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372、嘮叨的阿呆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哦,你不能说话了,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肯定是想问为什么不是今天请我喝酒。
我和余小时今日不值守,发了月钱,我俩就出来喝酒了,喝多了,喝不了了。
有点涨,挺难受的,还是喜欢下雨,这样就没有人看见我撒尿了…..”
孙崇德的心口又痒又疼,可偏偏脑子还有一丝那么清醒,他真的希望阿呆能把自己给拍昏了,直接让自己无意识。
呆子!
你不说话会死吗?
“你练了吸星大法,练的不好,遇到打不过的,就经脉错乱了,肯定会很痛的……”
“总管说,你没什么天赋,不适合练武,你赶牲口挺好的,没有比你稳当的了…….”
阿呆没有这个觉悟,他还是继续在那不停的说。
不管孙崇德能不能听得见。
孙承德心口更痛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天分,练的不好!
他到现在连六品都没进呢!
要不然怎么能连那个老汉一招都撑不住?
“行了,别说了,赶紧送到医馆吧,哎,往哪跑呢,放车架子上,牵着这个马,要一千两呢,够你喝好几年的酒呢。”
听见猪肉荣的声音后,孙承德终于长松了一口气,不用再听阿呆在那唠叨了。
接着自己好像被阿呆抱上了马车,接着听见了一阵阵的马蹄声。
他知道京营来了。
因为只有京营才有这么多的骑兵。
他猜得没错,确实是京营,领头的是刚刚升为守备的韦一山,他带着百骑过来,看到坐在余小时屁股底下,生死不明的老汉。
“这呢。”
猪肉荣正拿着绳子给老汉捆手脚。
“就他一个人?”
韦一山好奇的道。
“可不是,就这一个人,”
猪肉荣笑着道,“你别看这老头子瘦里吧唧的,可功夫很高,要不是余小时这小子刚好早,这孙崇德今天是活不成了。”
“哼,那也不至于吹哨子,我当什么大事呢。”
韦一山很是无奈,正要下马,潘多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他等余小时挪开屁股,一把拎起老汉,朝着他血肉模糊的脸仔细看了看,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居然撕下一张脸皮来。
直到脸皮底下露出点暗黑色的皮肤,大家才发现这人易容了。
“人,我带走。”
潘多看向韦一山道。
韦一山朝着潘多拱手后,一句话未说,直接掉转马头就走,也没问为什么你廷卫能管,我京营就管不得?
唯一的理由便是,潘多的官比他大。
潘多可以直接禀报王爷,自己还不够格直接面见王爷。
如果非要计较,只要何吉祥大人亲来了。
“倒是个不傻的。”
潘多看着策马远去的京营兵马,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一辆马车行过来,他直接把老汉扔进了马车之中。
“多谢。”
上马车之前,潘多朝着猪肉荣拱了拱手。
人氣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372、嘮叨的阿呆熱推
“小事一桩。”
猪肉荣有点受宠若惊。
同样领兵马司的人来的姜毅,站在一处摊子前远远的看着,等潘多走后,朝着猪肉荣招了招手。
猪肉见他这样子,很是不想去,但是犹豫一番后,还是走了过去道,“姜大人,你找我?”
“京营的人来了?”
姜毅漫不经心的道。
“是的,你们来迟了。”
猪肉荣很不高兴姜毅的态度。
他虽然是白丁一个,但是不管是韦一山,还是刘阚、沈初、包奎,甚至是何吉祥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你一个降将,怎么就敢如此颐指气使?
“你可知道被抓住的是何人?”
姜毅又继续问。
“老子哪里知道,”
猪肉荣受不得他这态度,转身就走了,“喝多了,困了,回去睡觉了。”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372、嘮叨的阿呆看書
“竟然敢如此无礼,大人,小人去教训他一番。”
姜毅旁边的一名小旗欲拔刀,被姜毅给拦了下来。
他看着已经远去的猪肉荣道,“别看他们一个个都是白身,可王爷重商,平常待他们也很是和气。
这些三和的供应商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咱们啊,没事还是别找他们麻烦的好,现在可不是以前了,真逼急了他们,他们是有地方告状的。
否则,落一个影响营商环境的名头,得不偿失。”
如今军中基本都是三和人,相互都是沾亲带故的,惹了一个等于就是捅了马蜂窝。
态度上,他可以骄横一点,得罪人不怕。
但是,真谋害人,他还是没有那个胆量。
“营商环境?”
小旗一脸的不解。
“不管是官,还是街痞流氓,都不能随意影响这些商贾,只有他们才能做到货通天下,才能给和王爷纳税。
和王爷亲口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武德充沛,说白了,是他们养着三和大军的。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你说,你动了和王爷的钱袋子,能落到好吗?”
姜毅摩挲着黑黝黝的胡须道。
“谢大人提点。”
小旗低头拱手道。
“你们啊,要学的地方多着呢,最近一些小王八蛋又开始作妖了,据说开始找商户收杂费了,真是好大的胆子。
传令下去,从今日开始收手,本官就既往不咎,一旦让本官发现了,严惩不贷。”
姜毅叹气道,“本官也只能言尽于此了。”
他是随乌林等人一起去白云城“进修”过的,虽然对什么“为百姓服务”的口号嗤之以鼻,但是在行动上是不能落后的。
按照以往的规矩找治下的商户、摊贩收钱?
恐怕是嫌自己死的慢了。
即使不死,自己这兵马司副指挥使的位置也是保不住了!
自己从一个小小的门侯,坐到现在的位置,他容易吗?
这辈子,他就没这么风光过!
千万不能因为一些搅屎棍阻了他的前程!
“大人,”
小旗犹豫了一下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兄弟们……”
“没有可是,”
姜毅毫不犹豫的打断道,“觉得这身皮养不了家,就直接脱了,另寻生路,本官是不会拦着兄弟们出去发财的。
但是,在兵马司,就得守兵马司的规矩。
前方将士在塞北流血流汗,你们这些人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切莫不要再不知足了。”
“卑职明白了。”
小旗不敢看姜毅那要吃人的眼神。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