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bzs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txt-第二百六十一章 驚的你懷疑人生相伴-2kqd4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二长老此时还在处理她的灵药,陆水离开她自然是知道的。
至于陆水做了什么,她没打算现在去看。
等处理好手中的东西,再去看看他干了什么荒唐的事。
瞎浪费,挨训是必须的。
三长老其他的不会管,陆家大小事都是族长在管,身为最小的长老,主要管陆水。
以前二长老也管过类似的陆家少爷,比如三长老。
大长老也管过,比如二长老。
那时候,他们都是最小的长老。
陆家从未出现过第四长老。
其实就是同时具备三位长老都很稀少,也就现在的大长老命比较硬,所以才能保持长时间拥有三位长老。
二长老自知活不过大长老,所以从来不认为自己可能成为大长老。
这也是上次大长老让她去风霜河底,她意外的主要原因。
不多时,二长老就感觉有人来到她这边。
不过她没有抬头查看,而是继续处理她的灵药。
“二长老。”上剑道人跟夏纱在二长老不远处低声恭敬道。
“说吧。”二长老处理着灵药随口说道。
她并没有因为有人到来,而影响速度。
处理灵药不是什么难事,对她来说,只是日常打发时间用。
陆家上下,大概也就东方黎音需要她照看身体,其他就没什么事做。
哦,现在多了个慕雪。
又是个疑难杂症。
除了这些,外面没有出现什么大事,她很少会在意。
近些年,也就上次的病变让她打发了一些时间。
“少爷已经离开了灵药田,应该是回去了。”上剑道人开口说道。
他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二长老的实力可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他做了什么?”二长老问道。
她是真不知道陆水到底要怎么闹。
但是听他说的,怎么看也不觉得只是小闹一下。
“少爷给赤金花移植了伴生草,换了两株新的灵药当伴生草。”这次是夏纱开的口。
“他用了什么灵药?”二长老对这件事还是知道的,她还以为陆水会自己动手。
特地给他施加了毒素免疫。
没想到这两个人全程在帮忙。
对陆水来说,应该少了一些乐趣。
“用了晴天花跟灵珑草。”夏纱开口说道。
“现在是什么情况?”二长老平静问道。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夏纱跟上剑道人更不可能知道二长老是什么态度。
“我们过来的时候,晴天花已经散去了风,灵珑草倒地不起,几近枯萎。”夏纱不敢胡说,只是说出现在的正常情况:
“赤金花暂时没有丝毫问题。”
上剑道人犹豫再三,跟着开口道:
“这本就是少爷玩闹,现在看起来晴天花跟灵珑草都在枯萎,是不是可以移植回去了?”
之前的伴生草是没法再种回去,但是晴天花跟灵珑草是还有救的。
二长老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处理着手里的灵药。
夏纱跟上剑道人没有得到二长老的答复,不再多问,而是安静的等待着。
许久之后,二长老才处理完所有灵药。
“过去看看情况。”二长老把灵药放一边,而后起身一步踏出,接着消失在原地。
夏纱跟上剑道人立即往灵药田而去。
跟是跟不上,但是够近,时间上不会差多少。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赤金花旁边。
二长老已然站在赤金花边上,正低头注视。
在上剑道人的眼中,灵珑草已经奄奄一息,晴天花也开始倒下。
情况危在旦夕。
但是二长老还在看,他们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等待二长老下达命令。
二长老看着灵珑草,片刻之后又看向晴天花。
最后又观察了赤金花。
不曾言语。
此时她发现她给陆水的书籍就在边上,便顺手收了起来。
又过了些许时间。
二长老的目光从灵珑草收了回来,而后转身离去,顺便道:
“就这样吧。”
絕色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上剑道人跟夏纱内心轻叹。
只是此时二长老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
“看好这里,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不要触碰。”
“是。”上剑道人跟夏纱点头应道。
等二长老消失,他们才无奈的对视了一眼。
“人老了就容易多愁善感。”夏纱开口道。
然后她又立即闭嘴,因为二长老年纪比她大。
说老了,容易说成二长老。
“这里有什么需要查看吗?”上剑道人倒是对二长老说的话比较在意。
他们有些不理解。
而就在他们打算讨论一下的时候,突然吹起了一阵风。
是赤金花这边的风。
只是这风一吹而过,让人有些摸不清方向。
“刚刚赤金花这边有风出现?”夏纱问了句。
他们立即低头查看,但是并没有任何风的迹象。
晴天花依然即将倒下。
就在他们两个拿捏不定的时候,又是一阵风突然吹起,这次他们看到了,是赤金花周围出现的风。
可是赤金花周边怎么会有风?
