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ptt-第72章 是金錢的味道相伴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夏舒芒为了准备这个礼物,花了不少心思。
首先,他口袋羞涩,为了省钱,除了平时写写代码赚零花钱,其余时间全部用来画画。
他画画技术和写代码的能力逊色于大神,但是赚个零花钱还是够的。
除了养活自己和谷雨,两套房子的水费、电费、物业费等等日常开支也压在了他身上。
他忽然理解了一个男人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为谷雨准备的礼物,他挑了一套娇兰的口红套盒。
4000多块钱,对于一个无业游民、爹不疼娘不管的孩子来说,也算是负担了。
谷雨第一个发现他不对劲。
两人的热乎劲刚过了没一周,她明显感觉到夏同学又有“逃离地球”的想法。
要么说女人的第六感比算命的都准呢!
夏同学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心只会开飞机的人忽然提出来要自己做饭。
谷雨对做饭有一点自己的经验,但是手艺生疏,做出来的饭味道一般。
夏舒芒就更不会了,和夏志闹到最僵的时候,他也没自己动手做过饭。
“夏舒芒,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谷雨靠着柜台问他。
夏舒芒在切菜,案板上到处都是菜叶,凌乱不堪。
“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他语气平淡,听上去没什么不对。
她追问:“我们点外卖吃吧!”她实在不忍心夏舒芒继续祸害农民伯伯的辛苦种出来的粮食。
“相信我,今天的菜,一定好吃。”
清炒油麦菜,他就不信能难到哪里去。
谷雨说不过他,默默退到客厅等他。
半小时后,夏舒芒端着一盆还算看的上去的油麦菜出来。
有点糊锅,但总体意外比想象中强一些。
到了能下咽的地步。
他端来米饭,盘腿坐下。
谷雨有些为难: “夏舒芒,我们中午只吃这个吗?”
“嗯。”
“可是。”
“可是什么?”
“你不觉得菜有点少吗?”
蔬菜类的食品在翻炒的时候会缩水。
大把的菜叶遇热后再拿出来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不到。
盘子里只有一拳头大的蔬菜,不够两人吃。
他意识到了不对,“我再去炒。”
谷雨拉住他的手: “不用了,我已经点了外卖。”
穷到连饭都快吃不起的夏舒芒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后来在啃女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场简单的聚会,在有了平安夜加持的光环下,氛围更加浓厚,聚会结束后,柳曦和已经喝晕在厕所,几个人把他抬出笙画大楼送回了家。
第二天,网络上忽然出现了一条微博。
在送柳曦和回家的路上,夏舒芒又被偷拍到出入酒吧等场所。
对方的高清摄像头像素很好,夏舒芒的五官被拍摄的清清楚楚。画面上是他扶着柳曦和从笙画大楼出来下台阶的情景。
柳曦和喝的大醉,全程低着头,照片上看不出是谁。很明显,那人是冲着夏舒芒来的。
让人奇怪的是,照片中的他格外魅惑,黑色衬衣加上平安夜当天原本呼之欲出的圣诞氛围,金光从右上角照下来正好打在他棱角分明的下颚线上。
看起来这不像是一张偷拍出来的图,更像是艺术照。
拍摄者故意拉大了景,把笙画的大门等辨识度高的建筑全部遮掩,而且笙画的大门并没有金黄色的射灯。
很明显是后期p上去的。
恶意攻击的评论依旧是之前的几个账号,但是这张图带来了另一种效益——
因为照片过于文艺,吸了一大波颜粉。
【哥哥的照片好帅!果然各个角度都好看。】
【这么帅的哥哥还是迪海大学飞行学院的高材生,我看网上那些评论都是嫉妒才发出来的。】
【同意,官微都发了申明了,夏哥哥人美歌甜气质佳,还是个大学霸,其余人就是羡慕忌妒恨。】
【那些说人家靠耀星走后门的人是没有脑子吗?有把自己儿子塞在对方公司的人吗?要走后门也不是这个走法吧!】
【耀星和欧逸都是航空公司,总是有点敌对关系的,夏哥哥是不是耀星派出去的卧底。】
【你见过有谁抹黑抹黑卧底的?耀星这是什么操作?】
【反正我不管,我夏哥哥就是清白的!】
【谁说大学生天天吃喝玩乐了不务正业了?怕不是对当代大学生有什么误解?】
【躺在床上的当代大学生啃着油条赞同楼上的说法。】
【啃馒头的加一。】
【啃咸菜的加一。】
【吃鲍鱼的能加一吗?】
【滚。】
【好咧~】
网上的舆论逐渐有往夏舒芒这边倾倒的趋势,冯星炎坐在电脑面前啧啧了两声。
她的本职是一名空姐,平时业务爱好飞行。当初有想过做女飞行员,但是身体要求达不到标准,所以去学了直升机。
她这样性格的人急于求成,又好强,在遇到夏舒芒这样的天才型飞行员,征服欲打心底窜起。
可惜第一次交流就失败了,不但没达到预想的结果,阴差阳错还砸到了他的手。
身感歉意,她去了趟夏舒芒的家,意外遇到了谷雨。
她是要面子的人,跌份儿的事绝对不做。
出了门下了楼梯她忽然反应过来。
那个姑娘和夏舒芒也没什么关系吧。
她是来问人的,名正言顺的,她躲个什么劲。
后来,在机场偶遇,小姑娘见她像见了仇敌似的,恨不得拿个麻袋把夏舒芒套住抓走。
从那个时候起,她开始再次把注意力放在夏舒芒的身上。
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她向夏舒芒靠近。
无底线无道德。
她还是一如既往。
在网上,她几乎翻遍了所有关于夏舒芒的视频。这个男人越看越上头,从鼻子到眼睛,没有一处长歪。
不但如此,暖男风、炫酷风和职业风可以来回切换。
偏偏每一种风格都能驾驭到炉火纯青,仿佛这个词是他发明出来的一样。
时刻注意着网上动态的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了恶评的出现。
