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m3t熱門玄幻小說 逍遙侯-第1523章 抓住戰機分享-7txk8

逍遙侯
小說推薦逍遙侯
不管怎么说,女人怀了身孕,都是一件大喜事!
在这个时代,寻常之家,尚且讲究传宗接代,无后为大,更何况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家族呢?
消息传出去后,整个节度使府内外,一片欢腾。
杨无双听说了消息后,不由摸着下巴,笑道:“天家有后,普天同庆。”
廖山河说话就没有这么文诌诌的了,他咧嘴一笑,道:“如果又是个带把的,那应该是皇七子了吧?”
杨无双只是笑而不语,他身处权力巨大的总参议司里,一直遵奉谨言慎行的原则,不多说半句闲话,也从不掺合天家的家务事。
天家之事,自有皇上做主。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只要忠诚可靠,外加实心办差即可。
皇家的事情,掺合的越多,掉脑袋的风险就越大,必须慎之又慎。
自从,张三正担任了近卫军都指挥使之后,比起以前,他的话更少了。
作为李中易异常信任的心腹重臣,张三正始终记得皇上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身处要地,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开什么玩笑,敢把皇家的私事到处乱传,那简直就是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至于,单独坐在一旁的宋云祥,更是不会去惹那个麻烦,多说半句不该说的话。
挂征西将军衔的宋云祥,率领数万精锐的边军,镇守于西北灵州,属于妥妥的实权边帅。
自从晚唐以降,安史之乱后,武将篡位杀主的“光辉”事迹,屡屡发生,数不胜数。
因为殷鉴不远的缘故,本朝建立之后,不管是皇帝多么信任的心腹边帅,都会被无数只警惕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丝毫不可能放松。
聖道 蛋蛋
和杨无双、廖山河等人不同,宋云祥原本不过是灵州的小小州吏罢了,他并不是河池乡军的出身。
本朝建立之后,出身于河池乡军的军官,个个都获得了重用。在他们之中,已经没有了都头一级的军官,即使混得再差,也至少是个某营的副指挥使。
在如今的汉军之中,河池乡军的出身,已经成了皇帝心腹亲军的金字大招牌。
由河池从龙之人,意味着,他是皇帝真正的自己人,嫡系中的嫡系,心腹中的心腹!
仙殺
不过,最令宋云祥感佩的,其实不是皇帝的赫赫武功,而是其宽阔似海的博大胸怀。
李中易常常挂在嘴边一句话,令宋云祥一直记忆犹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换成一般的君主,以宋云祥的非嫡系出身,几乎不可能任用他为独当一面的边帅。
可是,当今圣上,不仅重用了宋云祥,甚至还把他的两个儿子,也派到了灵州,让他们父子三人一起镇守西北边陲。
这是何等的气魄,这又是何等的信任?宋云祥心悦诚服,服得五体投地,服的绝无二心!
不过,令宋云祥感到奇怪的是,同样不是出身于河池的廖山河,怎么就敢如此的放肆呢?
面对口无遮拦的廖山河,杨无双嘴上不会说啥,心里却如明镜:此人貌似粗鄙不堪,却是个极其难得的,有大智慧的家伙。
朝廷禁军,从六军扩编为六厢之后,廖山河以非河池从龙的出身,竟然能够稳居于第六厢都指挥使的实权宝座,岂是等闲之辈?
在朝廷的几十万禁军之中,敢当着众人的面,肆无忌惮的和皇帝开玩笑,插科打诨的,也就是廖山河了!
说来也巧,在六厢的主将们中间,就数廖山河犯的过错最多,屁股被皇上狠踢的次数,也是最多的。
也许,挨踢的次数多,也是一种极为难得的君臣之缘吧?
如今,汉州已经拿下了。诸如查抄府库粮仓,打击土豪劣绅,安抚百姓等等事务,都有现成的行为准则,压根就不须多说什么。
杨无双、宋云祥和张三正,这几个军中的重将,齐聚于总参议司的临时驻地内,目的只有一个:商议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打完一仗,总结一仗,商议下一仗怎么打,这已经是老规矩了,毋须赘言。
按照条令的规定,作战计划的制定权,营级以上兵马的调动权,皆归总参议司管辖。
作为名正言顺的知总参议司事,杨无双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率先发言。
“诸位,方才大军破城之时,司里接了成都那边李勇发来的军报。据李勇的禀报,他已经布下疑兵之计,暂时唬住了成都的蜀军主力,使其不敢弃城西逃。”杨无双手里拿着细长的木棍,指着成都的方向,详细的介绍说,“根据细作传回来的报告,以及李勇派人侦察的情况,某以为,当务之急是大军迅速的从汉州南下,昼夜兼程的直扑成都城下。只要,把孟昶及其蜀军主力,都包围在了成都城中,则一战可定巴蜀。”
言简意赅,清晰明了,这是在场所有人一致的看法!