这里可没有这类的阵法。
可是这风同样是一吹而过。
夏纱跟上剑道人互相看了一眼,这次还没有等他们说话,突然间,风又一次出现,这次风并不是一吹而过。
而是不停的吹了起来,环绕着所有赤金花开始吹起来。
“这怎么回事?”夏纱有些惊讶。
可还没有等上剑道人表示同疑惑的时候,有两道灵气突然传进了他们的感知中。
随后他们立即望向灵气来源。
是晴天花跟灵珑草。
“是来自赤金花的灵气。”上剑道人第一时间得出了结论。
在灵气出现的瞬间,晴天花即将倒下的身姿突然立了起来,如枯木逢春,久旱逢甘露,而后它的周身也出现了小小的飓风。
比之前小了许多,这小风与周围的大风呼应。
晴天花则在风中摇摆。
地府之主 西樓邀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纱完全无法理解了。
明明即将枯萎的晴天花,怎么突然活了过来?
而且还被灵气滋养着。
要是这样成长下去,那绝对不会是普通的晴天花。
“看灵珑草。”上剑道人同样惊讶道。
夏纱立即把目光望向灵珑草,她惊愕的发现,原本已经倒地的灵珑草晃晃悠悠的生长了起来,虽然不是那么精神,但是总算不再枯萎。
这本没有什么。
但是真正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灵珑草上突然出现了一颗光点,这光点在快速扩大,在扩大的时候,夏纱的眼睛赫然睁大,难以遏制道:
“这,怎么可能?”
在那颗光点占据整颗灵珑草的时候,一道小小的人影出现在了玲珑草上,似乎在沉睡。
“灵珑草居然在这个时候有了成熟了征兆,开始孕育生命。
怎么会这样?”上剑道人也是难以置信。
原本他们都以为灵珑草即将枯萎,永远不可能有成熟的可能,可是灵珑草居然就最不可能的时候,开始成熟。
孕育生命。
他们看的出来,成熟的因为突然变故带来的。
可这突然的变故他们少爷胡闹闹出来的。
“是少爷?不,不可能的。”上剑道人无法明白。
这确实是陆水的主意,但是全程都是他们在操作,如果有什么特殊的做法,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全程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可是灵珑草就是莫名其妙的开始成熟,晴天花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就是赤金花都变得更加不凡起来。
“碰巧吗?”夏纱看着上剑道人,想要得到答案。
可是谁能告诉他们答案?
如果是碰巧,这也太巧了吧?
而且达成这般可怕的效果,简直不可思议。
可就是太过惊天骇俗,他们才无法相信是陆水做的。
但是不管如何,他们发现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陆水不仅没有害了这些灵药,反而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未来。
刚刚二长老看出来了吧?
……
二长老坐在位置上继续处理着灵药,对于赤金花的变化,她自然知道。
“陆水全程都没有动过,谁又能相信是他的手笔?”
“就当这件事是个巧合吧。”
“但是陆水挑果子的时候,还真是会挑,随意摘取,居然没有一颗是能影响到他身体的,没有一颗是有关修为的。
没有一颗是无法当普通果子吃的。”
“就算这也是巧合吧。”
“可是太多的巧合在一起,已经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二长老轻声自语,而后没有再去在意这件事,继续处理着她的灵药。
此时一阵风吹了起来,风吹动了二长老的发梢,片刻之后微风停止。
一切归于平静。
————
慕雪坐在院子里,她也不知道陆水什么时候回来。
都一整天了。
“怎么感觉陆水在还没有成婚的时候,经常被罚?”慕雪有些无奈。
以前虽然也听说过,但是没亲身体会过。
现在是体会到了,动不动就被三长老拉去罚。
还不能拒绝。
“去看看陆水回来没。”慕雪心里这般想着。
她决定假装路过陆水的院子,然后看看陆水在不在。
嬌妻兩禽相悅 暗夜傑
在就假装去看花。
不在就真的去看花吧。
