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g7u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人間苦笔趣-第1278章 朋友們擡轎子分享-snoh4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听到陆伊典出价,而且顶着自己家的名,肖炎耀也没咋意外。
花点小钱,给自己家的买卖讨个彩头。
有那么几分求求你表扬我的心态,人之常情。
就像是大年初一抢庙里的头柱香,心里乐呵。
虽然陆伊典家的五达海运在南方,北方根本都没有业务,宣传作用几乎为零。
但是抱着头鱼拍张照,家里大人也会哈哈一笑,表扬几句吧。
重生躲美
想明白其中的缘由,肖炎耀也没阻拦。
選擇 馬中偉
大家图一乐呗,反正他们跟自己情况不一样,咋败家都没人管。
两万,真金白银啊。
在这个小城市,普通打工者,快到一年工资了。
群众们感受到了,这拍卖的魅力,终于看出了乐趣。
既然有了乐趣,当然要给表演者相应的赞赏,毕竟人家给自己带来了快乐。
蔡根朝着小强一阵摇头,示意不要加价了,犯不上。
小强很听话,呵呵一笑,跟着摇头。
也不知道是在认同犯不上,还是表达这事没完。
然后,一个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了出来。
黃河秘墓 陰山古槐
“共享子女,两万五。”
我去,蔡根乐了。
因为声音是大飞的,顺着声音看去。
不止是大飞,身边还站着阳仔和水哥。
这群货都来凑热闹了啊。
人还挺全。
应该不是一起来的,否则不能这样分散。
由此可以判断,跟拍这个头鱼,也是临时起意,不像事先安排好的。
我的青春叛逆期
毕竟,挂上共享子女的条幅,也是半小时前才决定的。
他们又不能未卜先知。
向着大飞,蔡根摆出了你们干啥的口型。
大飞他们三人,同事摆出了一个手势。
双手手掌向上,抬了两下。
噢,这是在帮着自己抬轿子啊。
估计是看自己在那个小破饭店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开始个新项目,都想力所能及出份力吧。
盐从哪闲,糖从哪甜天。
蔡根心里清楚,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情仇。
这也绝对不是随便口嗨,真的没有人出价,是绝对要掏出真金白银的。
看得出来,朋友们这是在变相给自己还人情啊。
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除了接受了朋友们的好意,也没法拒绝。
有人抬了价,这让陆伊典很是兴奋。
如果一次叫价就完事了,哪里还有什么乐趣呢?
“五达海运,三万。”
阳仔性格比较直爽,也不是啥墨迹人,感觉五千五千的,有点娘们唧唧的。
“共享子女,四万。”
直接加码了,从一千,到五千,现在加码直接一万起了。
龙少在台上,脸都笑开花了。
四万呀,扣去鱼的成本,纯利润四万啊。
好开心啊。
比龙少更开心的,就是陆伊典了。
对方加码了,不墨迹了,真的好刺激。
“五达海运,五万。”
大飞不开口了,阳仔也不开口了,贱贱的看向了水哥。
水哥稍微有点腼腆,举起手,报了个数。
由于声音小,谁也没听见。
只能再次加大音量,喊了出来。
“共享子女,十万。”
璽鎮乾坤 俗人於世
至于的吗?
这个人情可就大了。
蔡根觉得,自己就算是摇头,人家也不能听。
抗日之全能兵王 寂寞劍客
看样,水哥的买卖,无论是归去来,还是诸天会,必须得给人家整利索的。
就算再出来几个罗汉,都得血拼。
这个二掌柜,自己是当定了,没跑了。
龙少听到十万的时候,脸一下就红了。
这绝对不是托,因为龙少不认识,蔡根也不可能找托。
蔡根平时看着穷酸得不行,有钱朋友也不少啊。
关键时刻这样捧场,蔡根做人挺到位呢。
和龙少同时脸红的还有陆伊典。
听到对方又抬高了加码,兴奋的把头盔都摘了。
唇红齿白大眼睛,萝莉型的长相,配上干练的赛车服,整的跟二次元出来似的,妥妥的新世纪福音战士。
此时,由于激动,小脸蛋已经潮红了,好像这种花钱加码的竞争游戏,可以刺激到她某些神经。
“五达海运,十五万。”
不能再加了。
蔡根确定了这个念头,一脸严肃的朝水哥摇了摇头。
水哥他们很听话,三个人整齐的耸耸肩,点了点头。
再多,他们也爱莫能助了。
不是没有那个钱,大家都是成年人。
尺度上必须要掌握好,办事都有个分寸。
得到他们肯定的答复,蔡根放下了心。
赶紧看向龙少,希望他别傻愣着了
十五万卖条鱼,赚大了,赶紧落袋为安吧。
可是,龙少此时已经被十五万震惊到了。
实在大大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办这场冬捕节,一共才花多少钱?
拍卖个头鱼,就回来十五万?
龙少脑子有点短路了。
收到蔡根的眼神,反应了一下,刚想开口。
“共享子女,二十万。”
農門嬌
人们一下就沸腾了。
在电视里看人家拍卖什么的。
几百万,几千万,感觉那都是数字。
就是说几亿,都不心疼,反正也不是自己的。
但是,亲身经历,有人,花二十万,买条鱼?
还是那种铁锅炖的鱼。
确实比较刺激,绝对值得兴奋。
蔡根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微翘。
老家伙,算你有良心。
之所以这样的感觉,因为报价的是佟爱家。
对于佟爱家的财力,蔡根是知道一些的。
随随便便家里,都放着满柜子的小黄鱼。
这二十万,就是一条小黄鱼的事情呗,可能还用不了。
一条小黄鱼,换一条头鱼,鱼换鱼呗。
極品魔女未婚妻 謝雪雲
再说了,帮他们家祖宗,折腾了一宿,办成那么大的事情。
老头除了溜嘴,没有啥实际的表示。
蔡根就算不小心眼,也没那么大度。
反正老头也不差钱,他出手确实很恰当。
龙少听到师傅开价了,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
完蛋了,自己总不能找师傅要钱吧?
真想抽自己嘴,为什么不赶趟,为什么不在师傅开口前结束。
懊恼的同时,龙少转念一想。
其实,也不是不能要钱。
亲是亲,财是财,亲兄弟明算账,何况师傅乎?
虽然不知道,这老爷子有没有钱。
但是按照以前小说里写的,一般这样的隐秘家族门派,都不差钱吧?
不断的找各种理由说服自己,龙少脑子快超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