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柯學驗屍官 愛下-第487章 血跡在哪裡看書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雷斯垂德被林大师那学贯东西的知识面给折服了:
“我明白了,大师!”
“我现在就安排人去附近的工厂和大学,寻找您提到的药物。”
“嗯…别忘了还得带上过氧化氢和氨水。”
林新一以非常专业的姿态,向跑腿的警员们嘱咐起做潜血测试所需的化学药品。
营造出这么一副化学专家的气场之后…
他才转过头,用目光锁定那8个作为嫌疑人的马车夫:
“你们几个,听明白我刚刚说什么了么?”
“我们…”那8个嫌疑人面面相觑,脸上全是茫然。
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最后还是有人略显小心地回答道:“听明白了。”
“就是要用那什么药剂,检测我们谁身上有看不见的血迹…对吧?”
“没错。”林新一悄然加重了语气:“你们身上都没有任何近期受伤的痕迹。”
“所以,如果你们谁身上检测出有擦拭干净的潜在血迹,那就基本可以证明…”
“那个人因为某种原因,手上沾到了别人的血!”
他的目光锐利如刀。
声音也冷漠得像是极北草原的白毛风。
林新一就是在刻意用这种方式,试探这8个嫌疑人的反应。
看看他们是否会为这个消息而惊慌。
而试探的结果是…
“没关系,警官,我会好好配合的——反正我不是凶手!”
“没错,没错。”
“能快一点就好了。”
那8个马车夫都这样神色轻松地嚷嚷着。
没有一个紧张,没有一个担忧。
仿佛他们真的全都不是凶手。
“这…”林新一悄然蹙起了眉头:
这些人全都不担心潜血检测?
为什么?
难道是自己的通关思路错了。
开膛手杰克真的不在他们之中?
还是说…开膛手杰克在里面,只是心态沉稳、不露怯相,故意在警察面前扮演淡定?
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如果真在这些嫌疑人里,见到自己被警察重重包围,就应该知道自己肯定是逃不过了。
面对无法避免的潜血测试,再假装淡定又有什么意义呢?
难道是想借此让警方放松警惕,然后暴力突围么?
不…如果开膛手杰克有信心凭借武力在那么多条枪面前逃跑,那在之前巡警带队封锁抓人的时候,他就已经突围跑了。
何必等到现在,这种身陷重围、封锁更严的时候?
一时之间,林新一想到了很多很多。
一种淡淡的不安涌上心头。
……………………..
许久之后…
巡警从附近大学的实验室里拿到了鲁米诺。
林新一娴熟地进行操作,对在场8个嫌疑人身上可能沾到血迹的部位,甚至是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也全都进行了潜血检测。
而检测的结果是…
“八个人身上,全都没有潜血?”
面对这令人失望的结果,众人的心情不禁变得非常沉重。
以雷斯垂德警官为首的苏格兰场警察们,都下意识地将期待的目光投向林大师。
他们等着无所不能的林大师拿出更加神奇的法术。
但林新一却陷入了纠结之中:
“怎么会没有?”
“难道我之前的推理真的错了,开膛手杰克真的不在这些马车夫之中?”
“还是说…”
“开膛手杰克在里面,但他身上根本没有沾到血?”
失败的阴霾之中,林新一不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开膛手杰克手艺高超。
杀了人也没沾到血。
仔细想想,虽然死者颈动脉受损,出血量极为夸张。
但凶手身上没沾到血,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因为割颈放血其实也是一门技术活。
血液的喷溅角度,喷溅形态,都与刀刃插入的动脉部位而定。
比如说,刀如果是直接横插在受害人的颈总动脉上,血液就会沿着水平方向飚射而出。
通过调整下刀的角度,可以控制血液的喷溅方向。
只要懂解剖学,了解人体构造,下刀足够精准,并且身体足够敏捷,捅刀收刀的速度足够快…
就可以做到在自己手不沾血的情况下,把目标的动脉血放干。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就像是在屠宰动物,等放完血再下刀割脑袋,小心一点,就不会溅得自己一身都是了。
林新一自己就会这门技巧。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案发现场的景象:
“虽然出血量的确很大。”
“但喷溅血迹的方向,主要还是集中在死者身体左侧。”
“喷溅的方向较为集中。”
“再加上颈部被刀刃来回切割破坏严重,无法分辨初始的刀刺角度。”
“所以不能排除凶手在反复切开死者脖颈之前,还对死者进行了定向放血的操作。”
这的确是一种可能。
以开膛手杰克先前展现出的身手,他的确可能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高手。
可问题是…
“想到这种可能又怎么样呢?”