就在慕雪想要起身外出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慕雪有些意外,然后一看是唐姨。
对于唐姨的来电,慕雪并不惊讶,偶尔唐姨也是会给她打电话的。
之前第一次接到,是真的惊讶。
“唐姨?”慕雪接起电话。
“是我,你现在在陆家吗?”对面传来唐姨的声音。
唐姨的声音也没有了第一次打电话的尴尬,以及无措。
慕雪应了一声,而后对面又传来声音:
“这两天你要回来一趟,不是别的事,跟你的红装有关。
需要来量量具体尺寸,就是要花一些时间。”
國王萬歲 亂世狂刀
相对来说,红装是一件大工程,慕雪不会亲自做,所以只能唐姨以及族里其他长辈帮忙。
“明天吗?”慕雪问了句。
这件事她自然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早点落实,她也安心。
上一世应该也量过,只是那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
没太在意。
就比如,陆水一直耿耿于怀的笑容。
那时候她哪会在意这个。
她觉得就是换个地方修炼而已。
谁知道陆水对她那么好,那么疼爱她。
在确定了时间后,慕雪就挂了电话。
“明天得回去一趟,去跟陆水说一声。”慕雪心里想道。
如果陆水能送她回去,就更好了。
只是陆水在挨罚中,也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这不妨碍她去找陆水。
……
陆水已经回到了院子。
只是刚刚回来,真武就找了过来。
“少爷,有些件要跟你说一下。”真武开口说道。
陆水没感觉是跟仙庭相关的事。
乐风等人还在魔修地界折腾。
而且仙庭这些人都没感觉有什么大动作。
当然,这些人搞事太频繁,他也顾及不到,因为他最近陪慕雪很忙。
果然,女人才是影响他大展拳脚的绊脚石。
只是这石头有些凶就是。
“什么事?”陆水问道。
“剑一峰发来了邀请函,三长老让少爷应邀,明天出发去剑一峰。”真武开口说道。
“去剑一峰?”陆水有些意外。
让他去剑一峰干嘛?
而且剑一峰怎么会突然发邀请过来?
陆家除了他这个废物少爷,就没什么人了,而他不值得剑一峰发邀请函吧?
剑一峰可是顶级势力,也不是很在意陆家的。
除了一些顶级的存在。
“也有一定可能,是因为虫谷的效应。”陆水心里想道。
“是的,剑一峰发来邀请函,主要是想邀请进入无上剑道的人。
少爷去迷雾群岛的事剑一峰是知道的,所以发来了邀请函。”真武开口解释道。
魔鬼的學徒 淩無聲
陆水点头,那时候虫谷作死,陆家少爷在无上剑道中的事,不少人看到,这是没办法的事。
退一百步讲,剑一峰就算不知道,但只要知道他去过迷雾群岛,大致就会发出邀请。
“目的呢?”陆水问。
邀请也要个理由,不然说邀请其他人就要附和?
剑一峰不至于这么嚣张。
除非修剑修坏脑子了。
“听说是为了无上剑道,他们想要让接触无上剑道的人,试着给出其中的感悟。
寂天記 千景風華
进而复制无上剑道。
为他们未知的老祖,铸剑。
说只要有所帮助,剑一峰决不亏待任何提供帮助的人。”真武开口解释。
陆水无奈,他需要帮助?
剑一峰能给他的,陆家绝不缺。
就是剑道也一样,当世无上剑道就在陆家。
旧的无上剑道也在陆家。
额,被东方渣渣拐走了。
得去要回来。
“明天就要出发?”陆水问道。
“三长老是这么吩咐的。”真武应道。
虽然不知道三长老怎么想的,但是陆水也不能拒绝,他感觉这一世三长老天天让他外出。
这是要让他在半年内,把所有地方去一遍吗?
半年后他就有了家室,不可能随便外出。
而且,那时候他主要任务是让慕雪怀孕,也没人会让他外出。
之后陆水就让真武离开,真武刚刚退到院子门口,慕雪就走了过来。
“少奶奶。”真武立即让到一边,方便慕雪进去。
慕雪点点头,便往陆水院子走去。
一进去就看到陆水坐在亭子里。
“没打扰陆少爷吧?”慕雪声音很轻缓。
有的,你打扰我变强了。陆水心里回答了句。
不过没打算说出口,他起身看向慕雪,好奇道:
“慕小姐又来照看花丛?”
理论上慕雪白天应该都忙完了才对,就算是借口也不太好用吧。
慕雪摇头,开口道:
“是跟陆少爷说一声,明天我需要回慕家一趟。
大概要几天。
唐姨让我回去准备些东西。”
慕雪没说量尺寸做红装嫁衣。
女孩子嘛,肯定有些羞涩。
“明天就回去?”陆水有些意外:
“很着急?”
