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yu2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13 再發熱推-0sn4q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一个半小时后,和马在文京区警署见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岛方义昭刑警。
岛方义昭双手插兜,一边咋舌一边仔细打量和马:“昨天你发现了尸体,今天你把逃走的凶手当街捉拿归案,这要是侦探小说,我第一个怀疑你才是幕后真凶。”
和马只能露出苦笑,他也觉得这实在太巧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抓了个有故事的女装大佬什么的,没想到拉回文京区警署,把那货妆给卸了之后在旁边看着的警察大呼这不是我们正在追缉的那杀人凶手吗?
于是情况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虽然没把和马扔审讯室里去,但警署依然礼貌的把和马请到了单独的会议室,并且让南条等人在另一个房间等候。
“我只是感觉这个人形迹可疑,”和马试图解释一下,“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高见泽学姐跟我描述过那个落跑的邻居长什么样。”
高见泽学姐确实跟和马描述过,所以不需要串口供,警察去问学姐肯定会给肯定回答。
岛方义昭警部盯着和马,一脸难以置信:“你就凭着高见泽小姐的描述,就看破了对方精湛的化妆术?这可是连宝冢剧团的化妆师都没能识破的化妆术啊!”
和马赶忙解释:“我没有看破,我并不是因为确定他是杀人凶手才捉拿他,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他有点不对劲,然后我喊停了车,一下车他就开始跑。
“看他这么心虚,我就决定先把人抓住再说。”
岛方义昭咋舌:“好一个看他这么心虚……不过,一线的巡警确实经常靠类似的办法逮住一些小偷什么的。但你这个也太巧了……”
岛方义昭顿了顿,又仔细打量和马,摇了摇头说:“我怎么觉得,你在大学期间就会破一堆案子呢?”
和马挠挠头:“不瞒您说,我也觉得……”
“真的只是偶然吗?”岛方义昭打断了和马的话,双手按住和马面前的桌面,前倾的身体向他施压。
和马完全不怕这种施压,堂堂正正的回应:“真的是偶然。”
岛方义昭没有停止施压,于是和马辩解道:“我有什么必要去杀妹子,我身边的妹子都过剩了。”
岛方义昭松弛下来:“你说得也对。一般这种事情,是情杀的可能性很高,而你……
“嗯,我觉得你反而容易变成情杀对象,就算是剑豪,也要小心下毒之类的手段啊。”
和马:“您别诅咒我啊。”
“我不是诅咒,我可是接手过几个女孩合伙把负心汉干掉还分尸的案件。现在那些姑娘都在女子监狱里关着呢。”
海賊王之最強
岛方义昭说完转身要走,和马叫住他追问道:“等一下!那个……家伙,他是人类吧?”
岛方义昭一脸疑惑的扭头看着和马:“不然呢?他不是人类还能是什么?”
“呃,比如,付丧神?”
“哈哈哈哈,你太会开玩笑了,不愧是艺术家。”
说罢岛方义昭转身向会议室的大门走去,走了几步才想起来扭头对和马说:“对了,你可以走了。感谢你对案件的侦破出了如此大的力,我在写报告的时候会详细报告你的功绩。”
和马:“感谢。”
神魔系統 資產暴增
無限生死簿 名奇字方圓
岛方义昭摆了摆手,出门走了。
盈空 江道卿
和马摸着下巴,心想看来那个词条的说明,并不是说那个人就是付丧神,而是指词条本身来自一种付丧神。
和马到现在为止,见过不少和妖怪有关的词条了。化狸、铁鼠、山鬼等等。
这个画中人,应该也是出自付丧神这种精怪的词条。
而不是这个人本身是付丧神。
就好像和马自己带着孤龙词条,但他不是龙,不能飞,也没有鳞片和爪子。
和马正寻思呢,进来一个警署的军装警察,拿了张表给和马填。
和马填完,这小警察拿出自己警察手册:“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可以啊,”和马说完,心生好奇,便问道,“最近找我签名的人有好几个了,我这么出名了吗?”
