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rud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奪運之瞳 夢還二-第八百八十一章 後事【求訂閱】熱推-6owu6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曾经的大道星辰璀璨无比,每一颗都笼罩着无尽光辉,然而此刻却有些黯然,并且开始腐朽。
这是极为骇人的,甚至沈睿的躯体都有些异样,不过如今他的躯体强横到了一定地步,强行抑制住了这种灾变,没有彻底溃散。
强行突破的导致的后果此刻展现了出来,大道星辰产生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沈睿不知这种情况到底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他没有经历过,也没有听闻过,只能等从这里出去后,再询问乌凰等人。
随即,沈睿把遗留的一些神性精华吸收了,他躯体上的一些表面伤势因此愈合,但大道星辰却没有任何反应。
依旧黯然,上面的每一道沟壑都很可怕,这可称之为道伤,不是简单的神性精华可以修复的。
他叹了口气,原本突破的好心情也变差了很多,不过他却并不后悔,虽然大道星辰黯然了,几乎破裂,但对他的战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修复的方法总归是有的,沈睿收拾好此地,把人形渊族的尸体碾为灰烬,甚至用时间之力扫了一遍,确定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之后,他才离开这里。
利用仅存的血色液体,沈睿离开了黑色树叶遮掩的区域,一步之差,却有无与伦比的区别。
帝尊当初利用渊眼之卵制造的血色液体也被他消耗完了,以后也难以伪装渊族了。
沈睿以极速离开此地,找到了最近的城池,想办法联系上了虚灵组织。
三天后,第二虚灵到达了这里,神色晦暗不明,带有某种不可言说的意味。
当他见到沈睿的一刹那,就不由自主的震惊了,他瞳孔收缩,浑身上下的黑色雾气波澜起伏。
“你…怎么又突破了”他赫然发现,如今的沈睿已经是峰境天王了,气息波动起伏,很明显是刚刚突破,还不能很好的控制。
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很多猜测与想法,有些想法甚至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的道心居然因此不稳了。
“能不能换个震惊法,都腻了。”沈睿翻了白眼,刚开始被别人这样赞叹还挺爽,现在都腻了,没啥意思。
第二虚灵:“………”
亂世情緣
他懒得和沈睿在这件事上讨论,反正沈睿又不会把他的秘密告诉他,而且现在他隐约从沈睿的躯体上感受到一种致命的威胁。
降魔靈狐 紅塵我愛你
这让他暗自心惊的同时,对沈睿的态度也产生了一些不明的变化。
抗日之無敵強兵 良馬過河
奴本孤鴻仙
“你的消息什么意思,渊狱已经覆灭是怎么回事”第二虚灵这才步入正题。
他急匆匆跨越数百万里,从灵域的另一侧到达这一侧,就是因为沈睿的这则消息。
“字面上的意思,渊狱都被我干掉了,你们还傻傻的在人王一脉等着人家攻上来。”沈睿嗤笑道。
第二虚灵脸色一黑,不过沈睿却看不到,他声音苍老,此刻听起来更是有种阴森之感:
“我当然想过有调虎离山的可能性,不过一直有人负责监察渊狱…”第二虚灵说到这里,顿了顿,而后森冷道:“有叛徒!”
沈睿耸了耸肩道:“那是你们的事情,我懒的管,跟我去找乌凰,这地方还有片树叶处理不掉。”
“树叶…”第二虚灵透过笼罩着躯体的黑雾凝视沈睿。
“就是那颗树的,遮掩了一切,所以你们才查不到,我说你不能别笼罩着黑雾,怪渗人的。”
沈睿没好气的道,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黑雾后的窥探。
“何必去叨扰乌凰大人…去请古老…”第二虚灵试探道,不过还没等他说完,沈睿脸色就是一变,瞳孔中激荡着黄金符文。
巨星成長之路 緋毓
魔逆九天
“我说…去找乌凰!”他冷喝,躯体上的气息澎湃涌出,居然硬生生把第二虚灵周身的黑雾给吹散了。
重生之無敵天帝
露出了第二虚灵枯槁的面容,如同老树树皮一样,几乎没有血肉的痕迹了,皮贴着骨头。
第二虚灵心头狂震,他感觉到了生命危险,怎么可能!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强到这种地步,他才刚刚突破啊。
不过,片刻后,沈睿就收拢了气息,略带歉意的道:“不好了意思,突破出了点问题,现在心态不太稳定。”
大道星辰的伤痕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显化,却从方方面面影响着沈睿,刚刚沈睿甚至有种打死第二虚灵的冲动。
就因为对方提出了和他不一样的观点。
他也是为了保险起见才去找乌凰,谁知道黑色树叶有没有记录下什么,被古家老道主看到当时的情景就不太好了。
“原来如此。”第二虚灵没有追究什么,就这么轻飘飘的过去了,因为继续追究下去,他真的可能会被打死。
“去找乌凰吧。”沈睿揉捏着眉头道。
重生之指環空間
“好。”第二虚灵这次没有任何意见,实际上,他也只是亲近与古家老道主而已,因为都是人类。
至于对乌凰也没有什么仇恨和意见。
两人都为天王,速度极快,朝着天庭而去。
烽煙 絕世小刀
路上,虚空罡风肆虐,两人划破空间而行,气氛有些凝重。
“那个天主教是你弄出来的吧。”第二虚灵主动开口,并不想和沈睿的关系弄的太僵。
“嗯,没错,为了打入渊狱内部。”沈睿没有否认,因为这很好猜测。
“好手段…可以躲过渊族的血脉检测。”第二虚灵赞叹道,这的确是真心实意。
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渗透进渊族,不过,核心的渊族根本难以渗透,独特的血脉检测会直接分辨出对方是不是假冒的。
不过现在渊族广开门户收拢其他界域的生灵,倒是让他们安插进去了不少钉子。
不过,身份都太低了,接触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盗跖的婚礼开始了吗?我没有错过吧。”沈睿也询问道,算是主动缓和关系。
“还有一段时间,不过也快了,刚从试炼之地回来,突破了帝者。”第二虚灵道,显然把盗跖安排的不错。
“嗯…”沈睿点了点头,心中终于愉悦了不少,不多时,天庭的门户就近在眼前了。
(万分抱歉,昨天出了点意外,没来得及请假,请各位老板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