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446. 壓制讀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紫色的剑光,一闪即逝。
林芩的瞳孔猛然一缩。
她的眼神,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人怎么可能化作剑光呢?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剑修之所以能够化作剑光疾驰,那是因为借助了本命飞剑的力量,才能够遁化剑光疾驰,而且剑修所化的剑光,可不是一道尖细的光泽,而是一道类似于菱形的流光。
但林芩敢肯定,刚才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那名紫衣小女孩是真的化作了一道尖细的紫光,直接破空而出,就如同……
如同一柄飞剑!
林芩的双眸更加明亮了:“那是什么!?”
破空而出的紫色剑光,轻而易举的撕开了她的小世界,已经逃遁出她的小世界范围外,此时再想去抓拿已经晚了。
但林芩记得,那名紫衣小女孩喊苏安然为娘亲。
这也就意味着双方的关系非常特殊。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石乐志嗤笑一声。
她周身的剑气虽然被林芩强势击溃,但并不代表她会就这么认输。
乌云所笼罩的阴影里,石乐志身上的气息变得格外的强烈,空气里有着无数的黑色剑气凝聚着,而这些剑气在凝聚成型后则是再度聚合,很快就形成了一条通体漆黑的五爪神龙,凛然且浩大的威压从这条神龙的身上散发出来。
足有数十丈长的黑色神龙,这几乎是石乐志施展这门剑气手段以来凝聚出的最大一条神龙了。
唯一可惜的是,这条神龙并未有任何灵智表现,显得死板。
“剑气塑形,好手段!”林芩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我记得昔年剑宗尚在的时候,似乎有过这方面的记载,不过现如今玄界还能够以剑气凝聚塑形的,已经寥寥无几了,而且这些人的本事,都没你这么强大。……真的可惜了。”
说到最后,林芩摇头轻叹了一声。
“你这手段,哪怕是对付同境界的其他修士,都堪称横扫无敌,但我还是那句话。”林芩声音一沉,语气多了几分冷意,“你我之间的差距过大,何必自取其辱呢。”
她横手一拍,将手中七弦古琴竖放而落。
末端落地,震出一圈尘浪。
但石乐志眼尖,却是发现这圈席卷而出的尘浪与她之前的剑气化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尘浪之中翻滚而出的不是气流,而是无数道混杂其中的剑气。
林芩竖琴落地,右手猛然从琴弦上一扫。
七根琴弦铮铮作响。
“吼——”
半空中,那条数十丈长的黑色神龙,陡然发出凄厉的怒吼声。
若非林芩的确未在这条神龙上感受到任何灵智的话,仅从龙吟声判断,她几乎都要以为这条神龙乃是活物了。
空气里,数十道不知从何出现的粗壮剑气,正在疯狂的进攻着黑色神龙。
不同于寻常以剑气作为修炼手段的剑修所发出的那种有无形剑气,林芩随手挥出的这些剑气,更像是武修挥刀使剑时发出的剑气那般,一道道显得极为粗糙且威力强大——剑修与武修所施展出来的剑气,最大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剑修的剑气更为集中,有点像是压缩、坍缩后凝聚而成,威力集中于一点上,因此大多数剑修的剑气都具有极强的穿透性。
但武修的剑气、刀气则不然,因为追求威力和打击面的缘故,所以他们的剑气更为宽大、粗犷,反倒是穿透力很小。
神龙有数十丈长,若是以穿透力著称的剑气作为攻击手段的话,就算能够贯穿这条剑气神龙的躯体,但对比起它的身躯而言显然无济于事。可若是以打击面广而著称的剑气轰击,这区区数十道剑气却已经足以覆盖住这条剑气神龙的全身,打得对方身上黑气不断的溃散着。
若这是一条真正的血肉神龙,那么此刻就是一副血肉横飞的凄惨画面了。
“我说了,你或许很强,但在绝对修为差距面前,你的技巧再怎么精湛,都没有意义。”林芩摇了摇头。
石乐志也不恼怒。
她知道,林芩说的是事实。
地仙境、道基境之间的差距或许不是特别大,只要已经开始接触天道法则力量的地仙境,在某些情况下也是能够杀得死比自身高一个境界的道基境大能。
但道基境大能,绝不可能杀得死苦海境尊者,这里面涉及到的,则是双方对大道法则了解程度的不同:道基境还只是在打地基而已,苦海境却已经开始修建高楼大厦了。
至于彼岸境,那代表着已经修筑好了大夏,可以站在最高层俯视他人了。
当然,彼岸境尊者也同样有强弱之别。
就好像有的大厦只有三十层、五十层,但有的大厦却是足足有上百层。
林芩,便是那种拥有上百层大厦的人。
石乐志若是处于全盛时期,她自信是能够吊打林芩的。但很可惜,她现在并没有处于全盛时期,甚至就连道基境的真正实力,她都没有办法全力发挥。
原因无它。
正如林芩之前所说的那般,苏安然的身体承受不了。
但石乐志又不是要在这里和林芩打生打死。
天空中,有雷鸣声响起。
林芩的眉头微皱。
她的注意力,终于分散了一丝:“雷鸣?”