“你不知道,都说让你在警察手册上签名之后,事业上就会事事顺利,升迁都顺利很多啊。”小警察说。
和马心想尼玛我这算什么,给警察手册开光吗?
按照这个世界的尿性,是不是我桐生和马百年之后,就要被尊为警察的守护神,出警之前日本警察都要拜一下我的像?
和马一边内心吐槽,一边把名字签在警察手册上,然后把手册还给了小警察。
“这边请,几位小姐就在隔壁等你呢。”小警察接过手册,毕恭毕敬的说。
遮天之太上無極
和马点点头,站起来,跟着警察离开了自己呆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议室。
**
在和马呆的会议室的楼下一层,审讯室。
刚从和马那边离开的岛方义昭进了审讯室,直接咧嘴笑道:“好啊,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的好苦?西田顺?我还为了找你,专门去宝冢剧团,被那帮臭脾气的女演员甩脸色!”
西田顺抬起头,开口第一句:“人不是我杀的,我甚至不认识她!”
岛方义昭抬手就要挥拳,然后被他搭档行田惠士拦下来。
“闭路摄像头没关。”行田惠士小声在岛方义昭耳边说。
岛方义昭回头一看,正好看见闭路摄像头上的灯灭掉。
大家都是警察,都懂接下来要发生什么,都会做的。
岛方义昭对审讯室侧面的单向玻璃点点头,随后一拳招呼到西田顺的脸上。
豪門囚愛
日本这边,杀人案定罪最重要的证据,是认罪口供。
只要有认罪的口供并且嫌疑人签字确认了,就算证据严重不足,一样可以定罪。
所以柯南里面才每次都要在案件最后让凶手自述杀人动机,其实就是起到一个认罪的作用。
在日本只要凶手自己认罪,哪怕警方掌握的证据是柯南里面那种扯谈的证据,也可以定罪。
甚至不需要形成完整证据链。
所以击溃凶手心防让他认罪,在日本是非常有效的“侦破”手段。
击溃心防的手段嘛,当然可以通过陈列如山铁证来做到,如果没有铁证,那也可以通过物理上的手段来达成。
終於被愛突破
此时,岛方义昭在用物理手段,对西田顺的心理防线进行攻击。
反正西田顺看起来也不像是能请到超级律师为他辩护的样子。
几下老拳下去,西田顺充满中性美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但他依然坚持说道:“我没有杀人。我那天晚上,照常回到租的房子,准备继续创作我正在创作的音乐剧……”
岛方义昭又一拳打过去:“音乐剧?我让你永远上不了舞台!”
吃了这一拳后,西田顺似乎短暂的昏阙了,过了片刻才重新把头摆正,盯着岛方义昭:“我写了几句台词之后,想拿一瓶啤酒,所以我走向冰箱,拉开了冷藏格的门……”
岛方义昭放下拳头,狐疑的看着西田顺:“你接下来要说,你在慌乱中,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对不对?”
“是啊。”西田顺一脸坦然,“我完全慌了,这时候门外响起复数的脚步声,然后有人敲门。我的头脑里一团乱麻,所以扭头就跑了。”
岛方义昭和行田惠士对视了一眼。
西田顺:“我本来在犹豫要不要来自首的,在路上看到一辆黑色加长的轿车,我心想我要是也是能坐那种轿车的有钱人,大概就不会这么倒霉遇到这种事情了。
“就在这时候那车就用非常夸张的方式,强行在路边停下了,就跟拍电影一样。然后就下来一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追了我几条街……”
岛方义昭虽然一脸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
他正要开口,西田顺就提高声调强调道:“追我那个人,超级可怕的,他身上有种可怕的气场,要我看那才是真正会杀人的家伙!他绝对杀过人了!”
岛方义昭点头:“对,他杀过,不止一个。”
“哈?那你们怎么不抓他,跑来抓我?说不定我是被栽赃的……”
行田惠士解释道:“抓你的桐生和马,可是名人。”
西田顺皱着眉头看着两名刑警:“名人杀人就可以?”
岛方义昭:“看来你是真的完全没听过他的大名啊,他杀的都是坏人,而且正儿八经死在他手上的坏人其实就一个,其他都是……意外。”
西田顺顿了顿,这才点头道:“啊,这样啊,所以他是个大英雄?”
