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愛下-1054.先砸一個熱熱身展示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路德来到游乐园时已经是深夜一点多,然而这里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根本就是一个不夜城。
自从锦标赛开始,伽勒尔每个地方的生意都呈现出一派红红火火的派头,如果旁边还有个官方钦点的比赛场地,那么赚钱真就是有手就行。
游乐园内恰好就有一个规划出来的对战场地,而前来观战的训练师也会在这里消费,使得游乐园二十四小时都是人潮涌动。
灰石看着五光十色的灯光,喧闹的人群,忍不住感慨。
“这幅光景,神奥的阳心和滨海市怕是都略有不如。”
路德说:“所以我说了锦标赛是伽勒尔的强心针,一针下去虽然做不到药到病除,但是能把不少问题掩盖下去。”
深夜的摩天轮上,一对对情侣牵着手,眺望着整个游乐园亮起的灯火,气氛旖旎浪漫。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路德抬头望了一眼摩天轮,又斜着眼看着不远处一个纪念品商店,吹了个口哨。
灰石比对了两次,最终确认,眼前这个地方就是小次郎所说的,地下斗兽场的其中一个入口。
“真是绝了,情侣在上面互诉衷肠,训练师和他的精灵则在下面打着不限制规则的死斗,赚着血钱。”
路德调侃道:“不知道是建造者的恶趣味,还是隐蔽效果太出色,因此才选在了这里。”
深夜的小店里依旧有不少游客在选购着货物,店内的营业员则是耐心地在给这些游客介绍着不同手信的寓意。
路德一行人刚入门,守在一边的一个男营业员就小跑上来,咨询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伴手礼。
挥手谢绝这个营业员的服务之后,路德笑着问了一句:“你们的存货的临时仓库在哪个位置。”
营业员下意识指了指不远处庭院休息区背后的一间大房子。
然而在手指指出去的一瞬间,他就狐疑地扭头看向了路德。
一般会有客人上门就问仓库在哪吗?
店员还没来得及阻止,形同路德背后灵的达克莱伊就已经从影子里游了出去,只是稍微感知一下,就找到了隐藏在仓库门前石墙拐角后的一个地下通道。
快速返回到路德身边,达克莱伊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找到了”,路德便得意地笑了。
“这位客人,那边是仓储重地,不能擅闯!”
显然知道些内情的店员神色紧张地想要挡住大步流星向前闯的灰石,然而他们的阻拦只是徒劳。
灰石的大手掌一推,阻拦在前方的人就重重摔到了一边。
因为店员的警告声而转头看戏的游客们看到这一幕,又看到灰石那副凶狠的模样,顿时紧张了起来,赶紧涌向大门方向,但却又不是逃跑,而是想要在安全的位置看看发生了什么。
“擅闯私人领地,你就不怕我们报警吗?”
情急之下搬出警察的店员被希嘉娜无情地嘲笑:“你敢吗?”
看来也不是所有店员都知道实情,还真的有人傻乎乎地拨通了报警电话,想要把路德等人当做擅闯者拘捕。
然而他的手机却被另一位店员抬手夺了过来,硬塞回衣服里。
“驱逐他们!”
话音刚落,纪念品店的角落里不知道从哪跑出来一群人,抬手甩出了精灵球。
真难为这群人了,既然是要动武,而且都知道自己来者不善,那就应该有所戒备才对。
当着路德的面丢精灵球…莫不是以为路德是个善人,还等你的精灵出来再动手?
抛出来的精灵球漂浮在半空中,打着旋飞向路德这边。
一直缀在路德身后的沙奈朵轻轻地挥手,刚才丢出精灵球的店员瞬间被拍在旁边的墙上,像是被粘鼠板黏住的老鼠,死活挣扎不得。
吩咐毽子棉和风妖精把他们捆好,并且看守好,不让任何人接近释放他们,路德转身就跟在灰石身后来到了仓库转角的石墙后。
这里是一片青草地,乍一看没有什么异样,但是细看之下会发现,有一个区域的泥土很新,上面的草也像是刚铺上去的,一点也没有生命力。
阻止了老爷子秀一把力量的举动,路德打算用最稳妥的方式动手。
“沙奈朵,梦妖魔,起开它!”