林新一的眉头越锁越深:
“没沾到血就是没沾到血。”
“既然没法从这些嫌疑人身上查出血迹,我就没办法确定他们中间有开膛手杰克。”
“我根本没法排除,这其实是我推理失误的结果。”
没错,现在这情况不管怎么看:
都更像是他猜错了出题人的心思,得出了错误的结果。
或许开膛手杰克真的不在这。
林新一在这里纠结沉思,而那8个嫌疑人,却是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警官,我们都等了这么久,那什么检测也做完了。”
“现在总该可以走了吧?”
“这…”雷斯垂德一阵犹豫:“林大师,既然他们身上都查不出血迹。”
“那…干脆把他们放了?”
雷斯垂德心中有所动摇。
警员们也开始渐渐地怀疑起大师的法力。
而那8个马车夫见到没人阻拦,也各自缓缓地退到自己的马车身边,像是都迫不及待地要走。
“等等——”
林新一蓦地叫住了他们。
“怎么了,先生?”
马车夫们非常不解:
“还有什么事么?”
“我还得对你们做一项检测——”
“还有检测?不是已经都检查过了,我们身上都没有沾血么?”
“的确如此。”林新一语气渐渐坚定:“我们做过了潜血检测,你们身上的确没有血。”
“但是…”
他将目光越过这些嫌疑人,看向他们身后的马车:
“你们的马车呢?”
“如果凶手是驾着马车出来作案,那他的马车里肯定会有血!”
“这…”马车夫们面面相觑,个个脸上写着无辜。
他们还是一点没有被林新一吓到的意思。
而雷斯垂德也一脸不解地凑到林新一耳边:
“林大师。”
“查马车有什么用啊?”
“那些马车我们都看过了,里面非常干净。”
“非常干净,也有可能有看不到的血迹。”林新一语气平静地回答道。
“我明白,但是…”
雷斯垂德忍不住继续提出质疑:
“但是今天这个案子,伊丽莎白女士并不是在马车里遇害的。”
“而凶手被目击者惊动,还没收割内脏就逃跑了。”
“既然如此,那马车上怎么还可能查出血迹呢?”
伊丽莎白是死在露天街道上的。
她死时身边并没有什么马车。
如果开膛手杰克杀人时自己身上都没沾到血,那他逃走之后,就更不可能把血带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既然如此,那对马车做潜血测试还有什么意义?
就算开膛手杰克真的就在这8人中间,他的马车里也不会有血啊。
“不,说不定会有!”
“今天这个案子,开膛手杰克身上没沾到血,没有开膛取内脏,所以不会把死者的血液带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但是,别忘了…”
林新一微微一顿,语气微妙地提醒道:
“开膛手杰克并不是第一次作案。”
“他之前已经连续杀了两位无辜女性,而且都是极为残忍地对死者开膛破肚,取出了死者体内的大量脏器。”
“这些内脏都被他从现场带回去了。”
“是走路带回去的。”
“还是用了交通工具呢?”
“这…”雷斯垂德警官眼前一亮。
虽然专业不对口,但他却仿佛从这位林大师的身上,看到了老朋友福尔摩斯的影子。
“林大师,您的意思是…”
“凶手前两次作案,可能也是驾着今天这辆马车出来的。”
“他可能已经用那辆马车,装载过那些血淋淋的人体器官?”
雷斯垂德警官读懂了林新一的意思:
鲁米诺不仅能检测潜血,而且能检测出很久以前形成的潜血。
而开膛手杰克多在深夜无人时作案,他在装“战利品”回家的时候,路上估计也不会在“包装”上有多么小心。
那么多内脏器官放在车里,血一定淌得满车都是。
就算回家后擦干净了,也会有看不见的潜在血迹留在那里。
“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在属于凶手的那辆马车里…”
“就一定能检测出大片大片的潜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