油腻男的初衷无非是替自己出一口恶气。
他的投诉刚发出,几乎立马被欧逸公关怼了回去。
用的是最能让人信服的实力说话。
本来这场闹剧能立马结束,冯星炎在此刻引导舆论方向,把事情往另一个角度带。
在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她凭借一张出圈的照片吸引回大众眼球。
冯星炎上大学期间有一个男友,比她大5岁,做公关的。相处了几年,她对公关公司和工作室处理舆论的方式都有了解。
借着这些经验,她“抹黑”了夏舒芒,又“洗白”了他。
视频看得到摸不着,夏舒芒的帅脸天天在眼前晃荡,想到极致又迷恋至极。
她就想让夏舒芒欠着她。
这样,一来一回,交集就有了。
当初为了“黑”他,冯星炎特意从一个美食大网红手里买到了一个小号,换上马甲开始写“抹黑”文章。
因为原来有粉丝基础,这个马甲越来越火,几乎成了舆论的领军人物。
夏舒芒也是这个时候发现这个账号的。
关注她是因为这个马甲传播出大量文字引导信息,出于好奇,夏舒芒关注了她,后来,他查了这个账号的相关信息。
起初,这个账号没有任何问题,登陆地点,申请时间都不像是故意开黑。
后来,他借助四石的专业,查到这个账号在官微发布澄清微博后换了IP地址,并且发布内容和以前大相径庭。
他借用了一些高科技手法,查到了一个人。
冯星炎。
事情发生过,就不可能会没有痕迹。
咖啡厅内。
夏舒芒和她对坐。
这个人还真是无死角的好看,单是坐在这里,冯星炎已经开始动歪心思了。
“照片是我拍的,光线也是我加上去的,怎么样?还可以吧!挺帅的!”
夏舒芒沉着气说: “为什么偷拍我?”
冯星炎反问: “你先告诉我,是怎么找到我的。”
夏舒芒没和她卖关子: “笙画门口装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监视器,而且,你借单反的那家广告公司老板,以前是我的专用狗仔。”
冯星炎冷哼了声: “想不到你和花孔雀还有这层交情。”
她喝了口咖啡:“那说说吧,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别忘了,我的照片可救你于水火。”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找你来是为了感谢你的吧!”
冯星炎手一抖。
“照片是你拍的不错,但是大众的舆论传播到今天这个地步,恐怕你自己也没有想到。你很会抓住大家‘善良、道德、公平’的心理,但是‘洗白’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只不过在现在这个社会,颜值要比很多东西重要的多,这才有今天这个局面。”
“你怎么知道是我带动的节奏?”
“查IP太简单了,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当初考直升机资格证之前,你的保险单上写的地址,和账号显示的地址是一个。据教练所知,你在迪海只有那一个安神之所。”
冯星炎扯动了下嘴皮。
他说的很对。
她不是个高尚的人,一个人情就能换得夏舒芒对她改观。
一开始,她的目的没有那么强,但是随着底下评论的人越来越多,“赞同”她假话的人越来越多,她陷入了“爽”的情景里。
她性格激昂,并不适合做空姐,很多时候为了保住饭碗,她不得不忍耐,忍到回家用键盘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
她乐不思蜀并引以为乐。
令她没想到的是,网友们并不只是会被带节奏的无脑儿,他们很快发现问题,提出“对家理论”反驳她说的话。
照片一事,她以为能把抹黑做到极致,却意外收获了惊喜。
于是,她灵机一动,想用它换夏舒芒一个人情。
处于下风的状态,发挥它最大的利用价值。
其实夏舒芒这次不主动找她,她也会挑个时间,和他来一场“偶遇”。
“既然你都知道了,来找我又是什么意思?不可能只是单纯的羞辱我吧?”
夏舒芒无害的笑笑,“这件事情牵扯到我的荣誉和工作,我有权利去法院告你。”
冯星炎大脑警铃大作。
“你想告我?”
“是。”
“夏舒芒,就凭借我写的那几篇文章?”
她后面还有话,被夏舒芒拦截了下来,“就凭借你写的那几篇文章。”
他继续: “冯小姐大概对法律不甚了解。在网络安全的环境下,恶意诽谤他人者,国家有法律保障被污蔑人的安全。”
他加重了语气,带着恐吓的意味: “轻则拘留,重则——判刑。”
冯星炎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的,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是在撒谎。
夏舒芒把她的眼神尽收眼底,“其实,我不告你也可以。”
“什么条件?”冯星炎不傻,他不会故意吓她一下又放过她。
“条件说不上,只是想和你分享一下我被停职这段时间的生活状态。物业费交不起,水费电费欠着花呗,女朋友的圣诞礼物也是借的钱。
最近呢,她又看上了一套高定,哭着求着我给她买。”他若有所思的看向冯星炎,“你说,我没有工作,穷的连饭都吃不起,女朋友撒娇卖萌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这衣服和以后的生活费,该从哪里来呢?”
冯星炎听懂了,他变着花样讹她呢,“夏舒芒,你这是敲诈。”
“随你怎么想,解决纠纷无非两种方式,第一打官司,第二私聊。既然冯小姐对我的私聊方案不满意,那我们法庭见。”
他起身刚要走,忽然折回来冷不丁的说,“忘了告诉你,法院审理的话,就不只是赔钱这么简单了!”
冯星炎: “你站住!”
夏舒芒微笑看着她,那一刻,冯星炎被气到通红的脸颊在他眼里,全数变成了大红色的礼服。
轻轻吸一口气。
是金钱的味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