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九章 蟲谷降臨天女宗看書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真的假的,回答我几个问题,你就能知道。”
陆水本打算坐下,顺便凝聚出高椅。
然而这次还没凝聚,真武就把椅子放在他身后。
陆水:“……”
也行吧,这椅子好坐一些。
初羽等人也是一脸懵逼。
大腿果然一如既往与众不同。
而道袍男子看着陆水,皱着眉头。
最后他开口问道:
“你想问什么?”
他没有去质疑,不用质疑的,因为对方的实力摆在那里。
周围的一切没有恢复,他有种感觉,都是因为这个人存在,才导致一切处于破损状态。
而对方能够进到这里来,绝对不正常。
“后面的石头,你怎么得到的?”陆水问道。
在陆水坐下之后。
这些人就落在了地上。
他们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只能一起落下。
道袍男子为的是他女儿,剑为的是破坏循环,明王古佛为的是击溃这里,普度这里所有人。
他们三个没有一个怕死在这里。
怕的是,死了却没能做到想要做的事。
道袍男子皱眉,他不想回答关于这个的问题。
那是他的根本。
陆水看着对方,没有强迫,而是抬起了手。
啪!
一声响指。
这一刻整个院子砰的一声。
化作无数碎片,最后消失殆尽。
接着他们脚下出现了玉石。
周围更有石柱升起。
不过眨眼之间,一座大殿在所有人眼中呈现。
而陆水所坐的位置就在大殿最上方。
道袍男子三人站在大殿之下。
熱門玄幻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愛下-第三百九十九章 蟲谷降臨天女宗
石头以及那个婴儿都在他们中间位置。
不过此时婴儿身上披上了被子,仿佛是担心对方着凉。
大殿呈现的瞬间,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空间直接被更换了一般。
明王古佛看着陆水,他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远超他的想象。
“懂了吗?”陆水看着道袍男子道:
“在这里,我既是主宰。”
道袍男人看着陆水有些骇然。
但是这个时候他看对方的感觉确实变了。
陆水坐在上面,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世界仿佛在拥护他。
主宰?
这个世上真的有这种存在?
“在山里挖到的。”道袍男人选择了开口。
因为他想要一个答案。
“后来我发现在接触石头的时候,可以阅读里面的东西。
我找到了使用方法。
明白那是月族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山里。
里面有强大无比的力量。
仿佛源源不绝。
我不知道力量的由来。
但是我知道,只要找到适合的办法就能引出来。
永恒国度的概念,我也是在里面看到的。
但是这概念被封存了。
我没有看全。
所以凭借自己进行推敲。
最后,没成功。”
对方回答的倒是详细,不过没有提出他想知道的。
“你听过石头发出过声音吗?”陆水直接问道。
“声音?”道袍男子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摇头:
“从未听说过。”
陆水看着道袍男子,最后不再说什么。
而是站了起来。
在陆水站起来之后,大殿瞬间消失,他们又一次回到了院子中。
这个时候,他们不在房间中,而是在后院位置。
石头跟小女孩也在后院。
“你还想知道什么?你继续问。”道袍男子看着陆水。
仿佛很担心陆水出尔反尔。
陆水来到石头边上,他低头看了看那个婴儿道:
“我已经没什么需要问的了。
我想知道的事,你不知道。”
听到这个道袍男子有些慌:
“不,你不能出尔反尔,你要告诉我,我女儿是不是活着。”
“我不是一早就告诉你了?”陆水看着道袍男人平静道:
“她还活着。”
“可是为什么我看不到?”道袍男子问道。
“施主可有办法唤醒这个婴儿?”明王古佛看着陆水询问道。
对方的存在极为奇怪,他无法看透。
不过对方既然说那个婴儿还活着,那么总不能让这个婴儿永远躺在这里。
活着的人,就应该离开月之国度。
“你,你有办法?”黑袍男子看着陆水。
陆水没有理会这些人,他蹲了下去,随后伸手摸了下婴儿的额头。
这一刻一道光在这个婴儿身上出现。
光芒呈现,婴儿的额头,手臂,以及身体其他部位,开始出现伤痕。
原先完好的身体,仿佛出现了残缺。
道袍男子有些无措。
也有些害怕。
仿佛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整个人都有些癫狂,几乎失智。
明王古佛第一时间明白怎么回事。
他宣了句佛号。
而后佛光万丈,直接将那个婴儿笼罩。
生机开始修补婴儿的身体。
是的,婴儿本就受到重创,之前看起来没事,是因为月之国度的力量塑造了假象。
或者说是黑袍男子,无法接受事实,为自己塑造的假象。
陆水退后了一步,没有在意这些,任由佛光为这女婴塑造身体。
一边原本无措的道袍男子,突然间愣了下。
他感觉到了生命的气息。
气息源于他女儿。
“这…真,真的还活着?”
