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88章 大宋失節文臣第一人閲讀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李逵,你敢!”
“我和你拼了!”
“杀了我,李逵有种杀了我!”
……
李逵坐在大老爷的位子上,不满道:“怎么跟杀猪似的?”
他有这种疑惑也很正常,张商英这厮叫的也太凄惨了一些,连死都不怕的张商英,竟将遮羞布比性命看的都要重要。当然,李逵也看出了这家伙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明知道死不了,这才嚷嚷着不怕死。真要是刀架在脖子上,看他还敢死撑吗?
大宋是不缺为社稷而死的文官,但李逵认定这群人里面,不包括张商英。
再说,张商英如同被踩住了后背的王八,即便是脖子伸的再长,嘴张地再大,也无法破解厄运的降临。当感觉后腿一凉,他就像是定身咒定住了似的,整个人都傻了。
随后,打板子高高举起,重重的落下。噼噼啪啪的一阵乱响。
张商英像是被唤回神魂似的,惨叫起来。
可以说,他在文人失贞洁这一点上,成为了大宋第一人。
大宋的文官,从来没有向他这样,被人扒开了裤子,在衙门大堂上,被人用大板子斥候过。
啊!
哎呀!
痛死我也!
李逵,你不得好死!
……
可惜,二十大板打完,张商英趴在地上仿佛晕死了过去。可这也逃不过李逵的眼睛,他连真晕假晕都看不出来吗?
“这货装死!”李逵愤愤不平道。而张商英就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凭李逵叫骂也不动弹。
整个过程和杀猪差不多。
猪被捆上的时候,也叫的凄惨,死命的挣扎。仿佛想要和命运抗争。但终究无法抗过去。随后的过程更是如此,等到挨刀子的时候,猪会嚎叫出生命中最为凄惨的叫声。然后等到刀子拔出来之后不久,猪就成了一摊死肉,彻底成了死猪。
对猪来说,它们失去的是生命。
但对于人,对于一个自从中了进士之后,就高高在上的文人来说,虽然生命还在,但是贞洁荡然无存。
张商英就是如此,他其实没昏,只是整个人懵了。李逵也没有将他杖毙的念头,兵统局的衙役胆子再大,也不敢下死手,弄死文官。但这顿打不是假的。
蔡京看到张商英的惨象,心中不免戚戚。
可随即想起来,张商英这厮之前可是拉拢他和他一起搞李逵。要不是自己意志坚定,对局座忠心耿耿,岂不是躺下大屁股的人之中,也有自己的一份?
岂不是躺下被扒裤子打板子的人之中,会要多上自己一个。
没有得罪过李逵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李逵会用什么办法反击。蔡京之前最多猜测李逵会用皇帝,宰相,以及各种官场权力关系,来碾压张商英。但他说什么也想不到,李逵泄愤的手段,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对李逵来说,名声肯定要受损。但是伤害最大的不是李逵,而是张商英。这顿打之后,张商英将成为大宋京城的笑柄,还可能占据榜首很长一段时间。
甚至到张商英死后,也会有人想起。要是有人将这段写入书中,这是后世的子子孙孙都能看到。岂不是要成历史名人?
这个名气,文人说什么也不会想去争的。
仿佛像是悬崖勒马一般,让蔡京吓出一身冷汗。
万一自己和张商英一样,遭遇了如此折辱,他还有脸出门上街吗?
回家之后,家里的妻子,儿子,儿媳们会这么看他?
教坊的姑娘们怎么看他?
同僚们还会把他当成个完整的男人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失去了贞洁的男人和宦官真没太大的区别。
……
许是脸皮自认为已经修炼成如同城墙般厚实的蔡京,也禁不住这等屈辱。他顿时对张商英的怜悯,变成了痛恨。这贼子竟然差点害死他,不死不休的恨意席卷了蔡京,让他咬牙切齿的对李逵道:“局座,张商英这厮自取其辱,咎由自取。即便是陛下问起,我等将为大人作证,张商英擅闯我兵统局,大人悯其同僚之情,才用了如此手段让他长些记性?”
