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ora精彩都市异能 最強區小隊 txt-第五百一十五章 轟炸(2)展示-7e19a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尽管知道地面会有零星的对空射击,但真正见识到了的时候,还是让这帮骄狂的日军航空兵下了一跳:火力倒不算太猛烈,但架不住对空的武器太多。
以一团一营一连举例:三个排九个班,那就是九挺轻机枪,排列成了鼎足而立的三个火力组,组成了第一道火力网。后面相隔不到百米,就是机炮排的三挺重机枪被安置成了一道火墙,这可是使的250发弹链供弹的,打起来射程远,火力足,已经能给低飞的飞机造成威胁。
而在第三道,还有营部机炮连组织的2门20mm速射炮等着。这可是中王山根据地兵工厂,根据缴获的日军98式20毫米高射机关炮仿制出来的产品,既可用来对空防空,也可用来做步兵支援武器。不过数量有限,每个营也只能分到两门。这玩意射程超过1500米,20mm粗细的炮弹也是采用弹链供弹,能打集火,要远胜重机枪的威力,既能打天上飞的,也能对付鬼子的薄皮豆战车和装甲车,被部队当做宝贝一般使用的。
“呜——,哒哒哒,哒哒哒!”飞机俯冲下来,并没有第一时间投掷炸弹,而是要找清楚敌军的防守布置情况——火力点、指挥所、弹药库、隐蔽部……,只有找准了目标,才好定点轰炸。不过,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对空火力点,在岩中尉的示范下,鬼子的飞行员毫不畏惧,反而打开了机关炮,傲慢的带弹轮番进行对地扫射。
玩转仙神 shenshuo要有光
“啾啾啾啾啾——”爆裂的子弹打在地面上,拉出了两道火线,打的地面尘土飞扬,石屑纷飞。一个战士躲闪不及,直接被一道子弹打断了身躯,鲜血洒落满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狠狠的打呀——!”迅速有战士补位上来,来不及哀悼战友,就捡起带血的机枪继续射击。紧接着,二道的重机枪、三道的速射炮也先后开了火,坚决要把敌人赶到天上去。两边的两个兄弟连队也纷纷开枪支援,一通乱枪之下,居然就打中了一架飞机——飞行员被机关炮弹打中,当即就挂了,飞机歪歪扭扭的冲出了队形,一直滑出了镇子才栽落到了田野里。轰的一声引起了爆炸,升起一团烈焰。
“八格牙路,支那军有高射炮,为什么侦查机没有发现?!”岩中尉气的大骂,再也顾不上扫射,一拉机头呼啸着掠过了街道。这一通试探,就找到了轰炸目标,岩中尉命令重新编队,准备执行轰炸。
五架战机兜了一圈,很快转了回来。这次是从街道上飞过来,必须要第一时间打掉支那人的防空炮阵地,解除威胁。
“降低高度,准备投弹!”岩中尉沉着的命令道,只要打掉了支那人的防空炮,敌人的威胁就不复存在。所以作为领队的长机,岩中尉算是瞄准了那两门速射炮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咚咚,咚咚咚——”机关炮也不是吃素的,迅速调转了炮口,疯狂地朝天开炮。两边的距离从五千米,到三千米,再到更近,顽强地对峙着。
…………………
“连长——?”油布下,年轻的观测手满手心都是汗水,眼睛盯着飞过来的飞机,嘴里忍不住提醒着防空连长蒋连涛。
王牌校草太冷血
“稳住,都稳住咯!听俺的口令!”敌机已经压下来高度了,此刻也是可以开火的,但由于是正面面对,能起的效果不大,估计能将敌机赶跑,瞎猫碰死耗子的捞点战果罢了。蒋连涛强按着自己的冲动,迟迟没有下达撤下油布的命令,倒是不断跟着敌机群转动枪炮口。
“呜——嗡嗡!嗡嗡嗡——”领头的两架飞机掠过了头顶,他们已经开始俯冲,准备投弹了。后面的三架飞机也跟了上来,压下机头降低高度,很快也通过了街口。
“就是现在,给俺瞄准了打!”蒋连涛一把拽下绳子,油布滑开棚架,一门门黑洞洞的机炮口,一挺挺高昂的重机枪口,迅速瞄准了敌机的尾巴。炮手们毫不犹豫,一通通炮火紧追着敌机就飞了出去。
轻型轰炸机进入战场投弹,要想保证炸弹落点的准确性,很关键的两点就是高度和速度。飞的太高了,炮弹很难丢上目标;飞的太快了,也是不容易掌握投弹的时机的,所以通常都是要降低高度,还要控制速度,确保准确命中。可人家防空部队等的就是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轰——砰!突突突——当当当,呜——”9挺防空机枪,6门20mm速射炮齐齐开火,密集的子弹打在三架机尾上,如同奏乐一般叮当乱响,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这殿后的三架飞机就齐齐拉出了黑烟。
“队长,我中弹了!支那人有埋伏!”一个飞行员绝望地喊道,飞机油箱被击中,一下子就爆出了火团,明显是要爆炸了!