他有些不敢相信,他哪怕询问了陆水,可还是觉得对方是在骗他。
但是他还是想问。
想抱有希望。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
他女儿还活着?
咚!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
道袍男子无力的跪在地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而跪,但是就是站不起来。
“你女儿出生的时候,应该离石头很近。
她身上有了一丝月族的力量,在她即将身死时。
里面的力量保护了她。
将她身体覆盖,保存最后生机。
所幸你没有把她带离石头。
否则…”
陆水没有继续往下说。
否则他也没有办法。
之后陆水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拿走了石头。
既然女婴已经开始恢复,那就不需要石头了。
他要去联系一下对面的人。
这样就能准确的知道,对面是不是明的另一半。
是的话就能从对方那里得知不少事。
大概吧。
陆水的手碰到了石头,而后开始查看。
果然看到了里面存在了联系通道。
不过这个石头不会闪。
感觉没有慕家那个好用。
看到陆水在忙事,真武他们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
也不敢四处查看。
毕竟有三位强大的敌人,万一就没了。
剑起则看着那柄剑,那柄剑身后的影子也在看着剑起。
不是因为大家都是剑修的缘故。
而是他们感觉到了同源的气息。
这时候那柄剑来到了剑起剑落身边,轻声问了句:
“你们,是道宗弟子?”
剑起立即低头恭敬道:
“晚辈剑一峰剑起。”
“剑一峰?”听到这个名字,那柄剑有些意外。
剑起立即开口解释:
“根据晚辈了解,剑一峰是从远古道宗分裂出来的。
我们只修剑。”
剑落听了,立即把刀往后藏了藏。
“刀,也很好。”剑身后的那道虚影,看着剑落轻声说道。
他好似在回忆。
片刻之后,才问道:
“道宗还好吗?”
“很好,比我们剑一峰还强势。”回答问题的是剑落。
“那就好。”剑身后的虚影轻声开口。
而后他看了看陆水,道:
“他的出现改变了僵局,我或许已经完成了我该完成的事了。”
之后虚影回头看向剑起剑落,道:
“如若就此消散,帮我送回道宗…不,帮我送回剑一峰,可好?”
剑起剑落立即恭敬行礼:
“请前辈放心。”
不管对方是道宗还是剑一峰,剑起跟剑落都知道,这就是他们的前辈。
无需置疑。
剑后虚影看着道袍男子。
他知道一切的转机出现了。
这次一定能够结束这里的事。
月之国度将不会再危害外面的世界。
他等来了炬火。
……
天女宗境地。
附属宗门青山派。
两个修为还不错的男女,在讨论着一些事。
“听说天女宗抓了虫谷的人,还让对方做苦力。
这是不是有些危险?”男修士看着女修士有些心悸道。
“确实很危险,要是虫谷来报复,那我们真就是无妄之灾。
他们那些大佬打架,我们可能会被波及。”女修士一脸愁苦。
天女宗有神女,但是神女大概只会顾及天女宗。
他们这些附属宗门,很难受。
可是又能逃到哪去?
