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hsk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零六章:就知道放暗箭閲讀-pqw0y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如今苏景佑和苏婴的性命被鲁王攥在手里,苏执被困在宫里,受人挟制,还被扣上了一个谋反的罪名。
虽说苏执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但沈落压根不放心把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里。
在南安阁中翻了一阵子,沈落分明记得苏执是将号令宣绥军的一块令牌放在这里的,可是找了一圈,几乎将南安阁翻了个底朝天,她也没见到令牌的影子。
好在那令牌沈落是见过的,眼下离天黑还有些时候,沈落尚来得及伪造一块。
如今皇城里头又是时疫又是谋反,乱成这样,想来一块假的令牌也足以糊弄一阵子了。
按照沈落的吩咐,小厨房将晚膳提早了些,正巧沈落将假令牌制作好了,芙兰便来叫她去莲方堂用膳了。
比起往常的悠闲,晚膳沈落用得很快,只一放下筷子,她便丝毫没有再坐的意思,径直起身回朝露殿去了。
随侍的侍女们只以为她是为摄政王谋反的事忧心,便也没有多想。
等离了莲方堂,沈落领着芙兰往朝露殿走,边走沈落边道:“一会儿我会出去一趟,等我走了,你注意着外头的动静,不要让人发现我不在府中。”
以沈落的功夫,她自是有把握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溜出王府去。
从眼下的情况看,苏岑虽是提防着沈落,但他似乎不知道沈落的武功究竟有多高,是以虽是差人围了摄政王府,但却没有时时派人进来查看里头的动静。
假偶天成,首席老公藏太深 顾沉舟
芙兰闻言愣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她看起来还想问些什么,但看着沈落步子匆匆,她便按捺住了。
“若是有人一定要进来查看我的情况…”沈落忽然转头看了芙兰一眼:“你切记,保住自己的命最要紧,他们非要闯进来看的话,便让他们看就是了。”
“嗯。”芙兰十分坚定地应了一声。
交代了这些话,两人已经走到了东院外头的宽阔石子路上,沈落便让芙兰只到这里停下便可,随即便自己进了东院。
驱神 李佳程
现下华懿和半夏都不在,朝露殿外头便没有人,沈落进了朝露殿,很快便将身上宽袖阔裾的长裙换成一身短劲的夜行衣。
到底是夏末初秋,虽是晚膳用的早些,但外头的天色还是又过了半个钟头才暗了下来。
沈落轻车熟路地从朝露殿内院的高墙上飞身溜出了王府,也果然没有惊动任何人。
宣绥军主力远在颍州一带,从皇城过去,一来一回少说也要三天,好在宣绥军还有大约两千人马驻扎在皇城外不远的汾河道,眼下用来救急倒是可以。
苏岑密谋造反,他势必培植了一些自己的势力,但他终归没有名正言顺的兵权在手,现下跟着他的正经军队,无不是因为‘勤王’二字。
只要沈落将驻扎的宣绥军集结带入城中,再潜入宫中想办法营救苏景佑和苏婴,到时候里应外合,定能一举拿下苏岑。
法子倒是明了,但执行起来却未必顺利。
一则调动宣绥军的令牌是假的,尚不知能不能糊弄过去,二则潜进宫救人,也未必就一帆风顺。
事在人为,沈落只能搏一把。
虽是到了晚上,天色渐暗,但整个皇城里头却还是明晃晃亮着,一片片的火把几乎将城内照得通明,叫人无所遁形。
沈落没有到朱雀街去,她只是沿着长安街的小巷子穿过去,然后飞檐走壁越过巷子尽头的高墙,这便到了平德街。
到平德街的时候,已经花了半个时辰。
“王妃!”
黑暗中,一个低微的声音叫了沈落一声。
警惕地循着声音看过去,漆黑的高墙下头,模糊看得见一个人影,虽是不大真切,但想想刚才的声音,沈落道:“华懿?”
“是我。”华懿应声道,气息有些不稳。
得知摄政王府被围封的事之后,华懿本想进宫去告知苏执,结果尚未穿过重重宫禁见到苏执,宫里头便传开了摄政王谋反的事。
紧接着,又传出鲁王率兵勤王,诛杀逆党的消息。
一面是重重森严宫禁,一面是危在旦夕的摄政王府。
既然鲁王喊着诛杀逆党,难保他不会对摄政王府的人下手,思及此,华懿便决定先行回去,务必护沈落周全。
然而等她躲过朱雀街的巡防,又小心躲过了围在王府外头的卫兵,回到摄政王府的她却是得知,沈落刚刚离开。
来不及喘息片刻,华懿便又离开摄政王府去追沈落了。
沈落的轻功自然更好些,是以华懿几乎用尽全力,这才在平德街,在沈落停下步子的片刻中,她赶到了沈落身边。
“王妃,你现在去哪儿?”在沈落认出华懿后,华懿立马问。
不等沈落回答,黑暗中猛然响起了一促干哑细微的碰撞声,虽是朱雀街上兵马集结,杂音很多,但敏锐如沈落,她还是察觉到了那碰撞声是利箭搭上弓弦的声响。
华懿正等沈落说话,几乎是在看到沈落身形霎时一滞的瞬间,不远处的黑暗中一下紧接着一下的破空声乍然响起。
是箭,数量庞大,劲道十足的利箭。
只一眨眼,月色下隐隐便有几点寒光在沈落的周边忽然闪烁着,那是箭头反射着寒凉的月光。
“王妃!”华懿脱口而出。
话音未落,华懿已经飞身出去,朝着那飞驰的利箭扑了过去,她自是拔了匕首,想要帮助沈落挡下一部分来。
然而,不等华懿接近沈落,沈落自己已经飞身而起,一个旋身,她的腕下忽然飞出一柄弯月匕首,与此同时,沈落探手将匕首紧握,又是一个飞身旋转。
等沈落再落下时,黑暗中响起了一阵箭矢落地的声音。
“怎么,你们还敢来?”
沈落拉着华懿闪身避在了一条巷子中,她朝着放箭的方向问了一句,似乎是知道了他们是什么人。
另一处黑暗中,檀儿蒙着脸,眼中微微露出诧异神色,她身侧的云杭也是有些吃惊。
沈落又道:“回回正面打不过,就知道放暗箭,放便放吧,你们是猪脑子么?也不知换一种箭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