“差不多吧,你这样理解就好了。顺带一提,他也是个音乐家,如果现在你不是嫌疑犯的话,说不定可以和他聊聊音乐。”岛方义昭说。
行田惠士补充道:“其实只要你昨天不逃,而是说明情况,这会儿说不定就可以和他聊音乐了。”
“那我现在说明情况了……”
“晚啦,现在你说什么都没用了。而且,说实话,你的说辞虽然逻辑上是通的,但我们并不相信。”岛方义昭顿了顿,调侃道,“除非现在马上出现新的受害者,证明真凶依然在逍遥法外,不然……”
这时候审讯室的门开了,一名文京区警署的警探冲进来:“岛方前辈,樱田门的电话。”
路人男配的轉正計劃
岛方义昭骤起眉头,看了眼西田顺,然后神色复杂的跟着来喊他的警探离开了审讯室。
行田惠士对着单向玻璃那边做了个“你们接手”的手势,然后也跟了出去。
貼身妖孽 唐簫
**
一个半小时后,岛方义昭终于穿过晚高峰拥堵的车流,抵达了同样在神田川边上的案发现场。
血脈戰神 月中陰
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警灯闪烁。
先到现场的白鸟晃刑警向岛方义昭打招呼:“哟,看起来之后我们要开始共同作业了。”
岛方义昭看了眼白鸟,没答话,直接掀起警戒线,钻了过去。
这次案发现场同样是出租公寓,像这样的公寓在神田川这边星罗棋布。
甚至有人说,在哪首著名的《神田川》走红全国之后,东京八成的大学生都跑到神田川来租房了。
不过,这个地方租金便宜也是事实,而且因为日本奇怪的产权制度,歌曲和由歌曲衍生的电影的走红,并没有带动神田川的地价。
岛方义昭从没有顶盖的铁梯上了二楼,进入案发的203室,一进门就看见鉴证科正在把尸体从冰箱里取出来。
“谁是第一发现者?”岛方义昭问旁边拿着记录本正在记录尸体状况的鉴证士。
“这间房的租客,他说放学回来打开冰箱门,就看见尸体放在冰箱里,原先在冰箱里的可乐和啤酒都不翼而飞了。”
岛方义昭不由得扶额:“这样啊……对第一发现者的问询记录呢?”
“在这里。”白鸟晃从后面把记录递给岛方义昭,“正主已经去附近警署做笔录了。”
岛方义昭飞快的翻看了一下记录,用力咂嘴。
白鸟晃调侃道:“你该不会揍了刚刚抓到的嫌疑犯西田顺吧?”
“我揍了。”岛方义昭狠狠的捶了一下墙壁,“幸亏他请不起律师。”
“而且他的女装癖,大概会引起国民的反感。”白鸟晃补充道,“你逃过一劫嘛。”
这个年代,欧美已经在***了,但是这个风潮没有传到日本,而且日本的社会本身在这方面就比较严苛。
如果自己男扮女装进入宝冢剧团的事情败露,西田顺就完蛋了,而宝冢剧团只怕为了公关也得脱层皮。
白鸟晃不再看暗自庆幸的同僚,而是把目光转向尸体:“这下问题可大了,一个喜欢杀年轻女孩,然后把尸体塞进不相关的人的家里冰箱的变态,正在东京逍遥法外。记者们爱死这个题材了。”
岛方义昭咋舌,然后问白鸟:“知道死者身份了吗?”
“你问的好,这次我们直接就知道了,因为住在这里的大学生平时喜欢玩音乐,会去看地下乐团的演奏。这位是附近一个酒吧的驻唱歌手,同时也是地下乐队的主唱。”
岛方义昭眉头紧锁:“所以,现在我们知道这个连环杀手的目标的特征了对吗?专杀地下歌手?
“所以凶手,是届不到小偶像的狂热粉丝?”
“谁知道呢,也可能是地下偶像家里一般都有些问题,容易找到机会下手。”白鸟晃耸了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