诸多天道法则之中,时间与空间是最为核心的底层法则,也被称为时空、宇宙。这两大法则不仅领悟者寥寥,就算有所感悟也基本是二次或三次感悟,是在横渡苦海逐步完善自身法则的过程中,逐渐有所明悟,只能算作类似于“补充”的作用价值。
而在这两大号称“底座”核心法则之上,则是雷霆、阴阳等或直接或间接的相关法则,亦被称为天地人法则。再往后,才是与五行之力有着直接或间接关联因素的法则。然后才是从这两大系列里延伸出来的其他法则力量,包括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则。
但不管是哪一种,在不断的领悟、完善、补充的这个过程里,最终的根本还是“溯源”,也就是追溯根源直到彻底完善自己所掌握的那一条法则力量,形成独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就是登临彼岸的秘密。
而横渡苦海,便是这么一个完善的过程。
根据古老的传说,彼岸之上还有一个境界,但谁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又是否真的存在。
撇开这些不谈。
雷霆作为最接近底层法则的法则之力,素来都是被无数修士所忌讳的。
从法则的根源上来说,雷霆乃是“人”之和,是天地人三才里的人,是最具威力的一道法则。
因为它与“万物”有关。
但天空中的雷鸣声响起之时,闪过的雷光却并不是紫色或蓝色,也不是黑色的,而是血红色的。
林芩的神色变得凝重了几分。
传言中,血雷乃是最为危险的雷劫,因此与红色有关的雷霆之力,也被玄界诸多修士认为是最危险的代表色。
仅是天空中的这道血红色雷光,林芩就感受到了数十种不同的气息。
其中为明显的,是癫狂、混乱与暴怒结合到一起的煞气,是一种毁灭的气息。
林芩的目光,猛然锁定住石乐志:“你疯了?”
“呵,你可以试试。”石乐志笑了,“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都能够应对。……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呵。”林芩怒极反笑,“太一谷出身的人,果然都是疯子!……那我今天倒是真的要看看,你汇聚此身之力凝聚的这道毁灭的狂雷,能不能劈开我的小世界。”
石乐志面容一肃,声音也低沉起来:“好啊,那就试试看。”
“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林芩目光阴冷,身上也终于显露出杀气,“如果你真正的根源是雷霆,那我可能还会顾忌几分,但你的真正根源是杀戮,就算你掌握了雷霆的法则作为完善,但你选取的却并非万物生机,而是雷霆的毁灭,这种一条路走到黑的极端方式,纵然让你杀伐无双,可在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你又能干什么!”