“翻个面,仍大街上去!”李逵点头表示赞赏,随即下令道。
自始至终,张商英都估错了李逵。他把李逵当成文官看,本来这种想法也没错。毕竟李逵还顶着个苏门弟子的身份。加上李逵的诗文虽不多,但多是言辞豪放,辞藻华美之句。而且有意境,同时也有境界。这样的人,怎么说也该是读书人啊!
可问题是,李逵只是披着读书人皮的土匪,这丫就是个活土匪。
想要用文人的办法对付李逵,什么手段都指望不上。想和李逵讲道理,可李逵就喜欢动拳头,等打完了人,再和你讲道理也不迟。
当然,真土匪想好和李逵讲道理也不成。毕竟代表正义的李逵,肯定要没收土匪们的非法所得。这不是黑吃黑,而是为了正义得到伸张。
张商英趴在地上,他是没脸起来了,加上屁股上火辣辣的痛,他想趴在地上歇一歇。听到李逵要将他翻个面,仍大街上。乍一听还没回过味来。可是突然想到下面还光着呢?本来就在兵统局丢人,一下子却要去大街上丢人了。
哪怕是贞洁没有了,张商英也没有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啊!
急忙抬头对边上的阮小五问:“我裤子呢?”
这也是他机警,就李逵的这帮属下,根本就别指望将他裤子套上之后仍大街上。尤其想到翻个面……张商英顿觉恐惧无比。
至于其他人,尤其是禁军,挨打之后都已经搀扶着站了起来。二十棍打不死人,但足以让他们行动不便。但是从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出被羞辱的愤怒。反而是挨了一顿打之后,却对兵统局有着巨大的恐惧,恨不得立马离开才好。
一行人,来的时候趾高气扬。
临到走了,士兵们的长矛大枪也没有被闲着,都拄着当拐杖用。
尤其是张商英,站在兵统局大门口,拄着长矛,摆出一副苏武牧羊的样子来,对李逵咒骂道:“老夫要告御状,老夫和你不死不休!”
“我呸!”
李逵一口浓痰飞出去两三丈远,差点吐张商英脸上。就如今张商英的身体状态,就算是感觉到了危险,躲是肯定躲不过去的。幸好,两人距离颇远,没有再次被折辱。但也说明李逵种气十足的让人心惊胆战。
李逵指着张商英怒道:“尔这等构陷同僚,陷害朝廷有功之臣的卑鄙小人。将害人当成自己的晋身之阶,还敢说告御状?凭你也配?我李逵当着天下人,绝不和你这贼子妥协。你还想不死不休?你想要休的时候,本官也不答应。你挑起了战争,什么时候开打你说了算,什么时候停战我说了算。”
李逵蛮狠的和张商英对骂。
就张商英的嗓门,即便占据了道理,也说不过李逵。更何况,李逵这厮太坏了,把张商英放在了小人的位子上,甭管李逵道德水平如何底下,只要不是真败名裂之辈,都有唾骂张商英的底气和理由。
更何况,李逵明明是被告,却仿佛受了千古奇冤的暴躁,不免让人怀疑,张商英是否真的陷害了朝廷功臣?毕竟张商英可是有前科的人,陷害,弹劾,都是御史们的常用手段。张商英做了这么多年的御史,倒在他笔伐之下的朝廷重臣也不少,捕风捉影弹劾的官员就更多了。
就大宋功臣来说,如今的朝堂上,李逵说他排第二,真没人敢说排第一。
这话虽然不会公开说,但皇帝和诸位大人心里都有个考量。
真要是陷害朝廷功臣这话说出去了,恐怕皇帝和章惇都要出面来安抚李逵。
朝廷是否真要重用李逵且不说,但明面上,肯定不能让功臣寒心。这是朝廷的体面,也是官场的体面。至于小手段,陷害污蔑弹劾之类的手段,用的上的才是手段,用不上,还自取屈辱的只能是臭招。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李逵扒掉张商英的裤子,打了官场前辈张商英的板子,一时间传遍了京城内外。
成为了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后宫。
郝随喘着粗气,费力的迈开双腿快跑。往日里,郝公公可不是这副心急如焚的样子。旁人猜测,定然是发生了大事:“陛下,不好了,出大事了。”
赵煦亲政三年多,如今才算是真正体会到当皇帝的不容易。也真正感受到了大权在握的顺畅之意。但大宋的皇帝,总是禁不住事。但凡有点大事发生,总会手足无措。
见郝随如此慌乱,还真以为出大事了。
吓得赵煦从龙椅上半蹲了起来,惊叫道:“可不是辽人打过来了?”