一块近一吨重的巨石板拔地而起,被沙奈朵和梦妖魔狠狠地甩在一旁的地面上,发出“轰”地一声炸响。
很毁情调,毕竟不远处就是谈情说爱的摩天轮,另一边则是说着私房情话的咖啡屋,石板坠地,想必打断了不少情侣在这个美丽夜晚升温的感情,转而被好奇心支配。
但是路德可没心情思考情侣们会如何了,石板揭开之后,守在门口的两只凯西身形模糊,只一瞬间,便“倏”地一下消失了。
“还有专门的精灵防止别人窥伺到这个隐秘的地道,防备很不错啊。”
约莫下了两层阶梯之后,面前出现了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以及一群正从门后冲出来,气势汹汹的人。
凯西瞬间移动报信后,这群安保成员便蜂拥而出,打算把路德阻击在半路上。
但是还是那个问题…
看着趴在墙上的一块块人体年糕,路德一边下令让沙奈朵把精灵球都抽出来,一边吐槽道:“就你们这个水平也能做安保,遇到敌人连精灵都没掏出来就白给…花钱养废物做慈善?”
让毽子棉把这群废物打包带回地上,路德和灰石继续深入,打算看看这个养废物的善堂是什么个模样。
灰石点评这个底下建筑的结构就是别有洞天。
通道狭长且窄,但是推开大门,进入主体建筑之后,异常宽敞。
喧闹的声音刺进路德一行人的耳朵里,那是一种能把人和精灵内心深处最原始的嗜血冲动唤醒的呐喊声。
“打,打,打!”
“使劲揍,对,就是那里,用力,给劲,哎哟,好!”
伴随着一连串不见停歇的歇斯底里吼叫声,路德得以站在最高处完整窥见这个底下斗兽场的全貌。
像是一个阶梯状的巨大的剧场,剧场正中央的位置是一个精灵对战场地,但是和一般的对战场地略有不同。
这里的对战场地呈封闭状,通电的铁丝网,守候在擂台边的精灵都暗示着这是一场只有分出输赢才能下场的残酷游戏。
现在正处于一场比赛的白热化阶段,一只伤痕累累的月伊布正在与气喘吁吁的灯罩夜菇对峙着。
终于,灯罩夜菇在绝境中压榨出了自身最后一丝力量,以耀眼的魔法闪耀技能完成了对月伊布的致命一击。
当月伊布倒地的一瞬,路德看了一眼台下端坐的观众们。
他们有的正在比对着手里的纸条子,然后露出无尽的懊丧表情。
有的则是愤怒地破口大骂,激动地把身边的东西投掷向场内。
灯罩夜菇的训练师脸上的喜色根本抑制不住,还没下台就兴奋地高呼了几声,只要换身行头就能去主演人猿泰山了。
而月伊布的训练师则是呆若木鸡,许久之后,他竟然开始当着众人的面数落起了月伊布的不是。
在座的人竟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而是笑眯眯地欣赏着这场外的乐子。
路德和灰石到底是过来人,早就对这些联盟阴影里的污秽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而希嘉娜和阿塞萝拉就不同了。
这是被保护得很好的她们第一次看到如此恶心的场面。
在这里,对战不是为了荣誉,也不是为了磨练自身和精灵的羁绊,而是为了赤裸裸的利益。
赢了比赛就能获得大量的报酬。
灯罩夜菇的训练师已经从现场的兑奖台上拿走了属于自己的一提箱钞票。
输了比赛的则会把自己的财物拱手让与他人,成为别人口袋里的一部分。
赌徒们在这里只会把精灵标价为,能打与不能打。
羁绊,信赖,友情,这些都是徒增笑耳,不值得提起的边角料,连在乎都没人在乎一下。
路德早就过了那种愤世嫉俗的年龄,这些年的生活,与联盟高层的打交道让他们明白了很多事情。
但是不得不说,这种混乱的场面让他的思绪回到了很多年前,与万年青隔空过招的时候。
路德并不怀念这种感觉,他俯下身搂住希嘉娜和阿塞萝拉的肩膀,轻声说道:“仔细看着,把这里的一切记进脑海里。”
“这就是你们灰石爷爷,国际刑警,乃至联盟里的人穷尽一生也要对付的东西。”
“他们卑劣,无耻,令人作呕,你们在地面上享受着美好生活,他们则在阴影里盈盈苟且,过着沉沦,迷醉的生活。”
“他们不思进取,颓废奢靡,像是一块美丽拼图上的巨大污点,光是看到,就会觉得不和谐,令人不快。”
“老爷子,来都来了,你也来教教阿塞萝拉和希嘉娜,遇到这样的人和事,应该做些什么?”