“要不我们外出寻宝吧?”男修士说道。
这个时候出去,虽然不太好。
但是容易活下去。
“好像最近确实有地方寻宝,就是不知道宗门答不答应。”女修士说道。
“明天问问吧,今天天色有些晚。”
“好,明天问问。”
“希望今晚别出什么问题。”
男修士说完,就突然听到了呼啸声。
两人有些不明所以,然后转头看向后方。
这个时候,他们感觉看到了极为刺眼的光芒。
是强大的力量散发了过来。
恐怖无边。
这一刻。
两人大惊。
仿佛天要塌了一样。
“这,这是什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快,快逃。”
两人惊恐的要逃命,可是,可是脚不听使唤。
他们逃不了。
然而那恐怖的力量已经到了。
直接往他们这边落下。
完了。
死了。
两人下意识的抱在一起,恐惧使他们闭上眼睛。
等待着死亡降临。
只是当他们一直绷着神经等待死亡的时候。
却发现那恐怖的气息一直都在,可他们就是没死。
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有些好奇,好奇心有时候会莫名的控制人看一眼。
这两个人就是这样。
他们悄悄的睁开了眼。
然后…
咚的一声。
跪了下去。
人都吓瘫了。
因为在他前方,赫然站着一群人,每一个人实力都强到了极致,仿佛随便一个人吹口气他们就会毁灭。
“两位可知道天女宗怎么走?想见天女宗掌门,要走什么流程?”这些人为首的是一位男子,他戴着面具。
在他身后那些人,也全都是戴着面具。
是的,来人正是虫谷顾正风等人。
戴着面具是因为脸上有伤。
连夜赶过来,是要灭了…灭了那三个惹事的玩意。
“在,在后,后面。”这时候男修士艰难的开口。
“正常流程呢?”顾正风问道。
他可不想惹到这该死的天女宗。
这次再出意外,虫谷可以解散了。
老祖逃了,他怎么办?
他当然也跟着老祖一起逃。
留下来等死吗?
“中,中途有个看守的,跟,跟她们说一下,就就可以了。”女修士结结巴巴道。
顾正风不再多问。
直接带着人离开。
看着这些恐怖到极点的人往天女宗而去。
他们觉得天女宗完了。
逃吗?
逃不动,腿还很软。

天女宗海妖离裳突然看向天际,她感觉到了非常强的力量波动。
“好多强者。”海妖离裳突然开口。
边上还在商量联盟怎么办的素栾,突然有些疑惑的看着海妖离裳。
她没有察觉到。
当然,她修为低。
此时叶秋燕走了进来:
“你们最好准备一下,我们虫谷的人来了,很多。
而且是最强的几个人。”
听到这句话,素栾吓的站了起来。
又又来了?
“我去找掌门。”素栾立即道。
“我去通知女王。”海妖离裳也道。
她感觉这次来的人,很棘手。
早知道应该找几个九阶过来玩。
公然打过来,她们海妖难得有事做。
叶秋燕:“…….”
不用直接找掌门吧?
他们三个刚刚其实商量过的,如果他们的人是来发难的,不会这么低调。
也不会这么晚还没上来。
怎么看也不是来打架的。
总之,他们三个铁定没好果子吃。
希望那些人不要一来就散发威势。
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就是因为释放了九阶气息,天女掌门才跪的。
不讲道理啊。
这明明是正常的用法。

“掌门,掌门不好了。”南长老跑到天女宗掌门跟前,一脸慌乱。
这个时候素栾也在这里。
南长老一进来就看到天女掌门脸色非常差。
“是不是虫谷来人了?”天女掌门立即问道。
南长老点头,有些慌张道:
“他们已经在山下了,说要见掌门。”
天女掌门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道:
“你们先不要急,我去见见他们,先给他们磕个头,可能就不会为难我们。”
她一步步往外面走去,顿了下,又看向素栾跟南长老道:
“你们别跟来。”
太危险了。
这时候就是身为掌门该去面对的了。
南长老直接就跟了上去。
素栾也没有犹豫,现在根本不是逃避的时候。
在得到消息乐风等人,魂都吓没了。
虫谷居然来了那么恐怖的存在。
而且每一个都不弱之前那三个。
“这是要开战吗?”聂浩有些担心道。
如果要开战,现在就可以逃了。
不然要死。
“不。”乐风摇头:
“不会打起来的,至少虫谷没有来打的想法。”
聂浩看向乐风有些不理解。
“边走边说。”乐风放下书,立即往外面走去:
“虫谷服软了。
不过这不正常,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不然以虫谷的行事作风,绝对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到达天女宗上面。
消息不同步。”
“消息不同步什么意思?”聂浩不解。
“虫谷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得让人查一下。”乐风道。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走出了藏书位置。
等他们到的时候,看到天女掌门带着人往山下而去。
他们自不敢靠太近,又不敢偷看。
只能找点事做。
显得自然一些。
不然那些大佬瞪一眼,他们就没了。
太可怕了。
天女掌门身边跟着南北长老跟素栾素染,以及海妖离裳跟海妖小桃。
天女掌门她们是很怕了,最不担心的其实是海妖小桃。
她有外挂。
这些人根本杀不死她。
女王罩着她。
耶!