“嘭——”他这还算是走运的了,油箱起火了还能有个跳伞的时间。旁边这位可是毫无征兆的就爆机了,当空一团火球闪耀,滚滚热浪席卷了地面,碎片落雨一般洒落地下。
“八嘎!狡猾的支那人,该死的土八路!死啦死啦的——呀!”岩中尉嘴里咆哮着,却也不敢回身去看,只是部下的混乱已经让他心神大乱,只能粗粗瞄准了一下,就投下了炸弹。
“啾——轰!”两颗250KG的航空炸弹打着旋飞落下来,尖啸着砸向地面,赫然就是瞄着速射炮阵地来的。
“跑!”炮长高声呼喝道,一把拉下射手,和一边的弹药手拉着炮架就走。炮手下来也跟了上来,在后边用肩膀顶着炮架移动。这三个汉子,谁都没有顾着自己先跑,倒是第一时间想把他们的武器移到安全处去。
“轰——”航空炸弹无情的落下,闪爆出一大团火光,可怜这三个炮兵才刚刚把炮移出了十来米远,还处于爆炸的边缘。巨大的冲击波将这门速射炮摇晃了几下,终于在三脚架的支撑下,它顽强的屹立不倒。可它身边的三个战士,却全部被炸倒在地了。
射手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根本都看不到完整的人形了;弹药手被无数弹片击中,身上汩汩地冒着鲜血,早已断气;最后同样身上布满了伤口的炮长,还残存着一口气,他努力按着脖子上致命的破口,眼神迷离地望着那挺立的炮管——炮安然无恙!
“嗬……,连长……嗬嗬……炮——,炮…..还…能…用——”看到赶来的连长,他居然还想敬个礼汇报,奈何躺在地上,努力了几回都不能如意,只能用染红了鲜血的指头指着炮口道。
荒原 木言
“谁让你们抢炮的啊?你们倒是快跑啊!兄弟,你挺住啊!”机炮连长葛三阳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一把抱住炮长,使劲努力帮他按着脖子上的口子,奈何鲜血不断涌出,根本就止不住,“卫生员,卫生员你快来啊!救人哪!”
………………………………..
“八嘎!怎么会这样?”再一次完成了空中转身的岩中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六架飞机,眨眼就只剩下两架了,土八路是怎么做到的啊?!
“呜——,嗒嗒嗒,嗒嗒嗒——”顾不上观察地面步兵的表情,岩中尉猛地一按机头,拼死拉出两道弹雨,再一次杀向了敌军阵地。这会儿的他,已经根本不管自己的安危了,因为他不知道这样回去是该被判刑呢,还是要剖腹!还不如干脆死在战场上算了!
“岩中尉——,不要啊!”他的唯一的队员焦急地呼喊道,没办法也只能紧跟着飞了过来。
“娘的,击中火力狠狠的打!狗日的太嚣张!”蒋连涛大怒,鬼子飞行员也太张狂了,就剩下两架飞机也敢冲击防空阵?那就大家拼死干一场吧!
“咚,咚咚,咚咚咚——;突突突,突突突——”天上地下互不退让,两边激烈地对射着,慢慢接近,就如同拼刺刀般硬怼到了一起!
“啊——,岩…..中尉,撒由哪啦——”猛地一声惨呼,岩中尉就看到了他的队员身上血花飚射,染红了驾驶舱,他虚弱地道一声别,猛地栽向地面。
“小寺君——”岩中尉猛地被唤醒了,悲呼一声,驾驶着飞机仓皇爬上了半空。地面上再填一个炽热燃烧的火球,让岩中尉看的眼角直抽抽——是他的鲁莽害死了小寺君啊!
“嗡,嗡——”孤独地绕着战场盘旋了两圈,岩中尉只得飞离这个伤心地。
寒风呼啸下,似乎有几片雪花飘落。天边一架飞机落寞地离去,越飞越远,终于只剩一个小小的黑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