灰石看着远处意识到有不速之客闯入变得躁动不安的人群,嘴角轻蔑的一笑,恶狠狠地说:“精灵受到的痛苦,让他们自己也品尝一遍。”
“如果有人告诉你应该仁慈一些,那就连他一起打!”
每一步都横跨数格台阶,灰石像是一阵风,从高处快速俯冲下去。
这里的守卫明显还是懂行的,他们的精灵都是直接藏身于背后释放,连一个动作都不让抓。
但是没用,因为他们面对的是灰石。
一个只要见到这样场景就会化身暴君的老人。
守卫的铁骨土人随手抓取起附近堆放的建筑材料,一块一指厚度的石板,径直拍打向灰石。
他抓取的时间无疑很巧妙,因为这时候灰石刚刚把自己的怪力和噗噗猪释放出来,根本无心注意侧面的局势。
石板带着一阵劲风拍向灰石的身子,铁骨土人的视野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拳头。
那个拳头破开了石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击铁骨土人的咽喉。
只一拳,铁骨土人轰然倒地,双手捂着喉咙,所有的声音都变成了无意义且断断续续的咳。
看到这一幕,路德赶紧跑到灰石身边,刚才铁骨土人虽然被一拳放倒,但是石板还是结实地拍在了灰石的头上。
原以为会有破皮和流血,可是却一点伤痕都没看到,灰石抖了抖身上的石灰,径直冲入精灵和人员最为密集的区域。
路德此刻看到了在古时候猛将冲阵杀敌的影子,灰石所到之处,犹如割麦子,周围的人和精灵一茬一茬地倒下。
怪力和噗噗猪一个负责给灰石照应侧面,一个负责防范其他精灵的远程技能袭击。
这是何等的威势,路德看呆了。
灰石说当年和自己一样厉害的人,还有好几位。
那这几位当年组队,真的有人抵抗得了吗?
难道真和帅哥说的一样,当年其他几位退休的原因,一是年轻人接过了自己的衣钵,二是因为没了挑战,也过了他们的时代,因此顺势离开?
路德的沙奈朵和达克莱伊在另一侧的战场大杀四方,无论是参与赌博的赌狗,还是维护现场秩序的工作人员,他们一个也不想放过。
沙奈朵的人体年糕玩法启发了其他擅长使用精神力的精灵,只要抓到人就直接往地上,墙壁上一按。
因为愤怒,本来应该只是长长见识的希嘉娜和阿塞萝拉也亲手下场教训了几个想要逃跑的人,还在黑夜魔灵的帮助下,提前堵在了那群人的逃跑路线上。
一片混乱中,一个疑似这个斗兽场管理者的中年人一边抵抗着灰石和他的精灵,一边大声喊话。
“你到底是谁,我们怎么得罪你了!”
自己的精灵连技能都放不出来就被灰石秒杀,管理者看着眼前如同杀神降世的灰石无比胆寒。
他想了很久也闹不明白,自己和自己背后的人到底和谁结了怨?
难道是其他对头派人来闹事?
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要对客人也下手,难不成是掀桌子想一起完蛋吗?
“没得罪。”路德应了他一声。
“既然没得罪,为什么要选我这来砸场子!”管理员目眦欲裂。
路德揉着手里的妙喵,认真思考了一下,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你这里我看着顺眼,所以就砸了?”
“而且我有个想要砸的场子,但是苦于没有砸场子的经验,所以打算先砸你这里热个身。”
“你,不介意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