有危险把她丢出去就好了。
很快天女掌门就看到了山下那些人。
他们有九个人,为首的站在那里,身后八个人依次站立,并没有并排。
看起来不整齐,但是又毫不凌乱。
对方的气势很强,天女掌门觉得等下要客气一些。
而在周围帮忙布置结盟的附属宗门,魂都吓飞了。
天女宗要完了。
这是所有人脑海中的念头。
还有一些就是,他们也要完了。
现在他们敢逃?
没人敢的。
那几位真的太可怕了。
可怕到他们修为都运转的不顺畅。
“我们能躲过这一劫吗?”在附近的人,心里苦涩。
“天女掌门那害怕的样子,我们也要完了。”
他们不敢开口。
但是心里还是会想的。
天女掌门看着前面的人,他们一个个站在那里气势滔天。
这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天女掌门来到顾正风面前,她有些紧张。
然后找对了地方,屈膝准备跪下。
先磕个头。
只是当她要跪下的时候,突然有力量拖住了她。
强大的力量让她无法下跪。
是顾正风。
他不会让对方跪的。
此时他看着天女掌门,上前了一步。
这突然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有些担心。
仿佛担心对方会突然出手。
她们中也只有海妖离裳能够挡一挡。
只是很快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她们看到原先气势惊人的顾正风突然低头,朝着天女掌门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不仅仅是顾正风。
还有他身后的所有人。
天女掌门愣住了。
素栾她们有些难以置信。
一边觉得天女宗完了的人,全都擦了擦眼睛,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然而后面的话,更让这些人惊掉了下巴:
“先前虫谷对天女宗不敬。
今日顾某带着全宗门老一辈,来向天女掌门赔礼道歉。
特送上虫谷三成资源,当做赔礼。
请天女掌门,既往不咎。”
顾正风的声音不大,但是没有人听不清。
然而听清的人,却感觉是天方夜谭。
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事实啊。
天女掌门更加害怕了。
这一刻她身上有一道紫光闪过。
恢复自由的她,第一时间给这些人跪了。
而看到天女宗掌门跪下的所有人,心里颤动了下。
天女掌门看着顾正风,立即道:
“我…我先给你们磕个头,表示感谢。”
顾正风脸色非常难看。
玛德。
这天女掌门怎么恩将仇报呢?
————
“噗嗤~”
坐在院子中的慕雪,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虫谷去了天女宗,她自然知道。
晚知道一瞬间,天女宗都可能不复存在。
所以她还是很关注那边。
而且天女掌门也跟她提了下。
全程都在关注的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出现。
因为虫谷的行为很奇怪,她不打算出现。
果然,对方就不是来发难的。
不过看到对方被天女掌门跪的脸色发青,她就觉得很有意思。
原来天女掌门的跪,这么吓人。
她都不知道。
当初天女宗掌门第一次看到她,就给她跪了。
开口就叫神女。
“表嫂你不要乱动,我给你画肖像呢,到时候发给陆水表弟。”东方茶茶在一边开口道。
慕雪看着东方茶茶一直用笔对着她横竖比划。
也不说什么。
画吧。
大概就会画出一个豆芽。
这要是发给陆水,她都为茶茶担心。
随后慕雪开始思考。
要知道虫谷可不是任人拿捏的势力。
她的一封信不足以让虫谷这般。
还送上了三成资源。
怎么看都不正常。
“虫谷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不可能如此。”
“我没出手,还有其他人为天女宗出手吗?”
在慕雪看来,应该没有人了才对。
可一定是有人出手了。
排除了所有可能。
只有剩下一个人。
“天女宗神女,或者说天女宗真正的神女。”
慕雪可知道她就是冒名顶替的神女。
不过天女掌门是真的把她当神女看。
“能让虫谷这样害怕的,整个修真界,有几家?”
“道宗,剑一峰,都不足以如此。
远古三大势力,现在也没有这种资格。”
“已知的势力,有实力,还能直接造成如此可怕震慑的,应该只有一家。”
“陆家。”
慕雪觉得自己猜的是对的。
虽然没什么证据。
但是猜这东西,当然要大胆一点。
根据这种猜测她又想到了一些端倪。
天女掌门之所以把她当做神女,主要原因是,她在天雪山脉出现。
天女宗起源与天雪山脉。
而她出现在天女宗起源地。
所以称为了神女。
所以,之前的神女也是在天雪山脉出现的。
而天雪山脉是陆家的,主要打理者是二长老。
而陆家这些年,应该只有二长老一个女孩子。
所以…破案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