自从章惇和皇帝商量要辽国开战,夺回属于华夏的燕云十六州之后。皇帝赵煦总是做和辽国大战的梦。
按理说,赵煦应该向他爹一样,在经历永乐城大败之前那样自信。至于永乐城大败之后,就不说了,神宗皇帝在紫宸殿上失声痛哭,可见这场大败对神宗皇帝的伤害有多大了。
大宋和辽国交战,赵煦从一开始就紧张。因为没有太近的参考,只能用真宗时期的澶州之战来琢磨。辽人大军过了大名府,都打到了大河边上,距离京城也不远了。之后虽然大宋和辽国签订了盟约,但也是城下之盟。
至少,大宋的君臣都是这么想的。
皇帝赵煦也想用摧枯拉朽之势,就像是进攻西夏,欺负青塘那样对付辽国。可是辽国和西夏和青塘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答应了章惇的建议之后,赵煦当天晚上就后悔了。
随后,开始了吃不好,睡不好,经常半夜惊醒的惨痛经历。
导致精神和情绪上都有点一惊一乍的。
郝随见皇帝脸色惨白,顿时暗道自己孟浪了,急忙解释道:“陛下,没打仗。是李逵,李逵打了张商英。”
“李逵打张商英,为何要打?”
皇帝不慌了,臣子打架这种小事,对他来说毫无压力。他看朝臣们吵架也看了好几年了,一次动手的没有。
这次终于动手了,只要没死人,对赵煦来说都不算大事?
他又追问:“张商英伤的重不重?”
正常人的思维,李逵和张商英动手,只有两个结果,张商英活着,但伤情很重。第二个,就是李逵杀人了。
没有第三个可能。
熱門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88章 大宋失節文臣第一人相伴
但要是再深思熟虑一点,就能断定,第二个可能也没有可能。李逵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京城众目睽睽之下杀同僚。
那么,结果就只能是张商英挨打,倒地……
可是郝随却面色古怪道:“张商英倒是没事,他就是被李逵以擅闯军机重地的罪名,扒掉裤子在兵统局的大堂上打了二十大板。惹来不少围观之人。”
“什么……”
皇帝赵煦饶是想到了张商英会很倒霉,却也没料到张商英会倒霉成这样。文官丢了遮羞布,这和烈女失了贞洁有何区别。赵煦急忙问:“张商英不会要死吧?”
“送他的车过汴河的时候,他嚷嚷着要跳河,但是旁人劝了几句,就没下车。”坏也是郝随坏,一句话的功夫将张商英好面子,又贪生怕死的性格展露无遗。
听到没出人命,赵煦这才稍微安心了些,毕竟没有逼死文官,他不用担心朝野有激烈的言论。于是好奇道:“百姓怎么们怎么说?”
“京城的百姓,都一直认为,文官的屁股好白。”
郝随说完,自己却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嘿嘿嘿——皇帝赵煦也笑得不像是个正经人,反而是像是偷吃了的狐狸。
就在这功夫,有宦官禀告:“陛下,鄜延路观察使张商英跪在保康门外,要面君状告李逵。”
赵煦刚高兴没多久,就开始犯愁起来。这事里外里自己都不能搀和,主要是没脸去判。张商英不是什么好东西,被李逵欺辱也就罢了。但是判断孰是孰非,这可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
赵煦捂着脑袋,开口道:“朕乏了,此事,告都事堂,让章相酌情处理。”
等到宦官去都事堂传口谕,赵煦急忙命令郝随:“派个机灵点的去打探,尽快回来禀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