“是有些着急,不适合吗?”慕雪问道。
她看到陆水看起来有些为难的样子。
“刚刚真武来告诉我,三长老让我明天去一趟剑一峰,所以我大概只能送慕小姐回慕家,忙完事,才能去接慕小姐过来。”陆水解释道。
慕雪听了并没有丝毫不开心,反而有些开心,陆水的意思很明显,他是打算陪同自己回去,然后再一起回来。
可是他有事在身,不能在慕家等待。
“陆少爷要去剑一峰?”慕雪问道。
陆水点头,随口解释道:
“是因为迷雾群岛的缘故,为了某些大人物吧。”
慕雪没怎么在意剑一峰的目的,只是好奇道:
“听说剑一峰有很多修剑的仙子,她们通常都将感情都倾注在剑上,性格有些偏激,比较危险。
陆少爷去的时候,警惕一些。”
“慕小姐懂的真多。”
陆水发现这句话,慕雪上一世没有说过。
记下。
不过,他没注意过,可能是个没用的消息。
这个没什么好在意的,他现在在意的是明天。
明天要送慕雪回去,应该是耽误一些时间。
而且不知道在剑一峰要逗留多久,难说会不会让慕雪久等。
“陆少爷吃过饭没有?没有的话,我可以给陆少爷做一下。”慕雪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陆水就立即道:
“慕小姐给饭吃吗?不给饭的话,我觉得还是不吃了。”
慕雪:“……”
上次真是的意外。
干嘛一直记得这个。
……
次日,陆水跟慕雪来找陆古跟东方黎音,主要是来辞行。
东方黎音自然又是一番嘱咐,顺便整理了下陆水跟慕雪的衣服。
藥娘當家:獵戶的嬌寵 秋風不語
陆水一句话没说,他看了他爹一眼,发现他爹随时准备开口教育他。
他已经学聪明了,不给他爹机会。
至于他娘亲说的,他点头“嗯”就行。
慕雪倒是应的很认真。
等陆水跟慕雪离开后,东方黎音才对着自家夫君道:
“儿子是不是又在敷衍我?”
“你发现了?”陆古说道。
东方黎音:“……”
————
乔家。
乔乾躲在自己的住处,没有外出的打算。
他的住处倒是没有变,虽然成为了废物,可住处并不像宗门是个修炼的好地方,所以他不至于被赶走。
当然,如果被赶走,他可能更加高兴。
因为那会让他的存在感彻底消失。
现在住这里,难免会有人想起他。
万一就能给他惹来麻烦。
今天乔乾在房间里待着,按以往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他。
也不需要他外出做事。
废物外出,有时候挺丢家族脸面的。
只是让乔乾意外的是,今天的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
乔乾皱起眉头,谁会来找他?
“是娘亲。”在乔乾还在猜测的时候,外面的声音传了进来,是女子的声音。
乔乾眼中上过一丝愧色,立即道:
“来了。”
门开起了来,乔乾看到的是一位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子。
正是她的娘亲,乔玉。
“娘亲你怎么来了?”乔乾看着他娘亲,带着笑容道。
“你不来看娘亲,娘亲就只能过来看你了。”说着乔玉就走进了乔乾的房间,她四周看了看,发现者乔乾的房间有些暗,她没有去在意这些,而在坐在一边道:
“乾儿最近是在害怕什么吗?”
“没有,娘亲多虑了,我怎么会害怕,他们也就敢背地里说我坏话。”乔乾有些“逞强”道。
乔玉没有去计较这个,而是道:
“娘今天来,是要跟你说一件事。”
乔乾有些意外,他无法确定他娘会说什么。
不过他还是带着笑意道:
“娘亲你说。”
乔玉深深的看了乔乾一眼,道:
“你爹,给你找了一门婚事。”
听到这句话,乔乾整个人愣住了,这次他是真的愣住了。
婚,婚事?
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
但是很快他想起了陆水。
“是了,连陆少爷都无法逃避这种事,有些事就是需要接受,需要承受。”乔乾无声自语。
“对于修真界来说,对方也算是大户人家。”乔玉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乔乾低下了头。
这就说明,嫁给他的那个人不是有问题,就是跟他一样是个没用的废物。
朦朧的血光 康普頓
因为大家的家庭背景对等,他是废物,对方不可能是骄女。
他们只是联姻的物品。
乔玉看到乔乾沉默不语,心里有些叹息,而后道:
“这样你在乔家会好过很多。”
乔乾明白,他也明白如果他不是废物,那么这次的婚事轮不到他。
乔乾低着头,抓了抓空荡荡的袖子,有些哽咽道:
“我,听娘亲的。”
他只是想保持低调,想让自己活下去。
陆水那么强,那么可怕,都保持着低调,他算什么?
陆水不显圣,他绝不会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