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討論-第九十八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相伴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跟着內侍的脚步,楚阳从宫门走了进来。
一路上,隔三差五便有精锐侍卫守把守两侧,皇城之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氛围。
楚阳在殿外等候了片刻,没过多久就被人传了进去。
刚进殿门,就看到文武两班大臣旗帜分明的站于大堂两侧。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線上看-第九十八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閲讀
在队伍中,楚阳还发现了一位老熟人,李斯。
他正准备和李斯打个招呼,旁边就传来一阵怒喝之声。
“大胆楚阳,见到陛下,居然不行礼,是何居心!”
楚阳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三角眼的男子正瞪着自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看到李斯在一旁不停地使眼色,楚阳这才拱手朝龙椅方向,鞠了一躬。
“臣楚阳,参见陛下!”
秦朝与后世不同,没有动不动就跪下的习惯,这一点楚阳极为满意。
楚阳瞧瞧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个威严的面孔。
这便是开了中华历史先河的千古一帝么?
楚阳感觉到对方像一座高山般,矗立在那里,不怒自威,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平身吧……”
上面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听到嬴政的话,楚阳没有多想便站在了李斯队伍的后面。
没想到他刚一站定,现场气氛陡然变得古怪起来。
尤其是对面军官们,一个个看着他满眼怒火,一副气得快要升天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不就是站个队么?至于么?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身旁的一个留着八字胡须的年轻人碰了碰他的胳膊,笑道:
“哼,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那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楚大人给咱们文官们出了气,当真痛快。”
在他的简单介绍下,楚阳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朝堂上,原本就有文武之争。
郡尉这个官职很敏感,说他是文官吧,却管着军队。
说他是武将吧,却又整日和郡守,郡监这等文官一起共事。
楚阳者这一站,立刻让军方打了脸,文臣们看待楚阳的眼神,一下子亲近了许多。
“楚郡尉,方才那位刁难的你的是孟家的人,孟良,此人心胸狭窄,以后遇到他可要多加小心啊!”
楚阳微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声问道:
“敢问这个孟将军身处何爵啊?”
“官大夫。”
楚阳点了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记得还在泗水之时,那位吕家的大伯一直跪舔的不就是一位孟家的官大夫么?
难怪对方见自己一副怨毒的模样,敢情在这结下的梁子。
“多谢大人提点,改天一起喝酒。”楚阳笑着说道。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線上看-第九十八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讀書
“好说,好说!”年轻人笑道。
嬴政远远瞧着楚阳在下面和人咬耳朵,面露一丝不悦。
“行了,既然今天讨论不出来太子的事情,此事就改天再议吧,你们有本启奏,无事便退下吧。”
听到嬴政发话,李斯连忙站了出来。
“陛下所言甚是,这太傅一职事关重大,岂能草率定夺,我看还是经由丞相府讨论一番再说吧!”
一旦让西荷教导太子,那军方们嚣张的气焰还不上天了。
再加上蒙贵妃那边,又有蒙恬当做外援,如此一来,这大秦上下,可就完全由军方掌控了。
到了那时,不说他这个丞相被人架成了空架子,就连皇帝的命令能不能出咸阳还两说呢。
李斯说完,文官们纷纷附和,一副本当如此的模样。
此时,军方这边,将领们纷纷看向了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的黑须男子。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人上前一步,走了出手。
“陛下,臣有话说!”
当着嬴政的面,西荷将头盔从脑袋上取了下来,放在了地上。
望着这一幕,嬴政眉头微微蹙起。
“今日能站在这殿堂之上的武人,哪一个不是凭着沾了血的军功爬上来的,太子一口气斩杀我十一位同袍,若是他们贪赃枉法,西荷无话可说,可随后太子从贱民百姓里面,陆续挑选了几人,替代了那些人的位置。
这些贱民毫无尺寸之功,仅仅因为有几分武力,就被给与官爵封赏……”
西荷看向嬴政,目光直视道:
“陛下,臣并非贪图太傅之位,只是想替大家伙问一个准话,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这军功爵制,到底还算不算数?”
西河说完,武将们一个个喜出望外,看向西荷全都是崇拜之色。
如果陛下承认军功爵制还算数,那么太子无故提升贱民,那就算违法行为,想要和军方大成和解,就必须让西荷将军初任太傅之职。
而如果陛下这边否认了军功爵制,那么就等同伤害了全体军士的心,大秦铁定要出乱子的。
西荷将军真的好厉害啊!
而反观文臣们这边,一个个面色沉重。
李斯皱着眉头,好几次想站出来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无奈咽了下去。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位军功赫赫的大将军,居然将兵法用到了朝堂之上,表面上一副拳拳无私的样子,实际上却字字带血,杀人诛心啊!
到了这个地步,他说什么都容易落人口实,一切只能请陛下裁决了。
龙椅上,嬴政面色淡然地敲打着扶手,看着这两帮人,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就在这时,角落里却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大胆楚阳,大堂之上,其实你嬉闹的地方,臣请奏楚阳君前失仪之罪!”
看到楚阳在笑,孟良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嬴政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不紧不慢道:
“何故发笑?”
楚阳出班,脸上依旧带着笑容道:
“回禀陛下,臣刚才听这位西荷将军所言,不由想起一些事情来,故此忍不住笑了起来。”
“哦?都说你楚阳是仙才,不如你讲讲,也让大家伙长长见识。”嬴政微微一笑,显得心情不错。
孟良死死盯着楚阳,心中妒火中烧。
他上朝以来,和陛下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每一句都是简短无力,哪层有过像这般亲切攀谈的。
这楚阳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能入得陛下法眼!
楚阳点头称是,旋即走到前方与西荷并肩站在了一起。
“臣年幼的时候曾经听过一篇文章,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那按照西荷将军的说法,这些贤君良相们,就不该被提拔升官,活该一辈子当贱民是吧……”
楚阳看着眼前这位中年男子,问道:
“不说别人,就说说百里老前辈,要是没有他,我大秦如何哪里来的穆公霸业!按你这意思,当初穆公也不该慧眼识英才咯!”
“你……”西荷面色铁青地看着楚阳,气得说不出话来。
楚阳却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说道:
“所以说,一个人该不该升官受爵,根本在于这个人有没有才能,想当年商君来秦时,亦不过是个中庶子,张仪来秦时,也只是个普通百姓,也没听说他们建立了什么功劳啊,当时就直接封了客卿之职,如果都按西荷将军的方法来做,哪还有秦国一统天下啊,这天下的人才早就被六国抢去了!”
“精彩!”
楚阳话音刚落,文臣这边精神便为之一振。
什么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什么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你不是说太子提拔贱民违法么!
那当年穆公提拔还是奴隶的百里奚又该怎么算!
也违法?
更不用说商鞅和张仪两位大神,感情按您说的,这些君王们都在故意违法咯?
李斯看着楚阳,满脸欣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