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zbxq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沙俄 愛下-第五百四十二章 談攏-iuq20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马尔克麻爪了,他是想留不想走,而康斯坦丁大公这个麻瓜则是一脑门官司,根本就不懂变通,而约瑟夫大公则是完全懵逼了,完全没有经验的他是想留不知道怎么留人,只能傻站在那里。
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话,这一幕绝对会变成逗比剧,完全是双输。好在现场除了这三个逗比之外还有个老管家。
一代天驕奈何為妖 妖嬈無道
老头其实已经看了半天了,对于自家殿下的骚操作他也是无语不已。但是他又不好随便插话,可现在事情眼看要黄,他再不说话就晚了。
“殿下,稍安勿躁,”老管家首先上前安抚住即将暴跳如雷的康斯坦丁大公,然后转向了一脸懵逼的约瑟夫少校:“少校,你还不赶紧执行殿下的命令,去一趟第三部,免得让某些人以为我们是在吓唬他!”
極品矮人王 蕭秋雪
话音未落,他又对马尔克说道:“至于您,您以为有缅什科夫亲王撑腰就可以无法无天么!要是我家殿下在陛下面前力主重新侦察此案,你觉得陛下会听谁的?到时候看看缅什科夫亲王还会不会像这次一样袒护你!”
“你若是聪明一点就赶紧弃暗投明,帮着我家殿下解决缅什科夫亲王这个毒瘤,到时候我家殿下看在你幡然悔悟拨乱反正的份上,可能还会给你论功行赏,再给你一次为国效力的机会!否则,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着,老管家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您最好考虑清楚,何去何从就在你一念之间,请吧!”
马尔克真的是松了口气,别看老管家也是威胁的意思,但多少也是给出了条件,不像刚才那两棒槌就是一味的威胁。有条件就可以谈了嘛!
萌萌煙波醉悠悠 糾結的冬菇
约瑟夫少校也松了口气,不过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老管家,因为他已经品读出一些滋味了,知道刚才做差在什么地方了,这种错误是如此的幼稚,如果事后康斯坦丁大公反应过来,会怎么看他?会不会觉得他连个管家都不如啊!
好在康斯坦丁大公还并没有反应过来,他有点诧异自己的管家怎么突然也插话了,本来是有点不满的,但老管家这番话说得漂亮啊,并没有给他跌份,甚至隐隐约约比他之前的一味强压效果还要好,让某人变得犹豫了。这说明有效果嘛!
顿时康斯坦丁大公懵懵懂懂地又有点满意和畅快,觉得老管家做得不错,但究竟怎么个不错他又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马尔克有了可以讨价还价的台阶,自然是不会走了,但是他又不能真的幡然悔悟,那样的话影响他要好处不是么。所以他立刻是演技大开,脸上写满了纠结和犹豫,好像多么挣扎似的。
良久,他才慢慢地抬起头,小声问道:“殿下,如果我拨乱反正的话,您可以确保我的安全并真的既往不咎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康斯坦丁大公一听是大喜过望,虽然他搞不清楚某人是怎么转过弯来的,但是只要某人肯乖乖合作,他也是不介意给某人一点好处的,毕竟只要扳倒了缅什科夫,他自然就是海军大臣,那时候给某人三瓜两枣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他立刻就拍着胸脯保证道:“只要你肯拨乱反正,我保你平安无事前程无忧!”
師父求放過 幻海心
好吧,老管家真心是无语了,因为他发现自家大公真心是个二愣子,哪有这么谈判的,你这是要么把人往死里逼要么是豪爽大方跟败家子一样。这不是神经病么!
讲真,马尔克也是这么觉得的,这一脚天上一脚坑底,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但凡是心脏差一点都受不了好不好。
他也大概觉察出了某位大公是个棒槌,知道如果继续谈“待遇”或者“条件”搞不好又要玩出鬼,还是赶紧进入正题,让某人先看看他的本事,展示一下自身的价值之后再谈条件比较好。
“既然如此,只要您能信守诺言,那我愿意拨乱反正!”
失校
康斯坦丁大公笑了,迫不及待地说道:“那就赶紧说说,嗯,先从那两个案子说起吧,我相信您绝对掌握了一些有用的材料!”
幻想定制天姬 巡音控
马尔克苦笑了一声,他就不明白康斯坦丁大公怎么就认准了那两个案子,说实话,他并不认为那两个案子足以搞垮缅什科夫,如果从那里着手,根本就是自找没趣!
所以他劝道:“殿下,请恕我直言。那两个案子我确实掌握了一些材料,但那些材料不足以对缅什科夫造成致命威胁,我掌握的那些东西最多就是能用来自保而已,意义不大!”
康斯坦丁大公顿时就失望了,因为为了那两个案子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做了无数的功课,但某人竟然说意义不大,这实在是太扫兴了!
立刻,他的脸色就垮下来了,态度也从刚才的热情四射变得冷漠无比:“哦,是么。”
说实话,就冲他这变脸的本事就不适合混官场,你这人家有用的时候就当个宝,一听说无用就当成草,就这谁敢跟你混啊!
马尔克赶紧解释道:“殿下,那两个案子确实很重大,但是其中的牵连太广了,不光涉及到了缅什科夫,涉及到了海军部的几乎所有高层,甚至还有不少内阁大臣都牵连其中。您若是执意要查,恐怕会得罪一大批人啊!”
这就是告诉康斯坦丁大公千万别乱查案,你要是揭那两个盖子,就等于间接得罪了一大批高官显宦,哪怕是你是王子大公,以这帮人的能量,联合起来分分钟就让你吃瘪。
惡魔的笨丫頭 尹莫雪
長生謠
当然,马尔克也不是光警告,他还给指了一条明路:“所以那两个案子是查不得的,查了就是自找没趣,缅什科夫恐怕是巴不得您去查。”
“我的建议是避开那两个案子,专注于另外的牵涉面小一些的,只涉及到缅什科夫一伙的案子,这样的案子我还知道不少!”
康斯坦丁大公刚刚还有点失望,但一听说有别的案子可以搞缅什科夫顿时就来了精神,忙不迭地吩咐道:“说!赶紧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