林芩再度猛然横扫琴弦。
这一次的琴音,变得暴躁起来,也变得更加刺耳。
天空之中,有如风暴般恐怖的剑气威势陡然爆发而出。
那条数十丈长的黑色神龙,顷刻间就被这股宛如风暴般的剑气彻底绞碎,弥散开来的黑色剑气,如游鱼般穿梭,似在挣扎。但宛如风暴一般的剑气,则是以蛮横到毫不讲理的姿态,强势的横扫而过,不断的将这些黑色剑气绞碎后再绞碎,直到碎成一点渣滓都不剩,完全不给石乐志任何操作的空间。
尔后,这股风暴般的剑气,就这么以胜利者般的姿态,直袭天空中的黑色乌云。
林芩从一开始,就没有和石乐志开玩笑。
她在石乐志尚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她拉入到自己的小世界,就是打算以势压人,完全不给石乐志任何反抗和操作的空间。哪怕最终石乐志强行爆发释放出自己的小世界之力,但那也只是在林芩的小世界为自己争取到一丝立足之地而已。
可这根,都未能彻底扎稳,又如何有和林芩抗衡的底气。
血红色的雷光,化作一柄猩红的巨剑,从天而落。
剑身上,有雷光缠绕。
那是一股真正夹带着毁灭的气息。
仿佛要将这方天地彻底毁灭。
风暴剑气很快就撞上了这柄从天而落的巨剑。
最开始,是风暴般的剑气受阻,最前方的那股风暴似乎挡不住长剑那锋锐的剑尖,所以被轻而易举的撕裂、撕碎。但长剑只是下落了数寸的距离,下落的冲势就被不断吹袭着的风暴给抵消,就好像冲锋中的骑兵因冲刺力的不足,反倒是陷落在步兵军团的围攻中一般。
一道道裂痕,开始从剑尖上浮现,然后随着风暴彻底包裹住整柄巨剑,以惊人的速度蔓延而上。
待到这柄巨剑彻底沦陷入风暴剑气的包裹后,先是剑身上缠绕的血色雷霆消散,然后是整柄长剑终于承受不了压强,在裂痕的扩散下终于彻底崩碎,散作了无数的血色碎块。
最后,则是这些血色碎块在风暴剑气的侵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但这一切,并非结束。
风暴剑气继续以无可匹敌的气势向上袭去,一头撞入到了那片闪耀着血雷的乌云之中。
“噗——”石乐志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苏安然的身体,就像是被巨锤轰中一般,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天空中的乌云,被风暴吹散了。
石乐志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又喷出一口鲜血。
苏安然的身体,又多了十数道裂痕。
这一次,裂痕终于不可避免的扩散到了他的脸庞。
“你输了。”林芩脸上的怒意,稍稍有所收敛。
她不同于项一棋和墨语州,非要弄死苏安然不可,这也是她最开始劝说石乐志投降的原因,当然后来的动手的确又身为尊者却被轻视的愤怒,但哪怕此刻真的重创了苏安然,她也没有非杀了对方不可的念头。
“那个小女孩到底是什么!”林芩并未忘记自己的根本目的。
对于藏剑阁而言,洗剑池没了也就没了,死了一位长老和诸多弟子的确也很愤怒,但倘若从两仪池内逃脱出来的魔头能够让藏剑阁彻底压住万剑楼风头的话,这一部分的损失倒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甚至在林芩看来,藏剑阁与邪命剑宗勾结的问题,也并非不能洗刷——墨语州只看到了剑冢的毁灭是让藏剑阁的底蕴受损,但林芩却是看到了剑冢的毁灭反倒是一个洗脱罪名的借口。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藏剑阁能够拿下那名紫衣女孩。
石乐志没有回答,她只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终于松开了对苏安然身体的控制权。
“唔?!”林芩眉头一皱。
苏安然身上的气息被改变了。
之前那股道基境的气势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就连那股魔焰滔天的魔气也跟着弥散。
此时此刻的苏安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一名再真实不过的凝魂境修士了。
于林芩的眼里,她能够清楚的看到,之前和她交流的那股气息已经彻底收缩起来,然后消失在苏安然的体内。
若是换了另一个人在场的话,恐怕还真的会觉得是这名魔头已经魂飞魄散了,只是林芩不一样。
“哼,你以为躲入苏安然的神海就能瞒天过海吗?”林芩冷笑一声,“看来你对我的小世界能力并不了解呢。”
林芩的右手轻轻的从两根琴弦上抚过。
顿时,便有两缕剑气朝着苏安然的眉心处射去。
“不过区区洞察的能力,说得仿佛自己天下第一似的。”
一声洪钟大吕般的蔑视声骤然响起。
两缕朝着苏安然眉心射去的剑气,在这道声音下,竟是直接被震散。
林芩猛然抬头。
天空中那本是隶属于石乐志小世界的乌云,随着石乐志放弃对苏安然身体的操纵权,再加上林芩的风暴剑气冲击,已经彻底消散了。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此时林芩的这个小世界遭到重击,被一道剑气撕开时才更加显得让人心悸。
天空中,有一道彻底将天空都撕裂的巨大裂缝,清晰的映衬在林芩的小世界上。
一道身影,正从这道裂缝疾驰而至。
但真正让林芩感到惊恐的,是随着这人挤入到自己的小世界里,自己的小世界竟是不断的遭到压缩,甚至有一半正在脱离她的掌控,反倒是被对手的小世界给吞噬了。
林芩有一种错觉。
不,不是错觉。
是她的小世界,真的在被压制!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