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奪運之瞳 起點-第1068章 誰是獵人,誰是黃雀?【求訂閱】看書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夺运之瞳
菩提古树激荡如此的威能,早先已经让他们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现在明确有一尊搅局的生灵,怎么可能让他们开心的起来。
毕竟之前他们已经把菩提古树当做自己的禁脔了。
“诸位我来相助你们。”此人一来,震动八方,一道伟岸身影降临,加入到战场中。
“”兄来得正好,我等共破此树,四件道器刚刚成阵。”有一尊道主大笑,心思百转。
纵然心中再过不愿,也不能让这突兀冒出来的一尊生灵成为绊脚石。
而且他们不也不是没有搅局的手段。
“不好意思,出身小世界,没有道器。”那生灵眸中逸散银芒,如此说道。
这让三尊道主脸色一懵,没有道器?你蒙谁呢?即使世界再小,能诞生道主的世界,集世界之力,怎么也能打造出来一尊。
而沈睿凝神以对,那突兀冒出来的生灵正是之前同自己交手的银瞳合道生灵。
他的出现并没有出乎沈睿的预料,毕竟两人不久前刚刚交过手,对方也定然在这片区域中活动。
“没有道器,你出来捣什么乱。”瞬间,一尊道主的态度急转直下,有没道器,对一尊道主来说,战力差距是非常巨大的。
“有没有道器,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银瞳生灵很淡然,三尊道主对此嗤之以鼻。
不过,沈睿对此却深以为然,和银瞳生灵交过手,他自然明白对方的可怕。
要不是因为自己把他的那种生灵化器的手段都粉碎了,他敢直接杀进去。
“且看着…”
银瞳生灵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而愤怒,而是直接进入了战场,巨大的古佛一掌拍来。
银瞳生灵同样以掌相抗,竟然短暂的抵抗了片刻,才被击溃,佛掌轰在阵图上,又让阵图一阵轰鸣,三尊道主躯体一阵激荡。
“你!”一尊道主大怒,却被阻拦,银瞳生灵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徒手对抗佛掌,足以证明。
“那就先联手击溃这虚影,再瓜分此树。”其中一尊地位颇高的道主道。
银瞳道主点头,似乎根本没有想到如果得到菩提古树之后,三人联手再镇压他该怎么办。
三尊道器分立三方,各自分守,混沌澎湃,茫茫如海,任何一缕细小的霞光都会劈毁空间。
银瞳生灵加入后,战局再次陷入了僵持,雷声滔滔,震耳欲聋,电芒撕裂了长空,这里成为了毁灭之地,无比可怕。
菩提古树化为的庞大古佛,杀到了天崩地裂,魂墟不稳。
道器大阵都已不稳,几乎要坠落了,几乎要破开了大阵,战到疯狂。
爱不释手的小說 奪運之瞳 線上看-第1068章 誰是獵人,誰是黃雀?【求訂閱】熱推
几尊道主竭尽所能,得到菩提古树,要彻底破开大佛。
沈睿苦笑,数天的时间过去了,这么多道一出手,共驾驭三尊道器一同对抗都没有成功,真是可怕。
“轰隆!”
菩提古树再次暴动,一根灰色的枝丫炸开,佛光疯狂涌动,像是山崩海啸一般,彻底点燃魂墟。
菩提古树很特别,不是生灵,正因为如此,才活下来,在魂墟中,以汲取魂体碎片为生,它何其浩瀚,这是自古至今积攒下来的魂力,底蕴与积淀可想而知。
简直太磅礴了!
这股力量一出,绝世强大,道器都飞了出来,银瞳生灵也吐血。
“催动大阵,给我镇压!”
有道主怒吼,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菩提古树,献祭自身躯体,魂力倒灌,古佛再次凝实了不少。
一场拉锯战展开,恐怖的力量爆发,如汪洋一般汹涌,点滴都没有泄漏到外界。
三尊道主苦不堪言,阵图镇压了一切,压力都被他们承受,这样下去也许会遭受重创,甚至陨落。
古佛借此稳住虚影,佛光翻腾,杀机惊世。
菩提古树颓势尽去,借助海洋般的魂力占据了上风,开始反击。
可以清晰的见到,巨大的古佛不断地震动,成千上万道佛光澎湃,攻击举世无双,难以抗衡。
仙剑变的鲜红,像是有血在流淌,非常的可怖,每一缕芒都粉碎苍宇,混沌气澎湃。
“要坏事,这棵树怎么这么强大。”道主中有人颤声道。
“回光返照而已。”银瞳生灵说道。这是魂力爆发所致,但不可能一个劲儿的持续下去,魂力早晚会泄尽,耗个干净。
到了那个时候,菩提古树以长时间对抗他们,要知道这可是四尊恒境道主,加三尊道器。
“轰隆!”
突然,震天巨响发出,道器大阵轰鸣,煞气四溢。
集结了三尊道器之力,加上无上法阵的威能,无数符文流淌天上地下,要硬生生的镇压而下。
都市言情小說 奪運之瞳-第1068章 誰是獵人,誰是黃雀?【求訂閱】閲讀
银瞳生灵催动躯体,看似已经爆发,不过沈睿知道,这家伙一直在藏拙,顶多用了一半的力量而已。
双方的力量就这么诡异的达到了一个平衡,古佛之躯,进退不能,而银瞳生灵一方,也难以直接镇压而下。
可怕的力量,导致此地的时空扭曲,无尽的魂体碎片都湮灭,沈睿的身形,和几尊其他的道主都显露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银瞳生灵几人已经无暇去顾忌了。
就这么僵持了数天之后,菩提古树的力量陡然开始衰弱,如银瞳生灵所说,对方不可能一直爆发下去。
“哈哈…不过一个死物,如何能与我们抗衡。”一尊道主大笑,认为菩提古树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多谢道友相助…”其中一尊道主看向银瞳生灵,态度很恭敬,不过其余两尊眸光却都闪烁不定。
“不必谢,菩提古树分我一部分即可。”银瞳生灵沉声道。
“道友,此言差矣…”那尊道主摇了摇头。
“道兄应该早就明白,此物怎么可能分给你。”
银瞳生灵叹了口气:“虽然早有猜测,不过总要试一试。”
“所以,道兄的倚仗也该展现出来了,让我等看看,也好决定要不要谈下去。”那尊道主凝神以待。
都不是傻子,心中有自己的考量,此刻,比的就是谁的手段更高明,才能决定有没有分蛋糕的资格。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