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mq2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629. 熱搜?秦鍵的自我總結推薦-mb65n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8月15日,秦键的名字首度在国内上了热搜。
没有任何运营和话题制造,单纯的就是国际四大报刊的评论带来的话题流量。
华国绝大多数网民们虽然不懂钢琴,更不明白拉三,但是一个弹钢琴的同胞被国外众多媒体热评这一事对于他们来讲却很有料。
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关于秦键的个人信息、履历、照片、录像、比赛视频,统统被圈内的热心网友扒了个遍。
这时大家才知道,这位低调的同胞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国争光了。
只是当网友们迫切的想再多了解一些关于秦键的信息时,却发现再无所获。
对方似乎没有经纪公司,甚至连一个微博认证都没有。
只有一条暂就读于华国音乐学院2014级音乐学系的信息,还有一个自己创建的的校内社团。
一时间。
帅气,才华横溢,佛系,钢琴诗人,歌剧指挥,面瘫小可爱等等一些列标签被打到了秦键身上。
尽管秦键这波热度更多的是由四大报的刊登带来的。
但是无论如何,比起肖邦预选赛那一次——这一次秦键的名字已经有了破圈之势。
且不论破圈与否,单是来自秦键个人社交圈内的热情就几乎将他淹没了。
来自家人的还好,何静只是让他不要被外界的声音干扰,安心准备接下来的肖邦大赛。
周末共枕之危險情人
可朋友同学社团成员的轮番电话轰炸让他体会到了什么是无力感。
他觉得就是一场替补上场的音乐会而已,大家真的没必要过分去渲染。
但慢慢的,他习惯了。
尤其是胖子那句:“哥,需要经纪人吗?”

而对于四大报刊的评价,秦键也有自己的看法。
真理之扉 起司面包圈
四大报刊里,霍普的评论在他看来实在有些夸大其词,不过秦键在心里感激这位评论人。
許君一世安然 微雨瑟瑟
晚安王子殿下
而纽约时报给他打出的两颗星他虽然有点恼,但是想想他们曾给波利尼的第一张专辑只打出过一颗星,他也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
而对于德国的两家报刊评论,他对镜报不做评价,毕竟这就是音乐世界,霍普可以踩着亚当斯把自己夸上天,那菲利普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挤兑自己,这没有什么问题。
重点是沃克的那一篇,几乎业内人士都看得出波德莱尔代表德国施坦威公司向秦键抛出了橄榄枝。
而秦键自己清楚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眼下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到肖邦正赛了,到时势必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再次选琴。
還珠之永琪重生
关于重新选琴的问题,是个不小的问题。
而且是个又被深入的问题。
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古钢琴练习,有一说一秦键几乎已经本能的将自己的触键方式及触键习惯融合了。
之前他的观念里对于不同型号的钢琴他有着明确的区别划分。
上司大人,如狼似虎
比如他认定施坦威的音色一定厚重于雅马哈,雅马哈的音色统一性一定大于法奇奥里,法齐奥里的质感一定比kawa纯净,而kawa的触键灵敏一定大于施坦威。
如果说现代钢琴总是为演奏者提供着越来越触手可得的技术便利和音色选择,那么古钢琴则是把自己所有的利弊在一开始就展现在演奏者面前。
而且它们每一台都不一样。
你想演奏古钢琴,就必须收起你对于现代钢琴的那一套,去适应古钢琴固有的特点。
这有点与时代背道而驰的味道,所以很少有钢琴家愿意在投身回到古钢琴的练习中。
但若是一个现代钢琴演奏者愿意踏上复古之路,暂时忘记追求钢琴极致的表现力,静下心来回头看看。
或许学习如何演奏古钢琴就会变成一件极富有意义的事情。
两个月下来,秦键深有感触。
他最深切的感受就是他学会了重新思考关于钢琴的声音,以往在现代钢琴上的为所欲为,在被这两个月的古钢琴练习打磨后,秦键学会了收敛。
这收敛就是他的收获,其背后就是他提升至更加精细化的键盘掌控力。
如今的他已经可以最大化的在一台现代钢琴上找到最合适的演奏方式。
这次的拉三就是一次很好的检验,在新274上,他几乎无所不能的在合理的发挥着钢琴的特性。
他确信如果那日将音乐会用琴换成cf7,他可以弹出与施坦威相差无几的效果。
这个问题他在音乐会之后也和廖林君谈过,他问廖林君是否最开始就有意想让自己在声音单一的古钢琴上树立明确的触键概念,对方的回答是:“没错。”
“不论是弦乐管乐还是键盘乐打击乐,作为一个演奏者,必须充分的了解手下乐器的特性。”
“当你对手中的乐器越了解时,你距离音乐也就越近。”
廖林君的回答就像她一开始为秦键留下的四阶段问题一样,最后不论是谁的声音,这声音还是会回到演奏者的指下。
这次的拉三就是她交给廖林君的一份月考试卷。
廖林君也很满意于这份答复,但是与之而来的新问题又出现了。
在领会了触键的深层次奥义之后,似乎摆在他面前的还是两种选择。
晨輝戰神 傷心風箏
Cf7或274s。
而且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他看来已经丝毫不弱于决赛曲目二选一的问题了。
并且自己的决定似乎隐隐的也在被外界关注着,秦键觉得这或许是一种错觉。
但是没办法啊,谁让这段时间以来他被大家逼的有了一种公众人物的感觉。
况且,后来秦键悄悄一人在海边听过那场拉三之后,他给了一个他觉得很中肯的评价。
“弹的确实牛逼。”
財色

经过了炎热浮躁的半个月,卑尔根的盛夏已经走到了八月的尾声。
随着那股热劲消退,秦键的生活状态渐渐的回到了以往。
每天按时早起练琴,找老阿萨德与老酒保上课,按照廖林君的进度开始决赛曲目的练习。
傍晚他会在海边溜溜弯,有时会碰到伊多,碰到对方的时候他会主动与对方聊聊天,一般情况下伊朵也会断断续续对他的说点什么,虽然两个人彼此之间都听不懂对方的话。
晚上回到小屋他会继续翻译文献,之后就是和小胖段的私密时间。
自从段宏回到法国后,秦段二人之间的湿度更加明显。
这其中背后明显有着复杂的逻辑。
时间飞逝。
九月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