攻與攻
“我军刚刚破城不久,等成都那边接到消息,孟昶慌乱之下,总要找人商量对策的。如果,我军现在就抽出一部,马上急行军南下成都,则一日可达。到那个时候,孟昶小儿插翅难逃。”廖山河的反应也不慢,顺着杨无双分析的战况,当场给出了他的意见。
宋云祥久镇西北边陲,在他的麾下,有整个大汉朝最为精锐的数万汉军骑兵,他岂能不知兵贵神速的道理?
西北的各个部落之间,为了争夺肥沃的草场,互相械斗的时候,总是掐准了汉军骑兵的出动时间。
強制溫柔:惡少別纏我 禾千千
每当大股汉军骑兵赶来镇压之时,草原各部落之间的械斗,要么已经分出了胜负,要么各自退散,以躲避汉军的锋芒。
实际上,以宋云祥在草原上的耳目之灵通,他焉能不知道部落之间的私下械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客气的说,宋云祥每次派兵出动镇压部落之间的械斗,无一例外,都是故意安排晚到的。
在宋云祥看来,草原各个部落之间的仇恨越深越好,他们彼此之间杀得越狠越好,各个部落里的成年壮汉死得越多越好。
李中易曾经私下里授意过宋云祥,可以坐视各个部落之间的仇杀,但绝对不允许部落之间的互相兼并。
总之一句话,妄图利用战争搞兼并的草原部落,才是西北汉军的真正敌人,必须毫不留情的彻底消灭之!
由于久镇西北的缘故,骑军都指挥使李勇,也就是拓拔勇,是个什么样的人,宋云祥可谓是一清二楚。
据宋云祥此前所知,蜀国境内的蜀马,因为太过于矮小,只适合充当驮马,而不适宜用来冲锋陷阵。
换句话说,蜀军压根就没有见识过,草原上惯用的大规模骑兵,采取狼群骚扰的战术。
就凭李勇掌握的一万多名汉军骑兵,就算是蜀军主力离开了成都,也必定会被李勇牢牢的拖住,而无法摆脱大股骑兵的骚扰和游击。
所以,廖山河的提议固然很正确,却也暴露了他不擅指挥轻骑兵作战的弱点。
让专业的人才,去做最专业事情,这一直是李中易的用人原则。
换句话说,提拔重用李勇,让其负责指挥骑兵作战,可谓是知人善任,恰到好处。
张三正担任的是近卫军都指挥使,近卫军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好皇帝的安全!
所以,张三正临来参会之前,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不是涉及到皇上安全之事,他绝不轻易发言。
杨无双见廖山河发言之后,宋云祥迟迟不说话,他的心里便有些明白了,宋云祥是兵权在握的边帅,必是心里的顾忌比较多,不敢轻易表态。
“宋帅,您的意思是?”
抗日英雄傳
宋云祥可以装痴充楞,杨无双的职责所在,他不能不问宋云祥的意见。
“廖帅所言甚是,某家佩服之极。”宋云祥任边帅多年,成日里和草原蛮子们耍心眼子斗喝狠,自然是油滑无比。
宋云祥虚晃了一枪,看似态度明确,实际上啥也没说。
杨无双不由微微一笑,四个人开小会,张三正充当闷嘴葫芦,宋云祥滑不溜手,显然是等着他和廖山河率先拿出作战方案了。
“某以为,廖帅所言极有道理,为今之计,在于迅速派兵去增援李勇,务必将孟昶及蜀军主力,尽皆围于成都城里,勿使其西窜,免留后患。”杨无双旗帜鲜明的支持了廖山河的看法。
“某附议。”杨无双的话音未落,宋云祥已经挺身而出,表明了他的态度。
“某家也觉得可行。”只要不是调动近卫军的事情,张三正一律不会横加阻挠。
四个人达成了一致意见之后,总参议司的参议们,很快制订出了详细的作战计划。
李中易看了作战计划之后,笑道:“自从有了总参议司之后,一切都上了正轨啊。”
这话无论怎么接,都很尴尬,杨无双总不能顺着自吹自擂吧。他索性装出没听懂的样子,一脸茫然的望着皇帝,默默的等着皇帝发话。
李中易翘起嘴角,微微一笑,他手下的心腹重臣们,个个都是人精中的人尖子,竟无一个蠢货。
“既然该考虑的已经都考虑到了,你们的计划也很周全,那就这么定了吧。”李中易想了想,补充说,“命令廖山河,务必在十二个时辰以内,赶到成都城下,和李勇的骑兵部队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