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一十五章 醒了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深秋的晨,透着凉意。晨曦刚起,还未来的及驱散这股寒气。殿外树影婆娑,将金色的日晖筛成一地零落的碎玉。
殿中,宽大的床榻上薄纱如水幕的帘子轻轻摇摆,榻上一双璧人相拥而卧。
女子容貌清隽绝伦,头轻轻靠在男子光 果而遒劲有力的臂弯里。
男子姿色似嫡仙下凡,此时他浓似墨染般的俊眉微蹙,像羽毛般根根分明的长捷微微颤动了一下,而后轻轻打开。
一双如烟似雾的眸子有片刻的混沌,继而逐渐清明如明月般明亮。如黑珍珠般的瞳珠微微转动,看到靠在她身上的女子,唇畔缓缓勾引一丝弧度,眼里也染上些许笑意。
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子,真好!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他将自己的胳膊从云锦薄被中拿出一看,瞳孔蓦地震了几震。
他好像没穿衣服!掀开被子又一瞧,猛地又快速盖上。
他满脸不可置信,连神情都是愣愣的,嘴脸抽搐个不停。
被子下面的他除了一条亵裤傍身,竟然真的是赤果果,而且久儿的小手还放在他胸前那敏感的粉色草莓上。
刚刚还不觉有什么,但现在反应过来只感觉那小手像一团火,直烧进他心里,身体也随之燥热的不行。
他僵着身子有些不知所措,额头上也冒出细汗。
然而这时…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兩百一十五章 醒了推薦
“唔…”一声低 吟,轻轻的传来。然后,放置于他胸口的小手动了,似乎不经意的,轻轻拂过,引的他身体随之一颤。
而且那小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一路向下……
墨君羽整颗心被紧紧提起,身体更是僵的一动不动,但又止不住的颤栗。幸好,那小手离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仅有几公分距离的时候,停下了。高高提起的心又稳稳当当的落回肚子里。
但是,下一秒,那小手又开始动了。
凰久儿在他腰上,胸上胡乱的摸着,嘴上还含糊不清的嘟囔,“嗯,好滑,这皮肤好好。”
墨君羽抓住她作怪的小手,幽眸深深,“久儿,好玩吗?”在这样下去,他全身都要烧起来了。
凰久儿微愣,睡意全无,意识到刚刚自己干的蠢事,小脸一红,尴尬的嘴角一抽,“咦,你醒了啊。好巧,我也才刚醒。”装傻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只要装的够彻底,死不承认,那么刚刚做蠢事的就不是她。
她起身,“既然醒了,那就赶紧起床。”但是,随着她的动作,盖在身上的被子也随之掀起,墨君羽那果露的上身也一览无余的闪现在眼里。
凰久儿眸华一震,随后又当做没事人一样替他盖好被子,表情甚是认真,“嗯,天冷,盖好被子,别着凉。”
看,她多替他着想。其它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吧。
瞧着他沒什么反应,身子慢慢的开始往外挪,只是她忘了自己的一只手还被某个人抓着。
墨君羽眉眼云淡风轻,唇角似有若无的勾起一丝弧度。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明明有些心虚,却偏偏又小心翼翼掩藏的模样,眼里一丝笑意一闪而过,如白驹过际,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本就有些心虚不敢正眼看墨君羽的凰久儿更是沒有发现,她还在努力的往外移。轻手轻脚的从墨君羽身上跨过,眼见离那床边越来越近,只要她下了床,立马溜之大吉。
昨晚上她扒了他的衣服替他治疗伤口,后来嫌麻烦也懒得再替他穿上,索性就让他这样睡了一晚。
但是,那是因为知道他中了昏睡决,不会有所查觉,才肆无忌惮的放肆了一把。
可是现在,他醒了,凰久儿就知道怂了,怂的够可以的。
明明是替他疗伤才脱了他的衣服,有理有据,有情有义,多好的出发点啊,可她还是觉得心虚,咋能这么没出息呢。
凰久儿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
只是,这时,一直一副淡定神情的墨君羽突然动了,他手一拉,另一只手再一扣,扣住凰久儿的后脑勺,使她被迫正视自己的眼睛。
“这么快就想走了,难道你不准备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他意有所指,眼神还示意的往自己身上瞧了一眼。
“解释什么?”凰久儿装傻,不明所以,小眼神无辜的像真的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装作不知道。扒了他的衣服,这个有什么好解释的,想扒就扒咯。
“不记得昨晚干过的事了?”
“记得呀,那又如何?你也没跟我解释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呀?”呵,小样,真以为她没辙了是吧。凰久儿丢出杀手锏,弄的墨君羽措手不及。
他微愣片刻,眸华一闪,瞬间柔和,“久儿,我其实……”
“好了,不要提这些事了,过去就过去了,你平安回来就好。”不等墨君羽说完,凰久儿就打断他。
他不说凰久儿也猜的出来,他去取的东西应该是极难,极危险的。那么深的伤口若是意志不够坚强,估计早就下地府同阎罗王喝茶去了。
可是,他不仅回来了,还隐藏的那么好,连墨林他们都没有发现,这是得有多大的意志才能做到啊。
既然他有意隐瞒,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揪着这个不放。他受伤,她就默默替他疗伤,这样的默契不也挺好的吗?
墨君羽搂紧了怀中的凰久儿,像捧着珍宝一样,不忍放手。
早上醒来他就知道自己的伤好了,自然也猜到了是谁替他治好的。那么深的伤口,他还一直想着要怎么瞒过久儿,但是,久儿很聪明也很机敏,一来就发现了。这让他有种无力感,但又觉得很幸运遇到了久儿。
但是,下一秒,凰久儿说出的话,又让他倍感郁闷。
只见凰久儿“呀”的一声,抬起头来,似是才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从他怀里挣脱开来,“不行,得赶快起来,今天可是你比武招亲的日子,不能迟到,我得赶紧回去准备准备。”
“凰久儿,你不该跟我解释一下这个比武招亲是怎么回事吗?”墨君羽太阳穴突突直跳,额角的青筋也一根一根的爆了出来。
他阴森森的看着凰久儿想要逃跑的背影,眸子里的光仿佛能将人射穿一样。
说起这个,墨大公子就来气,这个女人可真是有本事哈,他才走了几天而已,就给他整了这么一出,怎么不见她直接将他的后院给塞满。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