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ajq優秀小說 斬月-第一千零六十章 姜雲粥的算計推薦-wiqur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姜云粥?”
山神庙内,萧惊羽神色一凛,抬头看向我:“有把握吗?”
“没把握就不打了吗?”
我微微一笑,随即说道:“没关系,这件事跟你无关,你坐镇山神庙就行,剩下的一切交给我好了,即便是我败了,你身后还有长生宫顶着,再不济也能捡回一条命不是?”
“我……”
媚行天下:妖妃蛊君心 小木屐
萧惊羽咬着牙,欲言又止。
我轻轻一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随即身躯直上,就这么从大殿顶部的大洞飞了出去,身躯轻轻向前飘过,落在山神庙前方的屋檐上,单足轻飘飘的一点,一身衣袂、斗篷无风自动,就这么懒洋洋的看着前方的一大片鬼物。
……
太多了。
地面上,一个个脸色凄厉惨白的厉鬼,不断发出低沉的吼声,但似乎又在压抑着,生怕自己的动静会招惹到某些存在的不快,而就在空中,也有一道道身影,身周萦绕青光,都是一群修为不俗的鬼物,东、南两个方向,更是有三辆白骨战车,车上分别坐着一名手握战刀的中年男子鬼物,一名佝偻身躯的老者鬼物,还有一名宛若孩童般的鬼物,他们的气息尤其盛旺,不用想,这就是除了彭秀之外,姜云粥麾下的另外三名鬼王了。
正中间,姜云粥一袭红袍,月光衬得她的秀容如水,但依旧还是掩饰不住容貌下的暴戾,她就这么长袖飘飘,一身雍容华贵的立于风中,身后则是一群修为不俗的鬼物,有身负长剑的白骨剑修,也有手握战斧的猛鬼,一个个神色狰狞。
这座山神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幸,能被这么多古战场内的鬼物给团团包围了,以至于,山神像中宋凌最后的气息都被压制到只有蚊蚋一般的一点点声音,实在是可怜至极。
“陆仙师啊。”
姜云粥甜甜一笑,说:“你踏入我哭夫崖的境内,于理我姜云粥应当出门相迎,奈何公务繁忙,一直抽不开身,这不……刚刚忙完手头里的事情,这就来到了这座破庙为仙师里接风洗尘了,不知道仙师对刚才的开胃菜可还满意?”
我不禁失笑:“姜云粥,你就这么铁了心的倒向长生殿,要与我为敌了,是吗?”
“哟?”
姜云粥一愣,随即笑道:“陆仙师此话怎讲啊,我姜云粥区区的一个野地鬼王,可高攀不上那高高在上的山上长生殿啊!”
“少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我一扬眉,笑道:“小心别着急机关算尽,最后却只做人嫁衣了。混沌之海长生殿,又能给你多少好处,让你愿意为整个正道为敌?”
“哟,陆仙师这话是想吓死人么?”
姜云粥装作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娇羞的单手叉腰笑道:“我区区的一个鬼物哪有本事跟正道为敌?再说了,长生殿会看得上我这么一个区区的哭夫崖?他们忙于介入北方各大王朝的争端还抽不开手呢,哪有有空搭理我们古战场内的这群鬼物。”
“无所谓了。”
我单手一抬,笑道:“来吧,既然一定要打,那就开打好了,让我看看你姜云粥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把庇护一方水土的山神踩在脚底下这么多年。”
“哟~~”
姜云粥笑道:“听陆大仙师这口气,是要为宋凌那个废物山神找回场子了?”
“是又怎样?”我一扬眉。
就在这时,山神庙的山神像中传来了一丝心湖涟漪,显然宋凌已经因为我这一句话而动容了。
“很好。”
姜云粥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满目的狰狞与愤怒,道:“你一个招呼都没打就敢直接上门灭了我治下的十里坡鬼王殿,甚至打了彭秀一个魂飞魄散,很好很好,现在还想庇护这个已经失去金身的山神,你一个外来的和尚,真以为自己能度化这方水土不成?陆仙师,你既然不仁,就休怪我姜云粥不义了。”
“来吧。”
我双手轻轻一抬,将双匕首握在手中,身周一缕缕圣气缭绕。
妃嬪 這 職業
至尊 逍遙 神
“啧啧,永生境!”
姜云粥一扬秀眉,笑道:“难怪敢这么张狂……不过,只是一个永生境初期罢了,真以为能踏平我们整个古战场不成?就不提魂哭城的周励那个混蛋,即便是我姜云粥,你陆仙师挡得住吗?”
说着,她一声尖啸,身后出现了一尊巨大的鬼灵法相,宛若一道血雨般从凌空冲了过来。
确实,气息磅礴,这个姜云粥也有永生境初期的实力了,再加上另外三个鬼王和一大群鬼物,这就是她的胜算所在吧?
“蓬!”
