
刚刚抓南宫民的那一个人骨,现在已经被赵无延一刀砍断了手。
所以人蛊的手现在还插在南宫冥的胸膛,直接从后背贯穿到胸前。
看着那还在蠕动的手,赵无言又一剑,削掉了手掌。
整个手臂就那么插在南宫冥的身体里,南宫冥嘴角的鲜血越流越多。
洛轻舞整个嘴唇不停的颤抖着抱着南宫冥蹲在地上。
赵无言不断的在边上抵抗着那些人蛊,声音带着急切:“轻舞快带他回去医治。”
洛轻舞回国,神先将南宫冥放入了空间,看到南宫冥进入空间的那一刻,小包子猛地站起身。
洛飞也伸手接住了飞进来的南宫冥,看到他胸前的血洞都是忍不住心下一抖。
鎂光燈下的孕夫
快速的带着去医疗室,将他身上的伤紧急处理。
南宫博庭也是学过医术的,那是跟着洛轻舞学的,现在来到医疗室看着那些东西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使用,但是还是会把脉治疗。
这边紧急的替南宫冥治疗着伤口,洛轻舞直接将空间中的一辆坦克拿出来,呼叫赵无言。
“快先进坦克。”
赵无言自然是学过这个东西的,所以快速的就朝着里面坐了进去,洛轻舞脚尖一点也来到坦克上,当他们坦克门刚关上的那一刻,外面的人蛊拼命的攻击。
然而攻击对于一辆坦克来说毫无用处,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东西,洛轻舞一心只想着空间里面的南宫冥。
开着坦克,朝着皇后那边就撞了过去,皇后想要退让,但是她们巫族是没有武功的。
有的只有迷幻之术和蛊术,哪怕一直召唤那些人骨在自己的面前挡住,却依旧挡不住那横冲直撞来的坦克。
哪怕他已经跑到了边上的山脚往上爬,依旧被这坦克,一下子直接撞在了身上。
那坦克从皇后的身上碾压过的那一刻,笛音笛音戛然而止。
等到坦克再次离开的时候,皇后已经被压成肉饼,一切在这一刻结束了。
那些人蛊没有了,控制着也站在原地呆呆的。
洛轻舞从坦克里面出来看到这些所有事情都停止了。
转头对赵无言道:“事情交给你,我先去看阿冥。”
“好,你别着急他一定没事的,你要记得你自己是怀了身子的人,可千万不能伤着身子了。”
赵无言其实想说人都伤成那样了,怎么可能还会活下去。
但是看着洛轻舞整个样子,赵无言却硬生生将话给憋回去了。
洛轻舞闪身进入空间,快速来到医疗室,就看到南宫博婷和罗飞手忙脚乱的正在替南宫冥止血。
插在他胸膛里面的那支手臂早就已经被拿了出来。
敗家女胖娘娘 夭遙杳鷂
南宫冥现在眼睛睁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眼皮耷拉着。
现在一点精神都没有,但是他只是那么静静的隐忍着,看着南宫博庭在自己身上动作。
看着南宫冥这个样子,洛轻舞颤抖着嘴角就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
生怕走过去洛飞会告诉自己他不行了,生怕走过去就会看到他暗淡的眼神。
然而洛飞早就已经注意到,来到门口的洛轻舞。
南宫博庭也颓废的垂下了自己的手,因为不管他怎么做都好像救不了自己的爹爹。
眼眶红红的,一直对着南宫冥说对不起,然而南宫冥却努力的勾起一点点嘴角的幅度。
无力的安抚:“没事。”
不可說之女水鬼大人
“别…哭,你娘…亲来了看到会生气的。别…让她难过好吗?”
洛飞朝着洛轻舞这边走来的时候,边上的两人也都察觉了。
南宫冥费劲的转过头再看到洛轻舞,那害怕得不得了的时候,心就是猛的一疼。
“娘子,别哭。”
无声消逝 泪偷偷下坠
洛轻舞走到南宫冥的病床前,颤抖着自己的嘴唇。
有好多的话想要说,但是看到南宫冥那空荡荡的胸膛时,却怎么也忍不住眼泪。
南宫博婷看到娘亲进来的时候,拉着洛轻舞的手:“娘亲我医术不精湛,你快你快救爹爹,你快就爹爹呀。”
洛轻舞却一直盯着南宫冥摇了摇头,干涩的嘴唇就像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气,才哽咽着道:“年轻也做不到。”
这句话就像是掏空了洛轻舞的力气一般,她摇晃着身形,边上的洛飞赶紧上前扶着。
南宫冥艰难的想要抬着自己的手去抓洛轻舞,可是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好像抬不起来。
转过头有些无奈的道:“娘子,我拉不到你。”
一句话更是让洛轻舞哭的像个泪人,扑过去,扑在床边上,拉着南宫冥的手,摸着自己的脸。
“夫君你坚持一下好不好?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
她的声音中带着祈求,现在真的害怕极了。
这个一直守护自己的男人就要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吗?
洛轻舞拼命的摇着头,不要这样的,结果我不要接受。
“夫君你不要走,你不要留下我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我害怕。”
南宫冥看着洛轻舞这么脆弱也心疼的不行,但是现在自己好像真的只能陪她到这里了。
手指微动,抚摸着洛轻舞的脸颊,或许这一次真的摸了就再也摸不到了。
自己再也不能守护这个可爱的小精灵了呢自己,再也看不到她为自己生儿育女的那一天了呢。
可是看着他这么难过南宫冥却强行挂着一点微笑。
“娘子你要笑得很开心,这样我才会开心。”
“你要好好的活着,把我的那一份也活下去好吗?”
魔神枪皇系统 燃烧飞鹰
洛轻舞拼命的摇着头:“你不准死,你要死了我就找好多的人,给你带一堆的绿帽子。”
“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你是我的,你不准离开我阿冥。”
洛轻舞的嘴角一直在颤抖,他的手也在颤抖。
南宫冥勾起一点嘴角:“下辈子下辈子我再陪你好吗?”
“不过可不可以不要找别的男人,我会难过,我会吃醋,我会生气。”
洛飞看到他们两人这样也忍不住红着眼眶转开了头。
若不是争取时间救那些无辜的人,或许这个男人不会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