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上邪亂笔趣-第一百一十二章 裝病的男人熱推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瑾儿,过来。”南歌轻松搞定符半笙,趁着还有力气赶紧叫夫人到自己身边。
岑乐瑾半犹豫中,南歌忽然捂住胸口,眉头拧成了一条黑线,额上汗珠涔涔。
“你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儿的么?”
岑乐瑾赶紧上前扶住这动不动就杀人的王爷,要不是符半笙是她的哥哥,怕是刚才南歌就隔了他喉咙。
“瑾儿,别离开我。”南歌佯装很难受的样子在她肩头撒娇。
“好好好,你别运气了,有损身体。”
岑乐瑾现在除了安慰也就只剩安慰,还能怎么办,自己选择的丈夫,活着的时候不好好跟他郎情妾意,还非得死了去黄泉下面做个短命鸳鸯双宿双飞。
岑乐瑾光是想想就血亏不赚。
“瑾儿,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符半笙伤得不轻,仍不愿南歌就这样带走她。
“我知道的,你先好好养着。嗯?”岑乐瑾好意和符半笙商量,就自己对他的了解,符半笙再对她动什么脑筋,大概手筋脚筋不被挑断,也离四肢残废不远了。
因为就在刚刚,南歌几乎用了全部内力震碎了符半笙的大半个肋骨。
清晰可见的骨头错位,爽朗的关节咔嚓声,都如同鸟儿叽叽喳喳一样在岑乐瑾耳边嘈杂个不停。
“瑾儿,你别离开我。”南歌撒一遍娇还不过瘾,竟然又嗲嗲地发出乞求。
岑乐瑾向来是个心软的,尤其是面对喜欢的人。
这赵玄胤,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符半笙只能在一旁看着,看着岑乐瑾搀扶着南歌一瘸一拐地走出满香楼,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咻”地一声,满香楼四处的高手齐刷刷落地屈膝请责。
“请殿下责罚!”
符半笙微微一打眼,他们是武烈派给符半笙防身用的这些精锐人士,可刚才南歌都那样了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手帮他?
这算哪门子的亲爹!
符半笙不禁叹了口气。
亲爹是亲爹,可南歌也是亲侄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武烈没道理一定得瞅准机会杀了他。
再说,武烈也没那么讨厌赵玄胤。
表面上,云京城不待见这个朔王,可论俸禄、轮赏赐、论勋爵,武烈还真的样样儿都替他考虑了。
不仅没有一个比其他王公子弟少,而且封赏都是一个比一个罕见。
武烈说不清楚,但皇后有句话讲得颇得他心:陛下固然是念着兄弟的,只是权力和感情必有个先后。
这太对了。
武烈一个高兴,直接破例准了天朝各家千金皆可自由婚配。
这个破例,倒也碰巧断了覃芸继续为南歌张罗娶妻的事情。
“瑾儿,你慢一点…”
南歌装晕是真的,可胸口疼也是真的。
“瑾儿,我走不动了……”
“瑾儿,再慢一点啊……”
“瑾儿……”
南歌一路的**听得岑乐瑾头皮发麻、晕头转向。
她差不多是半拖着半背着南歌回到望蓉园的,端木良左右没有等来南歌的召见,在园中游荡的时候刚巧看到他二人。
什么情况?
端木良稍有震惊,岑乐瑾是什么时候和南歌好上的?
他一个管家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还腆着脸来跑到林家要人。
端木良瞬间觉得三观没有了。
“阮大哥……这是?”端木良畏畏缩缩地问着上头一级的护卫。
“没看见吗?王爷受伤了,快去请燕王。”
“是。”阮巡知道端木良想听的不是这个,可他偏偏不想说,不想告诉其它人王爷和王妃的感情进度。
“可燕王他……”端木良支支吾吾不敢发声。
这要是被发现燕王跑了怎么办?
熱門玄幻小說 上邪亂 txt-第一百一十二章 裝病的男人熱推
超棒的都市小说 上邪亂 txt-第一百一十二章 裝病的男人展示
这要是被发现武烈派来杀手刺杀怎么办?
这要是被发现死去的人再次出现在活人面前又该怎么办?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上邪亂 愛下-第一百一十二章 裝病的男人展示
端木良慌了。
“你紧张个什么?王爷又不是第一次受伤,你来朔王府也不是一天两天,怎么今天这样反常?”
“我……”端木良咬咬牙,努力装出镇定自在的样子,顿字顿句说道:“其实,燕王已经走了。”
阮巡才转身离去,后一秒传来这个大消息。
现在可以说是哀悼的信息。
“谁允许的!”阮巡顾不得什么礼节和风度,又转过来冲到端木良面前,一手揪住衣服领,杀气腾腾地问。
“是……是武烈。”端木良闭眼回道。
阮巡陷入了沉思,武烈居然还是找来了。
虽然大兴土木修缮云京失火的王府,暗地却不肯罢休,继续时不时地阴一下人。
好在南歌心血来潮,说带岑乐瑾去濮阳城兜兜风、散散心。
算是避开了这一劫,倒是又迎来了下一遭。
为什么你俩这么难?
阮巡心中感叹是不是当时直接绑走岑乐瑾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各种麻烦,又转念一想,绑走了她搞不好他自己的脑袋也岌岌可危。
主子不擅表达,可情感倒是极为炙热。
比如他对岑乐瑾就这样。
他不喜欢别人占用,不喜欢别人欺负她;
好像这些权利与生俱来就必须只属于他一人。
阮巡不由得哀悼,那就去找褚仲尼过来。
“呃,去哪里找。”对濮阳城很不熟悉的端木良被王爷王妃的缠绵悱恻洗刷了脑袋,不但一片空白,更是连褚仲尼长什么样子都忘了。
“不知道,你看着办。”阮巡的确不知道,但也只能尽力叫个无关紧要的人出去找了。
按照南歌回来的样子,是没有生命之忧的。
可南歌不经意动了动手指,做出的一个示意去找个靠谱大夫来瞧病的意思,阮巡不由得陷入了迷茫。
没事的话,主子是要装病?
阮巡多多少少也听过些戏折子,说什么女子为了留下心爱的男子,不惜糟践自己弄的病怏怏惹对方恋恋不舍。
阮巡对着自家主子的认知,南歌还真的会这样做。
南歌自知这样的举动和思想格外幼稚,但看 岑乐瑾被吃得死死的,不禁深感骄傲,不安和焦虑一扫而过。
“能不能老实点?”岑乐瑾好辛苦才架着他回来,符半笙的账还没算呢,南歌竟然不识好歹地亲了她一口,毫无防备的偷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