就在姜云粥一掌轰碎了前殿屋檐时,我已经一个暗影折跃冲了出去,而且在神通之下,暗影折跃这一冲就是近200码距离,笔直的出现在了一个那个佝偻着身躯的老者鬼王面前,他正手握多张符箓,不断的将鲜血滴溅在其中,打算结下一座阵法。
“不觉得太迟吗!?”
我猛然身躯前倾,右腿发力,直接将这名鬼王的双手与一堆符箓尽数踢开,他大惊失色,急忙咬破舌头吐出一口血,这口血煞气四溢,而我则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是一记猎敌之锋轰在了他的胸前,顿时“嗤嗤嗤”的三道匕首气芒穿透这名鬼王的身躯,一道血色魂魄就要飞起。
“收!”
我直接左手一张,炼魂炉泛起光辉,几乎直接就将这名鬼王的魂魄收入其中并且迅速炼化了,顿时,炼魂炉的紫色越发浓郁,品秩又有提升了,不出意外的话价格也提升了,这倒是不错,以恶制恶,这炼魂炉刚刚好派上用场。
“陆离!”
风中,传来了姜云粥的尖啸怒吼声,她宛若一道血色箭簇一样从天而降。
我则淡淡一笑,脚踏虚空就这么向后一跃,又是一道暗影折跃,身躯出现在了那手握战刀,驾驭白骨战车向前冲杀的中年男子鬼王身后。
“吓?”
他猛然转身抬头,但已经迟了。
一衣带水!
“蓬一声,一道金色气芒凌空炸开,瞬间凝实成了一道属于我的小天地,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在神通状态下连招一衣带水还有这等玄奇,连续五道匕首气芒凌空斩出,激荡长空,顿时这名中年男子鬼王也一样低哼一声,就这么身躯被撕碎了,下一秒魂魄已经被炼魂炉炼化。
身死道消,只是一念之间。
“混账混账!”
数十米外,那宛若孩童一样的鬼王神色狰狞,驱赶白骨战车猛然在空中旋转,顿时白骨战车上的数十道血矛瞬间泻落,宛若一道血色瀑布一般,与此同时,身后一名身穿黑袍的鬼物猛然双臂张开,手中数十丈符箓瞬间焚灭,而我的身躯就像是被牵制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被封印了,又是一种鬼物的秘法?
“死吧!”
姜云粥也在侧翼发出了怒吼声。
而我则想也不想,直接单手一拂,顿时四海八荒图化为一道绝世画卷降临人世,画卷中山灵水秀,大江之上有青色蓑衣老者垂钓,空中飞鸟成群,一派世外祥和景象,而我的身躯就被四海八荒图这么包裹着,信手一一扬画卷,顿时将空中的数十道血色战矛统统收拢其中,再一抖手,这些战矛纷纷飞向了侧方冲过来的姜云粥。
“糟了!”
那发动封印的鬼物老者一脸骇然:“他竟有这等玄妙法宝?”
姜云粥连续数掌拍飞了横飞的血色战矛,神色狰狞的怒吼道:“杀了他,身上所有的法宝就都是我们的了,林供奉,不用再保留任何手段了,只要杀掉他,这张画卷法宝归你!”
“好得很!”
老者哈哈一笑,这是一个隐藏的洞虚境巅峰强者,浑身鬼力爆发,哗啦啦的瞬间抛出数十张血色符箓,这些符箓在空中不断旋转、缔结,化为了一柄血色斑驳的战斧,就这么被老者握在手中,怒吼一声凌空落下,而与此同时,姜云粥也有行动,不动声色手掌一挥,顿时一根血色蛇骨鞭缠绕住了我的双足,一时间动弹不得。
“受死吧!”
姓林的哭夫崖供奉哈哈大笑,手中血色斑驳的战斧凌空落下。
“杀了他!”
“多管闲事的东西,管他是什么狗屁仙师,宰了他!”
“天杀的东西,我们古战场的事务岂是你一个外来修士能指手画脚的?”
“干掉他,共分他身上的宝物,这小子的家底殷实着呢!”
一群鬼物纷纷怒吼、嘲笑。
大殿之中,萧惊羽一咬牙,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细剑,甚至就连山神宋凌那随时可能崩塌的山神像都在“嗡嗡嗡”的颤抖,似乎想不顾最后的一点修为重临人世一样。
……
这一刻,我心头一片平静,禁不住的笑了,如果都如他们两个一样,古战场这方天地也并非没有一点点光亮的嘛,好了,不熬他们了!
意念动处,一缕缕圣洁白龙法相盘旋身周,“蓬”一声就这么直接挣脱了姜云粥的蛇骨鞭和林姓供奉的符箓禁制,囚龙破爆发出的霞光照亮了整个天际,就在突破双重禁制的一瞬间身躯急速提升,重重的一个膝击落在了林姓供奉的下巴上。
“啪嗒!”
他的整个头颅都快要离开脖颈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